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家父隋炀帝

五四二章 猜猜谁是世子
上章 目录 下章

家父隋炀帝五四二章 猜猜谁是世子

朝会时候的杨铭,恨不得一锤子捣死宁长真,这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

但是,就算宁长真眼下真的站在他面前,他也肯定不会这么做,政治是复杂的,杨铭身处政治漩涡当中,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了。

穿越之前的价值观早已支离破碎,重新拼凑起匹配他当下身份的新的观念思想,不然他活不了。

初闻宁长真造反,杨铭的情绪比较激动,不过现在已经平复过来,与往常没什么不一样。

当事情出来之后,要想着怎么去解决,而不是懊恼为何会出事。

他是太子,将来会做皇帝,无论任何情况,他都要不动如山,这是身为储君的基本素养。

这一次宁洄藻求见,杨铭准了,就在东宫的后花园。

东宫的后园有一人工湖,是死水,不宜游泳,所以杨瑞他们眼下,正在湖边跟着薛道衡钓鱼。

钓鱼也是薛道衡给杨瑞准备的课程,身为太子嫡长,养心静气的火候,是要从小培养的,钓鱼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目的也不是钓鱼。

眼下是冬天,户外寒冷,让他们离开温室,也是一种锻炼。

而杨铭就坐在湖对岸,远观几个小子垂钓。

杨瑞杨瑾、李世民长孙无忌都在,原本四个臭小子还在嬉闹,但是当他们看到杨铭之后,眼下已经老老实实的坐回原位,模样一本正经。

宁洄藻是真的吓坏了,站在杨铭背后一声都不敢吭,只等太子主动问话。

“站那么远,孤说话你能听到?”杨铭没有回头,澹澹说道。

身旁的裴爽脸色阴沉的朝着宁洄藻摆了摆头,后者赶忙往前走了几步。

“肯定是有误会,臣的阿爷一向对朝廷忠心耿耿.......”

杨铭抬了抬手,宁洄藻喉头一动,后面的话也不敢说了。

“看见对岸了吗?左边第二个,就是孤的世子,”杨铭道。

宁洄藻远眺片刻,赶忙道:“龙虎之姿,仪态非凡,不愧是龙子龙孙。”

杨铭哈哈一笑,身旁的陈奎、裴爽等人也跟着笑了,宁洄藻不明所以。

裴爽解释道:“那是唐国公家的二郎,李世民,不是咱们世子。”

宁洄藻神情一呆,意识到被杨铭戏弄了。

杨铭笑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龙虎之姿,这么点的小孩哪来的龙虎之姿?奉承话都不会说,再给你一个机会,好好瞧一瞧,对面谁是孤的世子。”

宁洄藻瞪大眼睛,凝神望向对岸。

老实说,模样是看不清楚的,所以甭打算以模样来判断,毕竟子类父嘛,那就只能瞎猜了。

看来看去,他还是觉得左二那个小子,仪态行为最是不简单,接下来才是左三,文文静静的,坐姿保守,给人感觉比较文弱,但是四个小孩当中,就属这个小子最是专注,从头到尾只盯着自己浮漂,没有左顾右盼。

但是宁洄藻觉得,太子的儿子应该比较豪横,左三这小子怎么看都像是个陪读,就像左四一样,很明显左四就是个侍读,因为剩下三个人的鱼饵,都是这小子在挂。

那应该就是左一了,左一的心思好像全然不在钓鱼上面,他一直在盯着别人的浮漂,自己的看都没看一眼。

“刚才被殿下误导,以至猜错,臣这一次猜左一,”宁洄藻道。

裴爽眉毛一挑。

杨铭问道:“为什么选左一?”

我真是瞎猜的,就是觉得这小子应该是四个人里最横的,因为他在盯着别人的浮漂,说明其本身有极强的占有欲。

宁洄藻老实道:“其实臣是瞎猜的。”

杨铭朝陈奎道:“把袁天纲叫来,让他来看。”

陈奎点了点头,立即去太史曹找人去了。

不大一会,袁天纲便来了,对面四个小子,他一个都不认识,当他知道太子让他猜谁是世子的时候,袁天纲的兴趣一下子就来了。

他就好这一口,正如喜欢打麻将的人,听到三缺一就走不动道了。

杨铭道:“你不是畏惧给贵胃看相吗?这次不用近前,远观即可,只让你猜,不过对四个孩子的观想,你都要说一说。”

袁天纲点了点头,就这么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的观望起来,一看就是小半个时辰。

“先说左四,此子肯定不是世子,世子不会这么殷勤的给人挂饵,但是这个孩子,也不寻常,臣远观多时,此子手上从未有任何多余动作,可见平时做事应是简洁干练,以一人侍四人(包括薛道衡),丝毫不乱,以小见大,既为世子近侍,将来恐是封候拜将之局。”

杨铭点了点头:“继续。”

袁天纲道:“再说左三,此子极为专注,不受外物所扰,这是先天本性,此性之人,遇事一往无前,果毅善断,但有偏执之嫌。”

“左二,是收获最丰的,但观其钓姿,应该与其他三子一样,皆为初学,但唯其斩获不俗,可见其掌握之快,学习之强,若顺利成长,将来可为托付大事之人。”

“至于左一嘛,”袁天纲沉吟片刻,道:“应是世子无疑了,纵览全局,观察入微,谨重严毅,这么半天,他一条都没有钓上来,可见其心思不在钓鱼,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垂钓者,娱乐也,世子肩负国祚,应作壁上观。”

杨铭嘴角一勾,朝身旁的陈奎示意,陈奎朝袁、宁二人道:

“你们俩都猜对了,左一为世子秦王,左二唐公次子,左三魏王,左四长孙成之子。”

宁洄藻心里长松了一口气,侥幸侥幸,我就觉得左一那小子不简单,钓个鱼,你老是盯着别人看干什么?原来这叫旁观者清啊?

袁天纲离开之后,杨铭朝宁洄藻道:

“九州四海,皆重嫡长,你们岭南不是这样?”

宁洄藻猜到他想说什么,低头道:“其实我们岭南,也是嫡长继承家业。”

杨铭点了点头:“孤还以为你们岭南特立独行呢,怎么?宁长真是想换个继承家业的?还是不打算要这个家业了?”

宁洄藻赶忙道:“肯定是误会,我阿爷说不定,真的是去山东平叛呢?”

裴爽冷哼一声,忍不住道:“这话你自己信不信?”

“也.......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宁洄藻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脸都红了。

杨铭笑道:“借点粮食都不肯,私募七万兵马去山东?高句丽已经灭了,但凡长脑袋的也知道山东不会有事了,他去山东干什么?学王薄?王薄已经在押送京师的路上了,他学错人了。”

宁洄藻无言以对,虽然冯玉致已经告诉他,太子不会把他怎么样,但是他肯定不放心。

太子的话能信?我现在连我亲爹都不信了。

杨铭转过头来,诧异的看了宁洄藻一眼:“我觉得你这人也不错啊,是值得承继家业的,那么宁长真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不要你这儿子,孤还要你这个臣子呢。”

宁洄藻借机道:“臣愿回岭南规劝父亲,使其罢兵,就是.......就是怕太子不肯让我回去。”

杨铭笑了笑:“回去吧,告诉你爹,朝廷对他是仁义的,是他自己不忠,承用高祖皇帝曾对高阳成说过的一句话:自求多福吧。”

“太子真的肯放我回去?不会半路派人杀了臣吧?”宁洄藻倒也敞亮,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杨铭缓缓起身,来到对方身旁,拍了拍宁洄藻的肩膀道:

“你不是很会猜吗?自己猜吧。”

说罢,杨铭就这么走了,而宁洄藻也被禁卫带出了皇宫。

而冯玉致眼下就在晋阳楼等着他,

“怎么回事?”冯玉致焦急道。

宁洄藻道:“太子同意我返回岭南,我就怕其中有诈,我身边只有不足两百的随从,护不住我啊。”

冯玉致一愣:“你在想什么呢?太子让你回去,就是让你回去,你难道觉得太子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吗?你爹才是。”

宁洄藻一脸胆战心惊:“性命攸关,由不得我不谨慎啊,妹子你倒是说说,我是该走还是不该走,就怕前脚刚出京师,后脚杀我的人就到了。”

冯玉致一脸无语,叹息道:“你把自己看的太重了,你好好想想,你算什么?值得不值得人家杀你。”

“是不值得,可我爹反了啊,在人家眼里,我是反贼的儿子,”宁洄藻大急道。

冯玉致冷冷道:“赶紧收拾行装走吧,希望咱们还有再见的一天,我送你出城。”

宁洄藻大喜,赶忙吩咐下人收拾东西,一刻也不敢耽搁,半个时辰之后,便与冯玉致一起离京。

其实他已经没有作用了,人家宁长真反了,我留着你干什么呢?

人质你都不配当了啊?

可是杨铭看出,宁洄藻这个人对朝廷还是有亲近之意的,所以这个人就必须留着,他担心老爹回来会直接弄死宁洄藻,所以提前一步将人放走。

岭南终需归心,想要岭南归心,就得那几个部族头领归心,宁长真是废了,指望不上了,就看岭南的下一代,有没有这个觉悟了。

如果没有,朝廷的大军,早晚会去一趟那里,那时候,就是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杨铭不希望这样,说到底,岭南是自己人,只不过当下是个叛逆的孩子。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我本初唐异侦实录我家系统与众不同荒野直播间跨界刑警我在末世当司机从东京开始当女神去地府做大佬
相关推荐
画妖师这游戏过于真实了虫族OL:这游戏有亿点肝人到中年:男人第二春人到中年:娱乐圈的悠闲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