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战锤:开局就是灭世危机

第二百四十七章 你这个废物(求订阅)
上章 目录 下章

战锤:开局就是灭世危机第二百四十七章 你这个废物(求订阅)

放出了豪言壮语的莫塔瑞安心意已决。

谁说动不了他。

参与这次行动的死亡守卫冠军可没有泰丰斯那么强硬的背景。

有瘟疫之神站台,让莫塔瑞安只能无能狂怒,不敢对其出手。

要是他们敢那样公开反对莫塔瑞安,只怕莫塔瑞安当场就会打爆他们。

这一点,可不是开玩笑的。

莫塔瑞安决定全力出击,用上这些年他研究的一些东西。

让帝国那些蠢货知道,这场仗不是那么好打的。

人类拥有着先进的科技,一个普通的士兵都被武装到了牙齿。

他们以为能够凭借这样的科技来取胜,那他们可就想错了。

瘟疫之神的军队在科技上比不上帝国,可莫塔瑞安可以用巫术来对抗。

潘铎星系是进入奥特拉玛五百世界的门户。

五百世界又是基里曼大本营所在。

一旦侵入五百世界,对于帝国的士气打击无疑是当头一棒。

基里曼连五百世界都守不住,凭什么守住偌大的帝国。

现如今,人类帝国已经丢失了纳克蒙德走廊,帝国士气只怕早就遭遇了滑铁卢。

再丢五百世界,帝国那帮废物只怕就要惶惶不安了,想着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了。

莫塔瑞安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给基里曼一个大大的惊喜。

让基里曼明白,他永远没有自己优秀和出色。

从坚韧号的王座室上走出,莫塔瑞安走向巨大的巫术大厅。

臃肿,流淌着恶心脓液的死亡守卫紧随着他的脚步。

他们身上尽是亵渎的痕迹,旧日的荣耀在他们的身上看不到分毫。

莫塔瑞安心中一直有一些憎恨。

曾经,他是最坚定的巫术反对者。

可现在,他却依赖巫术才能和昔日的兄弟对抗,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嘲讽。

要么把基里曼干掉,要么让对方和自己一样被迫屈服在诸神的麾下。

凭什么大家都是原体,你当帝国摄政,享受鲜花和掌声。

我就得当瘟疫之神的爪牙,还被泰丰斯那种废物处处针对和反驳,颜面无存。

“我们得要给潘铎星一次致命的打击。”

莫塔瑞安紧握手中的镰刀,目视着宛若蠕动血肉团的巫术大厅。

这里涌动着诡异的迷雾和低语。

他的巫师团队已经齐聚在这里,准备发动一场巫术,召唤一支足够强大的军队碾碎潘铎星系的人类部队。

莫塔瑞安在心中默默的发誓,这一次,他一定会证明自己的。

每一位恶魔原体都在基里曼手中吃了亏。

可他不会。

奥特拉玛星域将会成为他的胜利品,成为瘟疫之神的花园。

再过不久,基里曼也会败在他的手上。

跪在地上,乞求着自己给他一条活路。

“等我抓住了基里曼。”莫塔瑞安的目光变得阴冷,到时候,他誓杀泰丰斯那个混蛋,让对方知道谁才是死亡守卫军团之主。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大人,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一个巫师走上来说道。

“那就开始吧,召唤伟大父亲的军队,将潘铎星系拉入慈父的花园中,让那些迷茫无知的人们能够感受到慈父的博爱。”莫塔瑞安张开双臂,声音低沉的说道。

“明白。大人。”巫师领袖恭敬的行礼,然后退了下去,主持仪式。

........

..............

察合台花费了一些时间,去倾听着军事指挥官以及一些记述者对于帝国全面情况的汇报。

运用自己出色的对话技巧,他轻而易举的从那些人的口中挖掘到了想要的各种信息。

听到那些人的描述以及提供的影像,察合台的表面表现得十分平静,古井无波。

内心却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帝国的发展让他倍感吃惊。

在过去的一万年时间里,人类如他所想的那样,从科学和理性走向了迷茫和愚昧。

科技在长达万年的时光里,没有丝毫的进步,反而还在不断的衰败。

荷鲁斯的一连长-阿巴顿,在万年时光里,多次向帝国连续发动了十三次黑暗远征将帝国逼到了绝境。

卡迪亚陷落,大裂隙的出现,一度宣告了帝国的毁灭倒计时。

而一切的转机发生在基里曼出现后。

帝国宛若枯木再度焕发生机,短短一个世纪的时间不到,就让帝国取得了过去一万年都没能取得的成就。

人类的武器装备快速的更新迭代,各种新式坦克,机甲,战舰层出不穷。

新的战争引擎,新的军队,在基里曼的意志下被塑造出来,承担着横扫整个星河的历史使命。

就连帝国的各个世界也出现了全新的变化。

环境改造,打造各种适合人类生存的自然环境。

推行全民教育,让适龄孩子都能去读书,建立起规模庞大的帝国知识人才储备。

利用帝国日报以及各种手段推广科研信念,激发人们对于宇宙真理的追求,解除机械教诸多不合理禁令,释放他们的科研能力。

还利用教育来推广和修正已经扭曲的宗教信仰,建立一个以帝皇为精神寄托的全新宗教,整合了所有的教义。

不允许任何以帝皇信仰名义发动的战争。

也不允许那些所谓的圣徒再随意的修改教义。

废除了高领主议会和贵族世袭制,推行全新的独裁民主制。

巨大的改革力度,让贵族的权势被削弱,让底层有了出头的机会。

诸多此类的改革,察合台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将这些信息消化完毕。

基里曼做的事情,让他真的可以用瞪目结舌四个字来形容。

如此疯狂的各种举措,察合台自认没有这种魄力去推动。

..........

................

花费了一些时间,全面了解了基里曼推出的各种改革措施后。

察合台站在控制台前,看着海军上将塔迦为他展示的各种影像数据,里面全都是改革后,帝国获得的成就。

武装到牙齿的机械化步兵团,清一色的穿戴着战斗外骨骼装甲,个体战力堪比昔日的旧式星际战士。

庞大无比的天体级战舰宛若流水线那样从船坞工厂上被组装出来。

更强,更大的原铸战士,拥有着昔日没有的超级能力和自愈能力,他们取代了旧日的星际战士,是银河最强大的个体战力。

除此之外,还有帝国整体国力的提升更是可怕到了极点。

这些都是基里曼改革带来的。

他将帝国原有的科技转化为了切实可见的工业生产力,让人类重新恢复了昔日的力量。

察合台原本只是以为潘铎星系集结的部队只是几支海军舰队。

可当海军上将塔迦向他展示全貌的时候,他才知道在虚空战场交战的舰队只是冰山一角。

帝国还有那些悬浮在战场边缘,黑暗虚空,没有投入战斗的天体级战舰。

那些战舰可怕至极,最小的一艘都有数百公里长。

驻扎的人口达到数百万,拥有完备的练兵场,船坞,维修工厂和坚不可摧的护盾,以及国教大教堂。

能够为帝国部队提供后勤和休整,也能够成为战争的主力。

随着帝国灵能技术的发展,天体级战舰上都拥有复杂的反灵能阵列,以及以帝皇信仰为根基的驱魔部队。

寻常恶魔根本无法入侵。

天体级战舰的火力更是可怕,它们乃是为最终的毁灭而诞生的终极兵器。

巨大的灭星炮足以毁灭现实宇宙的一切星辰。

若是数座天体级战舰联手,足以毁灭恒星。

察合台注视着那些天体级战舰的数据,脸上的震惊之色从未消退过。

基里曼改变了原有的战争模式。

帝国舰队不是单纯的舰队了,被他塑造成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迁移族群,能够持续作战很长一段时间。

那些战舰储备着海量的资源和人口,可以源源不断的为部队提供兵员和武器。

他们可以在切断后勤的情况下,和敌人作战一百年。

这种改变,让察合台有些不安。

基里曼很显然是筹备更加庞大的战役或是在为什么目的而有意的让帝国舰队在脱离星球和后勤的情况下,适应长达几十年,数百年的战争。

若是单纯在银河作战的话,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

借助亚空间,帝国的舰船几年时间就能横跨银河,补给也能快速到达,没必要建立一套可以支撑几百年战争的独立战争体系。

“想要征讨其他星河吗?”

察合台能想到的唯有这个解释了。

若是要征讨其他星河的话。

那远征部队确实需要在脱离后勤的情况下,战斗数百年,甚至是上千年。

在众多军事指挥官离去后,察合台凝望着冰冷的虚空,低声说道。

“我以为父亲已经很疯狂了,可我没有想到,你比她疯狂一万倍,基里曼,你要把人类带向何方呢?”

察合台不想去批判基里曼是对是错。

这个世界没有简单的对错。

基里曼的疯狂是建立在这个宇宙的疯狂上的。

面对那些恐怖的邪神,没有什么手段是不能理解和使用的。

...............

...............

萨拉01兵团的团长-安迪切断了和无人侦察机的神经系统连接。

她脑海中传递回来的画面也随之被中断。

经历了一个多月的休整后,他们再次被送回了战场,接替其他部队去休整。

安迪对此没有多少抱怨。

这就是帝国军人的使命。

不是在战争中死亡,就是在战争中死去。

这一次,她接到的任务不再是防守,而是反击。

指挥部准备让几个兵团一起行动,看一下能不能夺回另一座失去的巢都。

若是可以的话,指挥部那边希望地表可以建立多一个传送点,那样的话,更加方便投送物资,增加地面的兵员。

以便于进一步夺回潘铎星的控制权。

帝国拥有很多灭星级的武器。

可潘铎星系是属于人类的。

在确认潘铎星系不是完全不能救赎,无法夺回前,最高指挥部并不想动用灭绝式打击。

被混沌爪牙控制的那座巢都建设在海洋的边上。

在没有沦陷之前,那座巢都依靠养殖的海产品和海洋农业维生。

海洋上吹过来的空气也充满了恶臭,安迪等人只能依靠军服的过滤装置呼吸。

瘟疫病菌无处不在,这是对抗瘟疫之神最困难的地方之一。

稍有不慎,就会被疫病夺取性命。

长达一周的持续作战,让安迪睡眠严重失调,有了一双带着黑眼圈的眼睛。

“团长。”一个副官走了过来,他的身上同样穿着厚重的军服,脸上露出疲倦,“指挥部那边传来了作战命令。”

他拿出一个数据面板,上面显示着作战任务的细节。

几只绿油油的大苍蝇,在这个时候也嗡嗡地飞了起来。

安迪厌烦的伸出被密封手套保护着的双手。

啪的一声,将苍蝇拍死。

绿色的黏液和浓浆残留在她的手套上,她不得不在潮湿的军服上擦了一下。

幸运的是,数据面板可以利用语音来操作。

不然安迪那肮脏的手必然会引来机魂不悦。

“让我们去夺取邪教徒掌控的炮台吗?这个任务看上去也不是很困难。”安迪低声说道,她看完了上面下发的作战任务细节,转头看向被邪教徒们掌控的巢都,“让各连队做好准备,三十分钟后发动突袭,我们得要夺取敌人的炮台,空军和其他地面友军会协助我们的。”

“明白。”副官行礼后,就转身离开了。

副官走远,安迪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就开启神经重连功能。

再次连接上了悬浮在巢都上空的无人侦察机。

利用飞行在高空的无人机来捕捉敌人的动向。

高清的光学装置将敌人的火力全都拍摄了下来。

在帝国先进的无人侦察机面前,叛徒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确定没有遗漏后,安迪将无人侦察机机设置为自动模式。

沉思者系统接管了数量庞大的无人侦察机。

它们装备的高能炸弹将是待会进攻的时候的利器。

想象一下,那些邪教徒正在为他们的主子战斗。

天空嗖一下,就来了一架自杀式炸弹无人机。

防不胜防啊。

安迪很喜欢这种战术,敌人往往会被这种无耻的手段打得崩溃。

确认没有任何的遗漏,安迪闭上了眼睛,抓住最后的十几分钟让疲累的双眼得到短暂的休息。

直到通讯中响起了各连队的声音,她才睁开眼睛。

一个个提示符文出现在她面前的战术面板上。

上面跳动着绿色的符文。

萨拉01团的战争载具,人员已经准备完毕,等待着她的命令。

安迪看了一下时间,转身走向了不远处,已经发动引擎,正在低功率运转的运兵车。

凭借着训练时的身手,她灵活的顺着运兵车的铁架爬上去。

坐在了车顶,有着防护盾的指挥位。

安迪向前挥手,向各连队下达命令。

“全军出击,为了基里曼,为了帝国。”

伴随着她的大喊,轰鸣的战争引擎被驾驶员推动到最大功率、

咆孝着冲出了掩体。

泥泞的地面被反重力阵列制造的悬浮力场搅动,污秽的脏泥随着载具的前进而四处飞扬。

身穿外骨骼装甲的步兵们站在坦克或是炮艇上,目视着高大的巢都,身上的自动武器卡察作响,等待着激发。

璀璨的光束或是拖曳着火光的导弹,从他们的后方飞来,落在远处的城市护盾,激荡起一阵阵的涟漪。

看样子,有黑暗机械教的信徒参与这一次行动。

否则,光是凭借邪教徒那简单的脑子,不足以维修好复杂的护盾装置和能源装置。

昏沉沉的天空上,传来呼啸的声音,宛若蜂群一般的战机从远处掠来,速度快到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白色的气浪。

密集的炮火映亮了昏暗的天穹,也照亮了邪教徒的防线。

他们癫狂地大喊着,挥舞着各种写满亵渎符号的旗帜。

邪教徒也发现了帝国部队的进攻。

他们大呼小叫着,拿着旗帜进入各自的阵地、

将那些重武器搬运出来,放在工事上扫射突击的帝国部队。

“萨拉01团正在前进。”安迪切换到指挥部频道,开口说道。

“保持前进。”一位指挥官说道:“其他部队正在协同作战。”

“明白。”安迪说完就关闭了,她打开战术面板,代表着其他友军的绿色在巢都的附近亮起。

全面围攻,收复失地的战争已经打响。

安迪从车顶退到了指挥舱室内,三位操作员正在控制这台庞然大物前进和射击。

“团长,我们预计三分钟就能到达敌人的首道防线。”车长向安迪汇报说道,期间,车身还剧烈摇晃了几下,很显然是被敌人的炮火击中了。

就连运兵车的战术控制台都弹出了猩红的警报。

幸运的是,他们这台运兵车是全新的反重力载具,拥有优越的防护性能和装甲。

足以摧毁旧式运兵车的炮火只能稍稍减缓一下它的步伐。

“全体单位注意,我们正处于进攻的路线上,预计接触外层防御单位时间为两分钟,请做好战斗的准备。”安迪说完,就注视着战术控制台,各连队的确认回复纷纷传来。

安迪统计着他们的数据,评估着自己兵团的伤亡情况。

帝国的科技十分强大,萨拉01团的装备也是有保障。

可瘟疫之神的力量不容小觑。

有的时候,载具舱门的密封会失效,充满病毒的空气,则趁着乘员毫无防备的时候,通过他们的呼吸道,进入他们防御薄弱的体内,大快朵颐。

也有的时候,没被注意到的腐化深植那些无知者的血肉之中,等到特定的时刻激发,会让整个车厢的人一起死去。

还有那些诡异的巫术。

敌人能够利用的手段很多。

每一种都是防不胜防。

安迪已经有很多兄弟姐妹牺牲在了这个战场上。

萨拉01团很快靠近了瘟疫之神爪牙的第一道防线。

数目庞大的战争载具第一时间发动了攻击。

各种大威力炮弹不断被释放出来,让前方化为了火海。

安迪透过运兵车的载具看到了爆炸和火焰。

它们吞噬了一切,让昏暗的世界变得明亮起来。

邪教徒的火力工事被拔除。

由水泥和钢筋打造的堡垒被炮火炸得支离破碎。

那些拥有坚固底座的炮台遭到了集火,在数枚炮弹的轰击下,巨大的炮台都被炸得碎石飞溅,巨大的炮管被冲击力掀飞,狠狠的摔向了其他地方,又砸死了不少邪教徒。

“地面部队出击,清理掉那些残存的畜生。”安迪下达了第二个命令。

坦克和炮艇这些重型火力单位,针对的是那些大型的堡垒和工事。

那些散乱的邪教徒,就有些难打了。

他们零零散散的分布在各处,还善于躲藏。

重型火力单位打他们又浪费火力,效果也不好。

不清剿那些邪教徒,对方又会时不时出来搞破坏。

只能出动地面步兵去清理。

运兵车的舱门打开,身穿机械外骨骼的地面步兵带着武器走了下去。

残存的邪教徒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帝国步兵拥有外骨骼,自动机炮,还有战术雷达。

邪教徒除了对诸神的狂热和手中简陋的武器外,一无所有。

步兵们逐一处决那些疯狂的暴徒,将他们的尸体遗弃在战壕上。

安迪的部队撬开了敌人的防线,就像是一个又大又粗又黑的撬棍敲开了坚固的贝壳,露出了里面鲜嫩柔滑的贝肉,野蛮无比。

骑士机甲也在推进,它们拱卫着萨拉01兵团的两边侧翼。

沉重的机甲身躯扰动着恶心的浓雾,能源堆的嗡鸣声混合在炮火声中,传出很远的距离。

邪教徒操控的坦克和恶魔引擎被它们的炮火击得粉碎。

机甲群行进过的地方,留下的只有燃烧的残骸。

骑士们不再关注击杀的数量,泰坦的武器威力无穷,根本无法统计敌人的伤亡。

每一次泰坦发射出足以震动金属躯体的强大光束时,都有成百上千的邪教徒死去。

热熔炮摧毁了一切敢于阻挡帝国部队的工事。

主武器的嗡鸣如同死亡宣告那般,每一次响起都代表着死亡和恐惧。

能源反应堆随着武器的发射发出有节奏的声音,武器启动时变得高昂,武器保持安静的时候,又变得低沉。

被攻击过的地方,到处都是破碎的躯体和燃烧的工事残骸。

这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邪教徒们溃逃,逃入了巢都之中。

安迪露出了笑容,可很快,敌人就做出了反击。

巢都的邪教徒们从城中推出了一些诡异的塔车。

那些塔车高达几十米,通体由木头搭建而成。

还有厚重的铁片钉在塔车上稳固车架。

塔车上覆盖着蠕动的血肉和腐烂的绿色的枝叶。

“他们这是疯了吗?”副官注视着敌人的怪异举动,脸上露出了困惑。

“用木头做成的塔楼?这样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对我们造成威胁?”车长面露困惑。

安迪没有说话,她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宇宙的法则已经被颠覆。

他们正与噩梦编织出的存在战斗。

那为什么一座木塔就不能有危险?

不要用常理去看待自己的敌人。

“小心为上。”安迪不安的说道:“击中火力摧毁掉那些怪异的东西。”

密集的炮火和许多道红宝石色的光束,划破浓重的雾气,命中了那些怪异的塔楼。

如此恐怖的攻击,足以将钢铁撕裂。

可那些塔车却没有任何的损伤。

那些足以撕碎堡垒的炮弹在它的前面爆炸,冲击波在空气中激荡起了一阵阵涟漪。

无数的激光也被挡了下来,没有命中塔车。

“毫发无损,他们有护盾。”车长注视着战术面板,反馈回来的图像让他语气凝重。

“继续攻击。”安迪下达命令。

此刻,敌人也发动了反击。

塔车闪烁了几下,随后发射出了一道绿光。

一道被烟雾裹带的光芒划过天空,就像是一个巨人用骇人的巨大弹弓投掷出的磷光炸弹。

安迪目视着那枚炸弹被抛向天空,逐渐化作一颗勐烈燃烧的彗星。

各种防空武器从帝国军战线上开火,摧毁那颗燃烧的彗星。

掠空的战机,发射出一道道足以撕碎山丘的爆裂光束和一枚枚导弹,勐击着那个下坠的巨大物体。

然而,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当那颗彗星撞击地面时,一股恐怖的颤动摇晃着世界。

一团半球形的火焰在帝国战线中冲天而起。

怪异的能量波动让通信网络中充斥着非人的惨叫。

数架坦克和机甲被命中,绿色的幽火点燃了它们的金属身躯。

“帝皇在上,这是什么东西?敌人的新武器吗?”车长惊恐的说道。

庞大的数据流涌入,安迪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在刚才那一下,萨拉01团就死伤了五百多人,骑士团死伤十多位骑士。

很快,其他塔车全都发动了攻击。

那些燃烧的陨石不断的落向帝国部队所在的区域。

“加速前进,为骑士打开道路,近战解决掉他们。”安迪下令。

帝国部队发起了更加凶勐的攻击,

那些塔车带来的威胁太大了。

再来几波,安迪估计帝国这边就得要全灭。

服侍瘟疫之神的巫师们命令那些野兽人一边推动塔车后移,一边重新装填。

巨大的车轮,沾满了污秽。

那些塔车毫不在意的碾压着那些簇拥在基座下的野兽人,用他们的鲜血润滑着自己的轮子。

这样的塔车构造极其的落后,没有一点科技的感觉,像是那些落后民族的攻城塔。

和帝国建造的战争引擎,全无相似之处。

没有任何心智正常的人能创造出这种扭曲的科技造物。

带有绿色条纹的铁板从头到脚包裹着塔车。

塔车本身的材料是未加工完成的木材,侧面有许多曾被楔子噼开的木板。

在塔车内部还保留着完整的树干、

那些树木还没有完全的清理干净,腐烂的树叶和树根依旧缠绕在塔车上。

腐烂长满瘤子的树根,错综复杂的缠绕在一起,让人看了就觉得恶心。

塔身都被那些扭曲的木瘤覆盖着,还流出各种恶心的粘稠液体。

树枝像恶毒的爪子般从树干上向上伸出。

粘乎乎的藤蔓将所有东西都捆紧在一起。

像人一样大的钉子从木板上弯曲下来。

朝向前方的三个塔面上还装饰着用黄铜打造而成,看上去臃肿腐烂的三张脸庞,代表着瘟疫之神。

塔车宛若一个巨大的脓肿,每一道缝隙都渗出恶臭的黏液。

巫师们不断操控塔车发动攻击,投石,毒气等等不断地从塔车上发射出来

虚空盾阻挡了一部分攻击,可更多的攻击落在了帝国部队的装甲上。

陶钢被腐蚀,塑钢在燃烧,装甲在腐蚀性的液体下滋滋响的被融化。

坦克在侵蚀中爆炸,变成了无数的碎片。

机甲也在攻击中倒下。

毒气侵蚀了装甲,毒害了里面的驾驶员。

坦克在安迪的命令继续奋力冲锋,付出沉重牺牲来开路。

让骑士们得以接近敌人,用手中的动力长矛刺入塔车之中,将其搅碎。

塔车被破坏,散落的残骸掉落在战场上。

然而,还没等帝国部队松一口气。

更大的危机就席卷而来了。

笼罩着迷雾的巢都推出了更多的塔车。

敌人舍弃了旧日的科技,利用巫术来对抗帝国。

恶魔军团昂首阔步的现身。

它们从凡世之外赶来。成群结队的出现在迷雾中。

带着毒素和瘟疫的迷雾,凝聚成恶魔的形体。

走在最前面的是数不清的纳垢灵,它们手持简陋的武器,发出咯咯哒笑声。

它们永远都在发笑,纵然被炮火撕碎无数同伴,也在咯咯咯的笑。

瘟疫兽群发出沉闷的低吼声,恶心糜烂的身躯上携带着数之不尽的瘟疫,只要被它们划破一道小小的伤口,就会立刻暴毙而亡,被转化为它们的一员。

宛若乌云那般庞大的恶魔苍蝇从污秽的云端飞下,嗡嗡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天空。

咆孝的恶魔引擎里面那些受尽折磨的恶魔晃动着自己庞大的金属血肉身躯,渴望着一场传播瘟疫之神恩典的胜利。

大不净者在恶魔浪潮中鹤立鸡群。

这些庞大臃肿的肉山,晃动着走向敌人。

他们的躯体正骄傲地展览着所有形态的可怕疾病和残疾。

每一个大不净者身上都散发着腐烂的臭味。

在它们布满痘疤的脸上,那双邪恶的眼睛透露出欲望,渴望着将瘟疫之神的恩典赐福给每一个人类。

瘟疫使者们拿起生锈的号角乐鼓等,吹打了起来,那个场景看上去,欢乐极了。

随后,一个被诅咒的身影现身了。

莫塔瑞安亲自参与了这一场战斗,他要夺取潘铎星。

利用潘铎星的特殊性,来污染五百世界,将其拉入纳垢的花园之中。

恶魔原体的出现,对于帝国部队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一台坦克被莫塔瑞安手中的镰刀切开。

速度快到了极致,里面的成员连呼喊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没了。

“立刻向总指挥部汇报,我们遭遇了恶魔原体的打击。”安迪大喊道:“请求帝皇天使的协助。”

说完,她又下达了第二个命令。

“集火,干掉那个恶魔原体。”

莫塔瑞安张开自己的翅膀,目睹着规模庞大的人类帝国部队,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这些蠢货已经忘记被恶魔原体支配的恐惧。

莫塔瑞安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帮他们回忆一下,让他们知道,这个银河是由谁说了算。

基里曼很强,可他依旧只是一个凡人。

他做得再多都是给诸神铺路而已的。

蝼蚁焉知天地之高厚。

今日,他就要拿下潘铎星。

他倒要看看,谁能挡他。

密集的炮火落向莫塔瑞安所在的位置。

爆裂光束,导弹,高能炮弹等等,无穷无尽的攻击,落在莫塔瑞安的附近。

瞬间就将体型高大的恶魔原体给淹没了。

恐怖的火力足以撕碎一切。

然而,莫塔瑞安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

当他从炮火掀起的烟尘中走出来的时候,毫发无伤,就连身上的装甲也没有蹭掉什么颜色。

强大得近乎令人绝望。

“迎接莫塔瑞安的愤怒吧,蠢货们。在我的力量下颤抖,无知的凡人们。从这一刻起,哭泣吧,向你们虚伪的神明祈祷吧。”莫塔瑞安挥动翅膀,腾空而起,随后又如同陨石那般落下,化身为一位可怕的死神,大开杀戒。

骑士机甲被他一击就给粉碎,驾驶员被他挑出来,当着众多帝国部队的面,撕成碎片。

咆孝着撞过去的重型坦克,被他干脆利落的一镰刀就给切开了。

身穿外骨骼,装备着个人护盾的地面步兵,在莫塔瑞安的面前宛若韭菜那样,被齐刷刷收割。

很快,安迪所在的运兵车就被盯上了。

凭借着原体级的智慧和观察力,莫塔瑞安很快发现,自己收割的那些凡人在有意无意的保护安迪所在的运兵车。

他很快意识到,兵团指挥官就在那辆运兵车上。

要是将对方的头颅砍下来,只怕这些凡人必然崩溃。

好期待,这些蠢货那副恨不得三条腿逃跑的样子啊。

他一个跃起,躲过了人类部队对他的又一次集火。

随后,他从高空带着镰刀噼下来,当场就将那运兵车砍成了两半,让那运兵车直接发生了爆炸。

安迪提前跳出来,翻身躲在溢出凹坑里,才躲过了爆炸中飞溅的碎片。

“愚蠢的凡人啊。”莫塔瑞安收起翅膀,落在了对方的旁边,他摩挲着手中的镰刀长柄,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向我跪下,表示臣服,我可以饶你一命。”

“做梦。”安迪一个翻滚,就爬了起来,手中也拿着被激活的动力剑,闪耀的电弧在空气中噼啪作响。

“啧啧,我真是佩服你的勇气,你怎么有勇气在我面前拔出武器的,你不怕死吗?”莫塔瑞安嘲弄说道,“跪下吧,愚蠢的凡人,臣服在伟大的莫塔瑞安的脚下。”

“我也很佩服你这种废物的脸皮,一万年来,都不敢向一位真正的强敌挥剑,只敢欺负那些不如你的凡人。泰拉的那一次,让你走了狗屎运,跑了。你猜一下,今天,你能不能从我的手中跑掉。”

一个莫塔瑞安极其熟悉的声音响起。

让他顿时脸色一黑,想起了某些不太好的事情。

莫塔瑞安顾不上倒地的凡人,顺着声音看过去、

看到凭空出现了一道光芒。

一个此生他都不想再见到的人从光芒中走了出来。

“来了,就滚出来吧,察合台。”莫塔瑞安说出了来者的名讳。

“我以为你把我忘记了。”察合台从光芒中走出,他身穿白色的衣甲,没有佩戴头盔,高耸的发鬓下是一张傲然,狂野的脸庞,双眼中带着对死亡的轻蔑,带着对自由的向往。

安迪注视着这位巨人的到来。

她的脑海闪电般的出现了关于这个巨人的信息。

第五军团之主,白色伤疤的原体,巧高里斯的战鹰,冰蓝天穹之主,迅捷如风的猎手。

安迪张了张嘴巴,却没能说出话来。

第五军团之主的气质稍逊于伟大的帝国摄政,可依旧是银河独一无二的存在。

带有一种天性的狂野。

“你觉得你能战胜我?”莫塔瑞安咆孝道:“不要做梦了,察合台,我已经发生了蜕变。你出现在这里只会是自取其辱。我倒是想想要看看被折断翅膀的战鹰是如何哀鸣的。”

察合台将手放在剑柄上,“你一如既往的令人恶心,莫塔瑞安。”

“我对你也是这样的观感。”莫塔瑞安说道:“万年的时光已经过去了,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你还是如此的愚蠢和固执。放弃吧,基里曼已经掌控了帝国,第五军团已经不存在了,你也没有了位置。”

“那又怎么样,我依旧是帝国的原体,基里曼依旧会为我在泰拉留下位置。而你,说实话,我对这场战斗略 失望,听说你只是瘟疫之神的玩具,泰丰斯才是被瘟疫之神青睐的那一个。”察合台慢条斯理的说道。

莫塔瑞安面色一僵,双眼流露出怒火,可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紧握着手中的镰刀冲向了察合台。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这样的手段你用过一次了,我的心灵已经坚若磐石,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你是我的兄弟,否则我绝不会出现和你交手,只会让无数的战士将你淹没,利用轨道轰炸将你抹去,莫塔瑞安。毕竟领袖只会和领袖动手,我的敌手只能是第五军团之主泰丰斯。可你是我的兄弟,我得要尊重你,所以我下来了,为了你的尊严,为了你的骄傲,和你亲自打一场。这是我们兄弟情谊的表现,莫塔瑞安不要感激我。”察合台面带微笑利用手中的长刀将莫塔瑞安的攻击挡下。

“你在找死。”莫塔瑞安本来就很不喜泰丰斯之前对他的忤逆,现如今又被察合台连续嘲讽,再也没办法像刚才一样压制怒火。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我家系统与众不同去地府做大佬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荒野直播间我在末世当司机我本初唐异侦实录从东京开始当女神跨界刑警
相关推荐
死神之最强剑八海贼的死神系统我的21岁护士姐姐豪门小护士VS狐狸大医生四合院之赤脚医生美漫:我的战锤模拟器针锋相对,傅先生别来无恙游戏诸天:从骨癌开始进化拒嫁豪门:莫少请自重从驿卒开始当皇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