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家父隋炀帝

五四一章 岭南爆雷
上章 目录 下章

家父隋炀帝五四一章 岭南爆雷

远征大捷,就意味着国内的叛乱很快就会被镇压,毕竟都是老百姓造反,主力南归,必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各地叛乱清除的干干净净。

山东已经差不多了,张须陀居功至伟,杨铭已经写了奏疏,打算奏请老爹给张须陀封侯。

宇文化及带着七万大军进入河北,各地的叛军瞬间土崩瓦解,作烟云散。

王薄、孙宣雅、郝孝德、刘霸道、张金称全数被剿灭,除了王薄之外,其他人都被就地处决,王薄做为打响山东造反第一枪的反贼头子,被押送京师。

这个人,杨铭都不好亲自处理,得留给杨广。

不过王薄的亲人,已经被张须陀在山东杀了一个干干净净。

形势越来越好,只要熬到今年的赋税收缴上来,今年的难关也就算是过去了。

不过就在年关将近的时候,南方传来了一声炸雷,宁长真反了。

大半夜的,杨铭便被人给喊了起来,急忙召见各部官员于大兴殿议事。

“这个王八蛋!朝廷待其不薄,安敢行忤逆之事?”杨雄快气炸了,一把将兵部的奏报拍在桌子上。

李浑皱眉道:“好端端的,他造什么反啊?就因为跟他借了点粮食?他不也没借吗?口口声声说什么率军往山东平叛,朝廷没给他旨意,竟然私自募兵,这个狗贼。”

实际上人家李浑心里门清,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是在装湖涂。

杨铭的脸色非常难看,因为他知道,这事是他挑起来的,当初如果不跟宁长真借粮,就不会有今天的事。

宁长真正是因为没借,高句丽一灭,怕朝廷找他的后账,所以主动反了。

吏部侍郎高孝基道:“周仲牟与冯暄攻下流求,回师之后,宁长真占据钦州八郡造反,而冯暄也遥相呼应,扣下了周仲牟,如今等于是整个岭南都反了,冯盎正在南归途中,知晓之后不知会作何感想?”

崔仲方道:“今年大举用兵,国库耗尽,实不宜再兴兵了,还是派人招抚吧,宁长真造反,多半还是因为怕朝廷针对他,只要条件谈妥,他应该会退兵的。”

宁长真与冯暄已经达成联盟,据线报,他们已经招募了八万大军,一旦北上,必然是直扑淮南江表地区,也就是打江都。

南方往北方打,不会去荆州,那地方你打下来,也不好守,因为是在长江中游,容易被上游下游夹击,所以一般都是打江苏和浙江。

杨铭心里清楚,老爹是咽不下这口气的,肯定会第一时间部署平叛,可是话说回来,今年真的不能再打了。

真要跟岭南再掀起一场大战,就怕江南也会有人趁势而起,举旗易帜。

别的不说,将士们不愿意啊,他们不愿意,强行逼他们上战场,是会闹出兵变的,后果更严重。

开皇到现在,南方除了江南地区之外,其它地方跟朝廷本来就是时好时坏,今年耗费这么大,根本没有余力对岭南用兵了。

这口气,还真就得忍。

杨铭点了点头:“宜派使者招抚,诸位觉得,谁去合适?”

杨雄叹息道:“还能有谁?冯盎最合适,岭南是他的地盘,出了问题,还得靠他解决。”

“不妥吧?”李浑讶然道:“冯暄都反了,让冯盎回去,就是放虎归山,谁去都行,就是他不能去,这个人要是返回岭南,危害更大。”

杨雄道:“冯盎对朝廷还是忠心的,如今他的女儿也进了东宫,他是个明白人,不会坐视岭南造反。”

崔仲方摇了摇头:“信不过啊,还是派一个北人去吧。”

杨铭现在心乱如麻,自己就是跟人家借个粮,让你长子进京当人质,你就扯旗造反,你是真杠啊,我佩服你。

岭南这地方很特殊,南北朝至今两百年,各家王朝对他们的态度,就是安抚,属于名义上归我版图,实际上管不了,啥事都是商量着来。

大隋也是这样,灭陈之后,杨坚便派韦冲的二哥韦洸前往招抚岭南,要不是人家冼夫人臣服大隋,岭南现在说不定还乱着呢。

杨坚当时很高兴,觉得冼夫人很够意思,所以投桃报李,追赠冯宝为广州总管、谯国公,册封冼夫人为谯国夫人,准许其开府,私设官署,可调动岭南兵马。

说白了,就是让你舒舒服服的做土皇帝,但是你得听朝廷的,不能跟朝廷对着干。

冼夫人是完全做到了,韦洸在岭南的时候,被人家一群部族首领围起来干,还是冼夫人给他解围,岭南但有叛乱,也都是冼夫人出面平叛,可以说,南方在开皇年间能保持安稳,冼夫人居功至伟。

人家要是活着,杨广都得以上宾待之。

但是冼夫人死后,岭南群龙无首,分成了三大派系,南越、西瓯、骆越。

名义上,冯盎在岭南说一不二,但这是靠着人家冼夫人,也就是他奶奶的余威,镇抚着岭南,实际上,宁长真首先就不服他。

冼夫人在岭南的威望有多高呢?部落之间械斗,打的你死我活,只要搬出冼夫人的圣母金身塑像,这事就算平了,大家立即就能握手言和。

后世的东南亚多国,都供奉着冼夫人的神像,影响力极其巨大。

杨铭也不放心让冯盎回去,毕竟他的亲大哥冯暄都反了,冯盎回去多半会被裹挟着一起反,而冯盎是冼夫人这一支的继承人,他要是也跟着反,岭南算是跟朝廷死磕上了。

但是来护儿手里还有三万岭南排矟手呢,仗打完了,这些人可是要回去的,不让人家回去,会闹兵变,让他们回去,又怕变成叛军。

这事复杂了,狗日的宁长真。

杨铭皱眉道:“郭衍在江都,让他先派人跟宁长真接触,看看对方有什么条件,让他和王世充在江南募兵,以做防卫。”

只能防卫,打是打不了的,没钱没粮没军饷,拿什么打?

“只能是这样了,大军尚在归途,回来之后也需休整,短期不可用兵,还是尽量想办法安抚吧,”崔仲方道。

南方用兵,是不在乎季节的,冬天也能打,但是北方冬天不能用兵,所以今年年底至明年开春,是杨铭最难熬的一个阶段。

这件事,杨铭当然会告诉冯玉致,后者知晓后,瞬间面无人色,

“他.......他为什么会这样?朝廷并没有为难他啊?宁洄藻可是还在京师呢,他不要儿子了?”

杨铭苦笑道:“人家算准了我不会动宁洄藻,我要是动了宁洄藻,这事会更难收场,眼下百官也不同意你父亲前往安抚,岭南的事情,还是要等陛下拿主意了。”

“他到底要干什么?”冯玉致急的哭了出来,跺脚道:“岭南好不容易安稳了二十多年,他又想将我部族拖进油锅,可恶!可恶!”

杨铭道:“你出宫去吧,将这件事告诉宁洄藻,让他放心,朝廷不会怪他,更不会为难他。”

冯玉致二话不说,风风火火的便去了。

河北以北的驰道上,杨广的观风行殿即将进入山西地界,不等皇帝主动召见,冯盎便自己来了。

行殿中,冯盎脸色颓败的坐在那里,一脸惭愧道:

“臣约束不利,是臣的过错,愿赴岭南安抚,平息此事。”

杨广笑道:“此事不怪卿,宁长真早有反骨,不是一年半载了,朕佩服他的胆量,水军大约已经返回东来郡,你去吧,带着你的部族返回岭南,告诉宁长真,不要跟朕讲条件,让他来京师见朕。”

不管怎么说,宁长真造反,打出的旗号是往山东平叛,虽然没有人会信,但是毕竟不是堂而皇之的造杨广的反。

皇帝太子都没下令,你自己出兵去山东,不是造反是什么?

历史上杨玄感造反,打出的旗号是来护儿反了,他是去收拾来护儿,只有像王薄这样的平民出身,才敢直接说诛杀昏君。

而杨铭不敢让冯盎去,杨广却准他回去,区别在于,杨铭不打算对岭南用兵,而杨广是试探冯盎,你要是真下去安抚,什么都好说,要是跟着反,杨广就会将岭南一锅端了。

穷兵黩武这种事,在杨广这里是家常便饭,或许很多皇帝会瞻前顾后,考虑全面再下决定,但是杨广不会,我说干你就干你。

冯盎心知自己此番南归,艰难重重,大哥冯暄若是肯听他的,宁长真孤掌难鸣,就成不了事,但如果冯暄不听,事情就难办了。

杨广也够意思,三万岭南排矟手,这都是立了功的,将士们的该有的赏赐一个不少,还特令江南各地太守,为冯盎南下保障军需供给。

其实就是做样子给这些岭南兵看,让他们知道,朝廷对他们不薄。

等到冯盎离开之后,杨广又将来护儿叫了进来,

“卿不必回京了,去江都吧,宁长真若真敢率军北上,平叛的事情,朕还是放心你。”

来护儿皱眉道:“能不打,还是尽量不要打,国力艰难,不是时候啊。”

杨广挑眉道:“难道朕任由宁贼放肆?”

来护儿道:“岭南有天险,易守难攻,自古为蛮夷之所,要之无用,弃之可惜,国若有余力,可讨伐之,然当下大战刚定,将士人人思归,不宜纵兵。”

杨广摇了摇头,沉声道:“九州四方,莫非王土,我大隋之疆域版图,一块都不能少。”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我本初唐异侦实录我家系统与众不同荒野直播间跨界刑警我在末世当司机从东京开始当女神去地府做大佬
相关推荐
画妖师这游戏过于真实了虫族OL:这游戏有亿点肝人到中年:男人第二春人到中年:娱乐圈的悠闲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