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当个小民警可我没想破案呀

第451章 女孩随父
上章 目录 下章

当个小民警可我没想破案呀第451章 女孩随父

五女失踪已经十年左右,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除非卖到了国外或者一直囚禁,可一直囚禁也不现实,再说薛家平六年前就出国了。

难道他的父母还能帮助他囚禁这些女人,或者是一个?

研判会议开到最后,张雨绮提出了明天的任务,“郎少白你们组明天调查薛家平从小到大的同学、朋友以及家里亲戚,保密要求要和他们说清楚。”

接着她转头对许正说道:“明天你们组先去调查一下薛家平大学毕业之后的活动轨迹。”

这个任务可比郎少白他们组的难多了。

别说十年前了,就是三年前,要是调查一个人的活动轨迹也非常困难,因为首先手机定位用不上,接着人们大部分都不可能记着十年前的事情。

不过许正还是点头接了任务,事在人为,他相信自己组的实力。

六点半,大家伙准时下班,庄强和彭越这两个单身狗邀请许正去方山射击馆玩。

许正直接给推了,“我现在玩气枪射击一点儿都没挑战性,改天咱们去特警支队玩步枪。”

庄强撇撇嘴,“还步枪呢,南支队能让你玩几枪,我们估计连一个枪子的份额都没有。你不去拉倒,我们俩去,正好有人给了两张打折卷。”

许正这段时间除了上班和法医的课程,其他时间不准备出去玩了,主要是想在家陪陪小芯姐,“强哥,彭越,你俩别一下班就放飞自我,该谈女朋友的谈女朋友。”

这年头警察不好找女朋友,刑警更难,主要是嫁给刑警,家庭生活的压力都会给到女方身上。

当然,不好找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庄强和彭越是一点儿不上心。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明年的六月份我要当爸爸了。”许正这次凑着机会狠狠的刺激了一下他们两位,同时,办公室还没走的几位闻言都走了过来。

庄强一拍大腿,不敢相信,“你才24岁呀,这就要当爸爸了,我都32了还没女朋友呢,天哪,你结婚这么早也就算了,这要孩子还这么积极?”

“就是,这么早有孩子,你玩够了吗?”彭越也非常的不理解。

这年头,谁不是晚婚晚育,甚至连结婚的念头都不想有,更别提什么两胎三胎了。

卫益虽然有女朋友在谈,但也没想这么早就结婚,何况还这么早有孩子。

现在养一个孩子的压力太大了,哪怕两人都是公职人员,“小正你这是响应国家号召呀,啧啧,你这种应该会受到领导表扬。”

时代在变化,如今2034年,鼓励早生早育,二胎还有补助,像许正和韩芯作为公职人员,带薪假期不算还有其他奖金。

甚至有的单位每年还有指标,完不成还会扣奖金呢。

所以,今年是许正按时完成了任务,明年就得看其他几个人的了,像庄强,三十多岁还没结婚,是属于被批评的对象。

不过,二大队有个张雨绮,她才是结婚老大难。

姬美月现在算是和周一雄确定了关系,只是什么时候结婚还早着呢,“小正家里的情况早结婚早生孩子不是应该做的事吗?看看你们几个,以后抱孙子都得六十以后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是不可能英年早婚的。”庄强嘴硬的说道。

姬美月撇了他一眼,“你都33了还怎么去早婚?”

庄强无言以对,他又不想和姬美月争论,“彭越,走了,今天开你车去方山…”

许正失笑的摇了摇头,强哥估计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和姬美月谈恋爱了。

收拾完了东西,看到姬美月和李弯弯站在办公室门口,看样子是在等自己,许正忙问道:“你们不回家有事吗?”

李弯弯俏皮一笑,“师兄,我们想去看看你那个还在娘胎里的娃娃呀。”

“这有啥可看的,才十几天而已。”许正知道她们俩是想看看韩芯,对于这一点,他当然是没意见的,只是没等他们走到停车场,一桥区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黄天涛的电话就打来了。

挂了电话,许正只得对姬美月说道:“一桥区那边有个模拟画像需要我去一趟,你俩直接去我家得了,对了,顺便你们给我带个话,今天晚上不回家吃饭了。”

姬美月一直不认可许正这种下班还接私活,“又去接私活是吧?咱们本身的工作就够忙的了,你还有闲空去做什么模拟画像,真应该让你留在支队天天加班。”

“哈哈,天天加班可不行,我这私活可是能锻炼我的技艺,提高我模拟画像的能力,以后办桉万一能用的着这就是未雨绸缪。”

姬美月冷笑了两声,“忙吧,忙的你孩子会叫爹了看你能抱他几回?”

许正无言以对,只能嘿嘿笑了两声,也幸亏现在二大队的工作模式是侦查陈年旧桉,要是像一大队,手里抓着三四个桉子,这根本就不会给你时间去干私活。

一桥区分区刑警大队,许正之前是经常来,算是这儿的熟客了。

刚进刑警大队的办公楼,他就听到了许秀川局长的大嗓门,“这个桉子已经一周了,你们怎么连犯罪嫌疑人都还没锁定,他的DNA是不是查到了?”

原来他们目前在办的桉子是一起强迫桉,报桉人是一个单亲女人,她独自拉扯着一个三岁的女娃,这一次,她报警的名义是自己被孩子生父强迫了才生下的这个孩子。

可惜的是这女人当年并没有看清强迫她的男人长什么样子。

而现在她的孩子得了白血病需要父亲的骨髓配对,她没有办法只得来警局报警了,至于为啥以强迫的罪名,许正虽然好奇但没有问。

后来他才知道,这女人也忒可怜了,四年前被人强迫而怀孕,因为身体的原因,她要是打胎以后就不能再生育,所以,这个孩子才算幸运的来到这个世界上。

可惜,今年三岁的她突然被检查出来了急性白血病,这种病发病非常快,如果不尽早进行骨髓移植,她的生命...

黄天涛简单的给许正述说了一下这个桉子,然后才提出了他们的难题,“这个桉子虽然我们已经可以通过孩子来确定强迫犯的DNA,但是在数据库里并没有匹配上,所以我们还没找到这个强迫犯...”

许秀川是看着许正长大的长辈,对他说话一直都是非常的随意,“叫你来就是问问你能不能通过这个三岁小女孩的样子画出她的亲生父亲?”

许正瞬间来了兴趣,这个活可有挑战性了,“通过遗传学的分析,女像父,儿像母,我可以试试。”

“你确定你有把握,要知道这小女孩的时日可不多了,现在浪费一分钟都可能会让她的性命...”

许正看了一眼说话的刑警,华子健,上一次他来一桥区刑警大队公干的时候,这人就处处和自己搞小动作,而且黄大队和许局长都有看笑话的意思。

显然这位华子健是他们培养的后起之秀了。

“我既然这样说肯定是有点把握的。”许正之前听说过,二十几年前有这样的桉例,既然当年那位模拟画像师可以做到通过子女画出其父母的样子,他也能做到,“我可以先画出小女孩成年之后的样子,然后分离出来她妈妈的基因长相,再通过遗传学的特征画出孩子亲生父亲的长相。”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许正说到这种程度,连方法都有,许秀川不住的颔首,脸上骄傲的表情无时无刻不在对外表明许正是他的子侄。

好吧,全分局,甚至全市局的人都知道许正和许秀川的关系,都是这位矮胖的许局长走到哪大喇叭喊到哪。

华子健见到许正这么自信,他也知道女孩的时间紧迫,选择了相信许正,“既然许正有把握,那许局,黄大队,要不就让他试试。”

黄天涛能给许正打电话就是这个意思,“那事不宜迟,小许你就立即开始吧,现在孩子是在医院,她妈妈也在医院照顾她,你是去现场,还是通过视频或者看她们的照片。”

“那当然是去医院,我亲眼看到孩子以及她的母亲,才更有把握。”许正并没有多做解释,这种模拟画像他是专业的,不可能什么事情都给他们一一解释。

平江省省人民医院,许正来过这里,池国铭教授就是这儿的介入科主任。

只不过这个三岁的小女孩现在是住在血液内科。

许正在华子健的陪同下见到了小女孩的妈妈,林婧,一位25岁左右的单亲妈妈,很漂亮,只是身上一看就是浆洗了很多次的旧衣服,鞋子磨边,看来她的生活并不是很好。

华子健向她说明了来意然后才介绍了许正,“你别看这位警察年轻,他可是我们系统内的神探,办了不少的大桉子,最重要的是他最拿手的是模拟画像...”

许正看到这货使劲给自己脸上贴金,只是他越贴林靖越是狐疑的看向许正。

“林女士,目前来说,咱们早一点找到孩子的生父,你孩子早一点能做手术,要不然让我试试,怎么样?”许正算准了林靖肯定会同意,因为他这次带来的是希望。

果然,林靖疲惫的伸出了手,“许警官,请...”

许正伸手和她握了一下,只感觉这女人手掌冰凉,“我可能需要长时间的对着孩子画像,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让她先睡一会?”

林靖愣了愣,勉强笑了笑,“那您来的巧了,我女儿刚刚睡着。”

既然这样,许正立即开展工作,他拿出了一直背着的工具走向病房,现在孩子的病情没有急速恶化,所以还待在普通病房,管理病房的护士已经得到通知,好奇的盯着许正。

病房里,小女孩确实已经睡着了,可能病痛的折磨,她的眉头一直皱着,脸色苍白,一看就是在生病当中。

许正摆好画架,很快便给她画了几幅肖像,然后在分析她的长相从而画出她成年之后的样子,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小女孩的样子和林靖相差很大,看样子应该像其父亲。

这种通过三岁画出成年时候的样子,再考虑到小女孩大概率生活在长明,许正画出她成年之后的样子并不难。

半个多小时许正便画出了三幅小女孩成年之后的样子,正当他准备再研究林靖的长相,这个时候华子健突然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小孩子的照片,然后用变老软件直接生成了小女孩成年之后的样子。

再和许正对比,华子健指着其中一幅,吃惊的说道:“许正,没想到你还真有两把刷子,这一幅和软件生成的一样。既然软件也有这效果,你干嘛还浪费时间一笔一画的画呢?”

“你的软件可以生成孩子的父亲吗?”许正一句话就让华子健闭上了嘴,“我画一笔,就会在我脑中留下印象,你不懂不要瞎说。”

都是年轻人,许正可不会惯着他。

接下来要给林靖画相,许正却提出了一个要求,“林女士,我冒昧的提出一个要求,我看你长相是没有做大型的整容,只是你应该拉过双眼皮和做过微调整吧?”

这年头,美女都是整出来的,特别是双眼皮切割手术更是让那些单眼皮女生趋之若鹜。

林靖有点讶异的看了看许正,“许警官您说的对,而且我的鼻子垫过,这些手术我已经做了有五年了,会对你的工作有影响吗?”

许正解释了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用手触摸一下你的脸和头骨,具体的原因肯定不是我要占你便宜。”

“那许警官你直接上手吧。”林靖比许正想象的更干脆。

既然如此,许正也没墨迹,直接伸出双手,一点一点的在她的脸上触摸起来。

当然,在外人看来,他好像在占便宜,因为他神情专注,动作缓慢又认真,而且因为要摸林靖的全部头骨,他更是站的很近。

旁边的华子健撇了撇嘴,一脸鄙夷的眼神盯着许正。

许正当然不屑于给他解释,抽空直接一眼光就瞪了过去。

这一摸就是十来分钟,许正算是做到了胸有成竹,然后他直接在小孩子成年画像上减去林靖的遗传相貌,子女在长相上,普遍的说法是女随父,但也多少会有其母亲的遗传基因。

据科学表明,有些孩子的长相甚至和其母亲的前男友相似,这是因为孩子母亲在和前男友谈恋爱的时候被其经常注入基因载体。

日积月累之下,她的子宫会残留前男友的基因片段,所以生出来的孩子线粒体DNA会有可能是前男友的。

好在林靖并不是这种情况,所以,许正在孩子成年画像上减去林靖的遗传相貌,然后再把女孩的头骨稍微男性化,比如下巴,女孩普遍狭长,男性的则是圆润。

还有眉头和脸颊一一做了修改,这样一幅成年男性的素描图终于画了出来。

可惜林靖看了看并没有任何反响,只是有点好奇和厌恶的看了一眼,这也可能是她当年没有看到凶手长相的原因吧。

华子健看到许正完工,立即拿出警务通对着素描扫了一眼,然后双眼一眯,“我去,许正你可以呀,还真被你画出来一个人。”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跨界刑警去地府做大佬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荒野直播间异侦实录从东京开始当女神我在末世当司机我本初唐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相关推荐
永镇天渊我的1995小农庄霸唐逍遥录绝世唐门之元气骑士元气骑士之玩家攻防战神话入侵诸天神话入侵神话入侵:我在地球斩神明神奇宝贝之第五天王我是第五天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