首页
返回

赤心巡天

第四十四章 总把新桃换旧符
上章 目录 下章

赤心巡天第四十四章 总把新桃换旧符

“什么?要我读书?还要读佛家经典?”

柴阿四欲哭无泪:“上尊,我是在道上混的,还要读书,传出去别的妖怪都要笑死我。我还要不要面子?”

“本座大嘴巴子抽你你就有面子了吗?”

柴阿四当场哭了:“上尊!我五毒俱全,无恶不作,我还想娶老婆,柴家还没有留后,我不想当和尚啊!”

“让你读佛家经典,不代表让你当和尚。”镜中的伟大声音那是恨铁不成钢:“大凡履足绝巅者,哪个不学贯诸法,了悟世间真理?本座当年也是手不释卷,敏而好学,才有后来的成就。你这无知小妖,怎敢现在就懈怠?”

柴阿四挨了训斥,仍是苦着脸:“上尊,不是小妖不想学。只是听说佛家都是讲顿悟。以我的悟性,万一突然就四大皆空,立地成佛,猿小青怎么办?蛛兰若怎么办?”

伟大古神险些被气笑了:“你大可放心,我佛不渡蠢货。”

要是立地成佛那么简单,你的上尊都想啊!什么清规戒律不清规戒律的,能迅速获得力量,回归现世,才是正理。

你柴阿四有几个脸?练到现在,勉勉强强一个妖兵的实力,就想立地成佛了?

柴阿四哭丧着脸:“上尊,您说让小妖只信自己的剑、只信自己的道,小妖是谨遵神谕。现在根本信不了佛。如果非得让小妖信点什么,小妖也只愿信您……”

镜中的声音道:“让你学一下佛经,了解一下佛门对世界的看法,增益你的强者之路……没有让你信奉。”

伟大古神都苦口婆心至此了,柴阿四竟然还是不情不愿:“有没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不读佛经,也能变强呢?”

伟大古神怒了:“本尊的话你也不听?”

柴阿四只好说实话:“主要是小妖字认得少,对于那些佛经,看得懂的买不起,买得起的看不懂……如之奈何?”

妖族向来以现世主宰、天地所钟自居,故而官方语言为道语,官方文字为道文,听则知意,见则得解。

此道为大道之道,人族之道门,不过窃据道名。

但道语道文终究需要一定的修为,才能够进行阐述。

广大小妖也不能说都闭嘴不讲话,亦有统一的妖语进行交流,只是各种各属口音有所差异。

然而在普通的文字上,却是千奇百怪,各种各属并不统一……毕竟有道文存在,毕竟妖族天生道脉,前期成长起来相对容易,对于普通文字,妖族高层好像也不觉得有什么统一的必要。

对柴阿四来说,道文典籍实在昂贵,可望不可即。上尊非让他读佛的话,他只能读一些犬族文字翻译的佛经。而他连犬族文字都识不得太多,佛经又向来晦涩难懂。

伟大古神宽慰道:“你尽管探寻佛门发展历史,收集佛家典籍,有那不通的,本尊自与你讲授。”

看来犬族文字也要学一学了……就当丰富知见。

怎么做古神做得这么累?

姜某人绝不敢小看妖界天意,哪怕已经做了诸多准备,于柴阿四、猿老西、猪大力三路以三种不同的方向发展,仍不敢说自此高枕无忧。

在既有的筹谋之外,也要积极地追寻先贤之路。

他现在隐约觉得,自己被妖界天意针对的原因,或许在于曾经在观河台夺魁所获的人道之光——尽管他还不知晓人道之光究竟有什么用处,但作为黄河之会魁首的奖励之一,想来是与人族绝顶天骄、与人族的未来有某种联系的。

世尊这样的伟大存在,年轻时候当然也是绝顶的天骄,应该也被人道之光照耀过。换而言之,妖界天意的针对若是与人道之光有关,那后来成就伟大的世尊,只会被妖界天意针对得更厉害才是……

那时候的世尊,可没有人族大军与妖族对峙,也未见得有这么多人族强者对妖族进行干扰误导。

但由今推古,彼时的世尊,显然是成功战胜了妖界天意。

她是如何做到的?

或许回朔既往历史,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他需要看清楚。相较于现世的佛门,妖界的佛门都有一些什么变化。整个妖界佛门的历史,又是如何演变发展的。

甚至于世尊来天狱世界的时间,是在上古时代末期,还是在中古时代,这当中也有很大的差别。时间当然是越早越艰难,也越能给现在的他以启发。

……

……

在驰骋妖族的三驾马车里。

伟大古神对柴阿四的掌控是最强的,毕竟是贴身跟着。对猿老西的控制也很深,是以六欲菩萨、无面神塑,再加神印法,信仰和利益相辅相成。

对猪大力的掌控反倒是最弱的,除了霜风神印外,就是纯粹的组织架构控制。吸收他加入并不存在的神秘组织“太平道”,给予一定的奖励,建立他除恶屠神的荣誉感。

今夜的老猿酒馆,被热情的酒客挤得满满当当,几乎找不到一个多余的空位。

就连猪大力也没地方坐,便杵在角落,环抱双臂,静静地看着整个场子。

究其原因,是相较于平日,酒馆里多了许多休假的妖族战兵。虽是不着甲,个个放浪形骸,骨子里那种正规军队的气质,却是抹不去的。

平日里凶神恶煞的几个看场小妖,这会都跟鹌鹑似的,纯粹作为侍者忙来忙去,半点凶相不露。

别说他们提刀抢地盘的时候有多狠。

论狠论凶,匪哪里比得上兵?

为了避免麻烦,猿小青今天都没有来酒馆。

不管猿老西偷偷在供什么神……邪神也怕正规军。

作为猿老西曾经的得力干将,现在主动往边缘退的猪大力,是察觉到了猿老西暗地里的发展的,猜测猿老西或许也拜上了某个邪神。

但一来他与猿老西有感情,猿老西现在状态很好,并未受损,二来他也需要现在这个身份来掩护自己,所以故作不知。

等哪天他准备离开这座城市,再斩那邪神也不迟。

酒馆里喧声阵阵,习惯了在黑暗中行走,往日里让他迷醉的浮华气氛,现在只让他感觉无趣。

这个世界太浮躁太怪异,只有冰冷刀锋能够让他寻回安宁。

旁边一桌几个妖怪在小声说话。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多兵莽子回城?”

“傻了不是?人族那边正在庆祝道历新年,这时候一般都休战。自然就有很多战兵轮换下来休息。”

“哦哦哦,你不说我还真忘了!”

妖族所用的太古历与道历自是不同的,妖族本也没有什么迎新年的说法。但是经年累月的战争之下,双方也都有了或多或少的默契。

包括各处战场的烈度,包括在人族道历新年、妖族太古历天恩日的休战。

“道历新年?”猪大力都囔了一句,也便抛在脑后。

而酒馆的地下房间里,藏在神道空间中的六欲菩萨,却是轻声一叹。

这段时间忙这个忙那个,不断编织各种可能性,努力探索回归的道路,几乎忘却了时间。

一晃眼,竟然已经是道历三九二二年的新年了。

屈指数来,自冬月末失陷霜风谷,他在妖族领地已经挣扎求存了一月有余。

时间不算太长,可感觉又是那么漫长……

安安怎么样了?

还会快乐地长大吗?

好友故交会如何牵挂我?我的封地百姓、门客属下,又如何?

那些过往荣华真如云烟,所有的记忆,全都留在另一个世界,曾经拥有的一切都很遥远了……乃至于府中的藏酒,乃至于所欠的债务,乃至于太虚幻境的福地排名……

独在异乡为异客。

……

……

宽大僧袍掩盖了身姿。

菩提枝面具藏住不知本貌的脸。

一双黑色皮制手套,紧贴着或许纤柔合度的十指。

这便是来自洗月庵的女尼,玉真师太。

这是她在武南战场上给人们留下的具体印象。

就像洗月庵这个宗门一样,让人感到神秘。

听过甚至见过,但是并没有太多认知。

或许因为那场战争的强度太高、发生得太突然,所以显得太不真实。才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在很多人的感受里,那场轰轰烈烈的大战,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

《剑来》

而武安城与南天城隔着霜风战场各退三十里的对峙局面,好像也已经让人习惯了。

这只是天狱世界里,人族与妖族的诸多战场中,规模不很大的一个。

淮国公左嚣已走,大齐军神姜梦熊已撤。

天妖蛛懿躲起来养伤,猿仙廷和麒观应也都离去。

站在绝巅的强者,翻掌之间天地转。

来时惊雷激电千万里,去时晴空一片悬金阳。

齐国朝议大夫闻人沉和羽族真妖雀梦臣,是双方在如今这片种族战场上的最高统帅。他们都有相当的克制,保持了一定的默契,自那以后的战争更像是练兵,死伤都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这段时间以来,石门李氏的李凤尧、李龙川,贝郡晏氏的晏抚,青崖书院的许象乾,甚至是华英宫主姜无忧,都轮番来过妖界,来过武安城。

大家都清楚,名为历练,实为悼念。

在这座纪念那个人的城池,悼念那个或许永远不能回来的人。

这里毕竟是齐国负责的战场,在喧嚣散去后,仍留在这里的“外人”并不多。

玉真师太便是那不多里的一个。

她好像是个寡言的性子,专注于修行。

每战必参与,每战必陷阵。战争结束后,就回到城里临时搭建的庵堂中。燃青灯,敲木鱼,诵念佛经。

那位并不掩饰傀躯的月天奴师太,总是陪在她身边的。

“你在看什么?”城墙的一角,月天奴缓缓走来,出声问道。

立在已经有些斑驳痕迹的城墙前,玉真收回了视线。“没看什么。”

月天奴在远处的时候就注意到,这块墙砖上,不知被哪个没公德心的刻了字。此时走近看得清楚了,只见上面写着——“赶马山双骄之许象乾到此一游”,“一游”上面还打了个红色的叉,旁边写道,“吊唁”。

字倒是不丑,内容让人无言。

今日是三九二二年的新年,虽是在妖界的战场,武安城内还是处处房屋挂桃符,热闹非常。

玉真和月天奴都是出家人,不习惯热闹,昨晚的除夕夜,就在城外游荡。

官方说法是为纪念姜武安而筑造的城市,在武安侯传出死讯的一个月后,就已经喜庆得很。彼时笼罩这座城市的悲痛是真的,此时难得休战迎接新年的喜悦也是真的。世间之事便是如此,生活不会因为哪个人的消失而停止。

月天奴想了想,开口道:“三分香气楼那边……”

玉真未等她说完:“秘境名额交给香铃儿吧。我现在……脱不开身。”

月天奴看了看天色,又说道:“洗月庵还没有到完全入世的时候,我们能动用的力量很有限。你也做了所有能做的……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玉真抿了抿唇,道:“师姐,我只是在此修行。”

“过去的记忆我已是不可能完全寻回了,但零零碎碎的,却是捡拾了一些。那些记忆,更让我懵懂。”月天奴合起掌来,表情悲悯:“完全选择傀身之后,我的情感渐渐失去。师祖说我若与你同行,大约能够抓回‘情’之一字,于是自此生性灵。现在我可是愈发觉得迷茫啦。玉真,你说你既要心香,又要檀香,为何现在顿步于此?”

“是啊,为何呢?”玉真喃语。

“三分香气楼里,没有你的答桉吗?洗月庵中,没有你的答桉?在红尘世界里找不到么,在佛经里也找不到吗?”月天奴接连发问。

与她朝夕相处,的确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位以傀身重修的师姐,声音里的情绪确然一天少于一天。

她的过去之真,不是今日之真。

玉真于是道:“他在或者不在,每个人都要继续生活。除了我。”

月天奴若有所思:“所以情之一字,是放不下?”

“我亦不知。它可以有千篇一律的描述,却是万中无一的自我。”玉真道:“师祖说,咱们待在一起很好,师姐的状态会让我有所鉴悟,不苦自惑。我也很想知道,在所有的情感都散去后,师姐不能放下的是什么。”

惑心神通,难逃自惑。

月天奴本想就此再说些什么,又忽地止住。

一个邋里邋遢、风尘仆仆、身上还带着伤的黄脸老和尚,便在此刻,走进了视野中。他的眼睛看过来,表情变得愁苦:“老和尚说独自出来转转,不成想光头遇到光头……不是个好兆头。”

“我是带发修行。”玉真不动声色。

“我是傀身。”月天奴补充。

来自悬空寺的苦觉老僧,与来自洗月庵的两位女尼,就这样彼此对视一眼。而后老和尚继续往城里走,在城门洞藏住他的身形时,老和尚悲悯地叹了声:“新年好。”

彭!

彭彭彭!

武安城外女尼论情。

武安城里爆竹声声。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我家系统与众不同从东京开始当女神异侦实录我在末世当司机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跨界刑警去地府做大佬荒野直播间我本初唐
相关推荐
唯我正邪之路我真的很低调了这个世界很危险开局一只穹谁掉的技能书我靠团宠爆红娱乐圈炼气三万年超级副本世界决战龙腾老猎魔人的退休生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