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什么年代了,还在传统制卡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两大天灾的交锋
上章 目录 下章

什么年代了,还在传统制卡第一百七十五章 两大天灾的交锋

早在他第五次忤逆命运之时,便感受到有一根透明的丝线,将他与命运之月缠绕在一起。

只要心生一念,便可与命运之月发起沟通,迎接命运试炼。

接下来对于叶穹的任何动作,她都没有选择阻拦,想必是将所有的一切都堵在了这场命运试炼之中。

看得出她对此极为自负,有着必胜的把握。

纵然叶穹明知会踩到对方布下的陷阱,但也无计可施,这几乎是一场明谋。

若是他不选择发起挑战,命运傀儡会不断蚕食属于他的一切,将他彻底变为一个名作安·琼斯的女子。

她勾勒出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容,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却是很快又收起,似乎在与谁在对话。

而地上的叶穹并未发现此变故,正在动用跳跃之窗返回。

此刻的命运之月可谓是又惊又喜,那位存在竟然向她发起了通话,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很是恭敬的问好道:

“吾主,不知有何指令?”

而另一边,对此只是澹澹的说了句:

“加快进程吧。”

所指之事,不言而喻。

对于这一番指令,命运之月显得十分的诧异,司章宿命的那位存在,对任何事情应当是漠不关心才是,毕竟她早已看到了宿命尽头的答桉。

但眼下,为何她从中听出了一丝焦急之意。

但她也不敢多问,只能恭敬的道了句:“明白了。”

而另一边,这一场通话自然是瞒不过一直注视着这一切的巨匠。

她寻到了宿命,极为戏谑的说了句:

“真是稀有,你竟然会选择主动干预,是因为他的身份也令你感到棘手吗?”

“不,我的决定,与你们,亦或者与他,都无关。”

说完这句话,便切断了联系,仅留下巨匠留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早知道就不过来嘲讽宿命了,那个家伙向来说一半不说另一半的,活脱脱就是一个谜语人,跟她说话简直就是一种刑罚。

与她们无关,又与拾枝者无关,那到底是什么迫使她做出这个决定呢?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反正能够让宿命头疼的,那对她来说,肯定是一件好事。

....

叶穹通过跳跃之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一天的劳累涌上心头,令他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这一次,他久违的做了一场噩梦。

无尽的丝线缠绕在他的身上,让他成为了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

纵然身处于梦境之中,他也能够明白,这是命运之月动的手脚。

他被关在了冰冷黑暗的小黑屋里面,安·琼斯彻底将他的存在取而代之。

在她的身上,他感受到了许多熟悉的东西,天启圣龙的力量,凯丽超凡入圣的炼金术,还有他的两个星兽。

在如此多力量的加持之下,她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在第二次龙之战争大放异彩的英雄。

他只能够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根本不能够做出任何改变。

这次噩梦将他彻底惊醒,床边冷汗密布,彻骨的冰凉遍布全身。

脑内的虚数之树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惨状,或者注意到了,只是在讥笑着,依然在肆无忌惮的发动精神污染。

命运之月在改造他的人格,篡改他的命运,意图将他的灵魂抹除。

虚数之树的所作所为和她如出一辙,手法甚至更为之粗暴。

双重的精神伤害令他不自觉一阵反胃。

一开始之时,他还以为自己都触摸过世界本源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但现在,他只想说一句。

这个我还真没见过。

这样下去的话,不出三天时间,要么他会被改造为虚数之树的狂信徒,要么彻底成为命运之月的傀儡。

或许是因为他这边的动静实在太大,将凯丽与爱达斯两人惊动了。

一走进房内,便看到面色痛苦的叶穹。

爱达斯快步走上前,扫视了一周他的身体,肉体上没有任何损伤。

那么就只可能是精神层面了。

将手搭在了叶穹的肩膀之上,瞬间,就感受到一股浓郁的神性气息。

气息中蕴含的力量十分的邪性,爱达斯对此也是极为的熟悉。

这股力量属于命运之月,她曾经就在自己的母亲身上感受过。

动用天启圣龙的力量,勉强缓解了一波他的痛苦,之后两人对视一眼,也是明白不能够再拖下去了。

待叶穹的面色稍好点,凯丽开口询问道:

“没事吧。”

“有,她动手了。”

这一答复,令凯丽的面色再度低沉了几分,她很不解,明明主动权掌握在命运之月手上,为何她会在此时急眼了。

目光看向了窗外,她正示意的散发着独属于自己的力量。

凯丽对命运之月的研究极深,知道她这么做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的,到时候纵然将他们收入神国之中,也是得不偿失的一个结果。

爱达斯最为果断,提议道:

“直接开始挑战吧,继续这样下去,我们的优势就越小。”

对此,凯丽显得极其犹豫,她很想要寻找到命运之月的弱点,再发起挑战。

将目光放在叶穹的身上,他也是赞同了爱达斯的观点,点了点头。

见两位同伴都如此了,那凯丽也不再选择拒绝,沉思了一会,便继续说道:

“挑战内容呢?这个是由我们来制定的。”

“决斗。”

“决斗。”

爱达斯与叶穹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自己的答桉,这一同步的回答令凯丽有些诧异。

连连摇了摇头,回答道:“对方可是神级的存在,单人对决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可以制定规则,令对方的实力压制到与我们平级,凯丽,你应该明白,在圣域境,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不不不,我说的决斗,是向命运之月以卡牌对决的形式,发起挑战。”

前者凯丽还能够听懂是什么意思,但后者是个什么东西?

见两人投来诧异的目光,他也只得继续解释道:“我这一段时间一直在想,为何命运之月对挑战如此有恃无恐。

到了现在,我总算是想明白了,她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她自负这个世界中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司掌命运的她在某种程度上,是全知的存在。

面对这等存在,想要战胜她,那便只能出奇制胜了。

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提出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挑战。

这项挑战,应当不属于塔克大陆未来的走向之内,应当不被纳入塔克大陆的法则之中。”

爱达斯最先明悟了过来,提问道:“你的意思是?”

“你还记得我的那本小说吗?小说男主所在的主世界是一个卡牌世界,任何争执都会以决斗的方式得到解决。

这是仅属于我一人的架空世界,甚至连我本人都对这个世界未来的走向一无所知。

试问命运之月如何能够看到不存在于塔克大陆的命运?

这便是我接下来要发起的挑战。”

两女都不傻,很快就反应过来叶穹所说是有可行性的,甚至可能是她们的最优选。

两人陷入了沉思,犹豫过后,总算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事已至此,也是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三人沟通自身身上的命运丝线,向命运之月发起了挑战。

一直注视着他们的命运之月,此时也是不免松了一口气。

这种加剧命运同化的方式,对她的影响也是极大的,要是对方再这么磨蹭下去,到时纵然成功将他们同化纳入了神国之中,她也是会丢失一部分力量的。

总体而言,结果是好的,命运的走向与她预测的一模一样。

她能够感受得到,宿命投下了目光,看来自家主人对此也是极为重视了。

而另一边,她在那个人类小子的身上,看到了一个虚影,是一个带着护目镜的小老头。

这一位,同样是天灾级别的存在。

此刻,俨然已经有两位天灾到场了,还剩下一位,恐怕只有在试炼开始之时,才会投下目光。

发动权能,将发起挑战的三人接引至自己的神国之中。

很快,叶穹他们便被传送了过去。

他看向了四周,是一片荒凉野地,无草无木,没有任何生命的存在,有的只有漂浮在空中的诸多澹澹荧光,还有高挂在空中的巨型圆月。

她散发出来的光芒猩红且妖艳,一个不注意,就会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她的身上。

这还是叶穹第一次看到了她的实体。

开启直死魔眼,看到了死线的存在,这个时候他很想要不讲武德,直接上演一波弑神的操作。

却是没想到巨匠在这时候拦住了他。

“停手,若是你不讲规矩,她也有理由向你发难了,依照我之前跟你说的去做就好。”

他将直死魔眼关闭,巨匠没有理由欺骗他。

目光看向命运之月,这家伙真的是把什么事情都表露在脸上,见他没有杀意过后,脸色明显低沉了几分。

也是,脸这么大,还怎么瞒心事。

她扫视了三人一周,最终将目光定格在叶穹的身上,开口道:

“挑战者,说出你们的试炼内容,虽然就算你们不说,我也明白是什么。”

“我的试炼内容很简单,一场空想决斗,以双方的生命为赌注的卡牌对战。”

“空想决斗吗?还真是久违的字眼啊,也就只有那一头蠢龙喜欢玩这些东西。”

说这句话之时,命运之月的气势骤然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态度上变得傲慢且蔑视一切。

强大的威压几乎压得三人喘不过气来。

只听她接着说道:

“可以,相信她也很愿意见证这一切,但我有一个前提,这一场决斗,仅属于你一人,其他人不能插手。”

之后目光深沉的看着叶穹,仿佛要将他的一切都看穿,接着说道:

“那么,你的答桉呢?同意还是不同意。”

“不同意。”

这一声并非是叶穹所答,而是巨匠代为回答的。

一个光屏出现在了空中,投影出了巨匠的声音,只听他缓缓说道:

“试炼内容的一切都应当由我们来制定,你提出了要求,却一点让步都没有?这算什么谈判。”

“你想要什么?”

“此次决斗,应当由空想之龙这个绝对的中立者见证,任何存在不能够以任何力量做出干预,这才算的上公平。”

令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宿命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回答道:“可以。”

巨匠也是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猜错了,连忙继续说道:“等会,我还有一个条件。”

“说。”

“这一次决斗,需将双方身体内全部的能力彻底剥夺。”

“可以。”

“等会,我还有一个条件。”

“说。”

接下来巨匠一连提出了三个对叶穹有利的条件,但她也是没有想到,宿命竟然一一接受了下来。

若非感受到对方已经快要动手了,否则她还想要继续提下去。

初开始之时的自信在此时已然荡然无存。

毫无疑问,对方对这一场决斗是拥有着绝对的自信的。

但这一份自信到底是源自哪里呢?

这一个问题萦绕在巨匠的心中,久久没能够得出答桉。

很快,宿命就解除了对命运之月的控制权。

被操纵身体的命运之月,非但没有不满,反而很是忠犬的嗅着属于自家主人的气息。

残余的强大力量令她有些心醉神迷。

良久过后,才再度将目光放在了三人的身上。

开口道:“既然具体事宜已经商议完毕,那便开始吧。”

从始至终,这一场交锋,都没有爱达斯与凯丽插手的余地,这是属于天灾的战斗,而处于漩涡中心的,正是她们身旁的男子。

虽然她们早已猜测过叶穹的身份会不简单,毕竟是突然间冒出来的唯一人类。

但令她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的来头会这么大。

而叶穹对此,也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这段时间,虚数之树与命运之月着实是把他弄得有些心力交瘁。

现在的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干他娘的命运之月,干他娘的虚数之树,然后早点回归至现实世界,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

这一场决斗,他只能胜,不能败。

体内的虚数之树也是应当拥有同样的想法。

毕竟。

你也不想我死了之后,你再度被遗忘吧?虚数之树。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跨界刑警我本初唐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去地府做大佬荒野直播间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异侦实录我在末世当司机从东京开始当女神我家系统与众不同
相关推荐
霍格沃茨之最强傲罗霍格沃茨的路人教授某霍格沃茨的至尊法师肉身横推!你管这叫亡灵法师?超级绿帽系统医神出狱医神殿极品医神狂婿医神赘婿都市之布医神相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