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神诡世界,我有特殊悟性

第147章 “老实人”
上章 目录 下章

神诡世界,我有特殊悟性第147章 “老实人”

白蚂蚁死了,青蚂蚁也差不多要没了,而红蚂蚁要稍好一点,没死,却被俘获了。

这要是放在某类游戏里,战败是要放动画片的。

而像庄稼汉一般的赵观主则收获了一只手。

一整条血淋淋的手臂,很是新鲜。

路上,季缺和赵观主聊起了天。

“观主,如果你当时出手的话,有没有可能留下那人?”季缺问道。

赵观主摇头道:“难说,异物会的人物总是会有些很特别的本事。”

季缺略感诧异,说道:“他少了一只手也这么厉害吗?”

“什么少了一只手?”赵观主有些困惑道。

“他赌输了一只手,应该是最虚弱的时候。”季缺分析道。

赵观主一下子反应过来,懊恼道:“我怎么没想到?可惜了,和邪魔歪道是不该讲什么道理。”

而旁边的林香织一直是战战兢兢的状态。

因为通过赵观主的描述,他觉得那个人就是之前给他们师门熬汤的厨子,把她尸体拖去烧的那个。

一想到之前的经历,林香织就忍不住心肝发颤,脸色苍白。

这是自从离开栖霞观之后,她感觉离仇人大师兄最近的一次。

并且她觉得会越来越近。

老实说她还没准备好。

毕竟如今的她对付一只蚂蚁都有些费劲,而大师兄则可以轻松要了栖霞观上下的性命。

这边有点慌乱,而季缺那边却颇为悠然自然。

说来说去,这都算得上一场凯旋。

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是一边狂奔,一边把白蚂蚁当球踢的经历,让他心情特别舒坦。

他喜欢一脚又一脚踢在那身体上的感觉,就是最后没有门让他来一脚倒挂金钩或者凌空抽射有些可惜。

“不对,我怎么感觉自己有一点点暴力倾向呢?”季缺忽然察觉到了这一点,思索道。

要知道,他一向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从不喜欢打打杀杀,除非倒霉遇到别人真心要想弄他,他才会考虑斩草除根,杀掉对方使坏的全家。

而现在,他竟然以踢人为乐。

不过他很快宽慰自己道:“邪魔歪道,还是吃人的邪魔歪道,不残忍一点对不起因他们而死的正义人士。”

想到这里,他居然觉得自己不残忍也不暴力了,甚至觉得自己今天下手轻了。

最后那一下,即便对方已经扁了,就算没有球门,他也该来一记倒挂金钩的!

可惜,可惜。

季缺走在路上,沉浸于那“踢球”的快感中。

回想起了上一世想当前锋,每次都被安排成后卫的遗憾,今晚也算过了一把瘾了。

因为过了瘾,季缺脸上始终挂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浅浅笑容。

红蚂蚁看在眼里,只觉得这少年真俊啊。

即便她被俘了,两位兄长也差不多刚死在对方手里,可她依旧忍不住这么认为。

在长相这方面,她永远骗不了自己。

于是她只能一边对杀兄仇人恨之入骨,一边觉得对方好俊,貌似可以原谅一点点。

......

季缺这次凯旋,不止成功送信请来了鱼居观的赵观主,还顺手杀死了几只蚂蚁,因为身在局中,顺便赢了异物会一名高手的一条手臂。

这无疑增加了他的信心。

这算是“风神腿”第一次实战,跑起来不仅爽到了自己,还能搞死敌人,可以说效果显着。

同样的,这代表了异物会并非不可战胜。

按照赵观主的话说,那位伙夫一样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谷雨坛主左臂右膀之一。

其实赵观主很早就注意到了异物会在北地的动向,因为他有一名爱徒在进入一片野林后,死得不明不白。

要不是他靠着独门手段找到了爱徒的尸首,他根本不会知道徒弟死因。

因为那片野林平平无奇,这广裘的北地,这种野林可以说有千千万万个,他当时甚至不明白自家徒儿为何会去那片林子。

而后来,在他的细心追查下,他在那里发现了几块古怪的肉。

以他的经验来看,那几块肉像是从人身上剜下来的,上面却长着类似鸟类的羽毛。

于是他花了很大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查,最终在清气司那里的一副卷宗里找到了答桉。

那卷宗里写着异物会的谷雨坛主把栖霞观上下变成不人不鸟怪物的罪行。

而他找到的那几块肉,就是那种鸟人身上的。

由此可见,他的徒弟就是因此而死的。

他怀疑是那几个变成怪物的栖霞观修士,还保留着一些为人时的意识,下意识的想留下线索,让别人去救他们。

他们故意挖下了身上的血肉,随路留下,想引起他人注意。

而他的徒弟恰好发现了异常,结果因此丢了性命。

赵观主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不是清气司那份卷宗,贫道到现在依旧被蒙在鼓里。要知道之前,贫道花了半身积蓄,卷帘楼也没查出太多头绪来。”

季缺和林香织一时欲言又止。

总不能告诉他,那卷宗是他们写匿名信报上去的吧?

不过,季缺对一件事很好奇,想了又想,终究忍不住问道:“敢问道长一个很冒昧的问题,你的半身积蓄大概是多少?”

赵观主挑了挑眉。

他初始听到“冒昧的问题”这个词汇,以为是季缺客气,他没有料到,对方这问题竟真的挺冒昧。

不过他沉默了一下,依旧回答道:“一万两。”

“一万两。”季缺眼睛睁得老大道。

“黄金。”

这两个字从赵观主嘴里说出来时,季缺差点吐血了。

当道士这么赚钱的吗?

他摸着发疼的心口,再次冒昧问道:“敢问道长,你认为那清气司的卷宗值多少?”

“至少七千两。”赵观主没怎么犹豫,回答道。

“如果不是这份卷宗,我都要上卷帘楼那里砸楼了。万幸,至少让我知道仇敌是谁了。”

后面的话,季缺已听得有点模湖了。

他只感觉心痛、肉痛,全身都痛。

他没有料到,自己身为一个良民免费上交的情报,竟然能值这么多银子。

不,是金子!

听到这里,饶是林香织都有些诧异赵观主的付出。

那真是把半身积蓄搭进去了,可见他对那个爱徒有多么重视。

一时间,她忍不住对对方肃然起敬。

这着实算得上一个好师父。

月末时分,正是春意正浓,草长莺飞的时节,雪茗会便在这片春意中开始了。

这种时节品茗观景,同道之间交流心德,宗门之间增进情谊、同气连枝,本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可是这次的雪茗会的气氛却有些沉重。

本来应邀前来的还有清雪阁的琴长老,回草寺的一玉大师两行人,结果他们人都没来。

没来并不是爽约,而是他们在半路失踪了。

要是清雪阁楼的琴长老在年轻时是北地一等一的美人,如今上了岁数依旧风韵犹佳,会中不少人来得很早,除了看在云雪宗和云雪宗的灵茶面子外,恐怕就因为这位琴长老的风采了。

可是如今告诉他们,女神半路失踪了,而最大的可能是被人劫了。

而罪魁祸首极有可能就是传闻中的异物会。

很显然,这是一件让人脸色发绿的事情。

可同样的,也是一件挺可怕的事情。

因为琴长老据说在十年前就是四境神念境巅峰,离五境本命境只差一步之遥,和她同行的还有一位四境长老,结果就这样消失了。

而在场的人,并没有几人比琴长老强。

这是异物会的示警,还是挑衅?

异物会的事他们之前就听说了,清气司也向部分北地宗门求过援,大多数是不想趟这趟浑水。

而如今这雪茗会上发生这样的事情,有琴长老的爱慕者怒发冲冠要为红颜的,当然更多的人心头则是忐忑和不安。

北地广裘,不少宗门关系虽好,可是位置却并不近,如果被异物会针对的话,恐怕会很难受。

对此人们议论纷纷,神色凝重,连罕见的灵茶一时都不香了。

有的甚至暗自埋怨起了云雪宗,总觉得此事是被云雪宗拖下了水,已想找个机会划清关系离开。

异物会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而此刻,季缺身为执勤的门房,听见里面的议论声,问了罗老头儿一个问题。

“他们讨论了这么久,为什么没人讨论那位一玉大师?一玉大师境界一般吗?”

罗老头儿摇头,说道:“一玉大师出名挺早,修为恐不在琴长老之下。”

“那同为消失的人,为何大家都讨论琴长老,没人说一玉大师呢?难道是他人缘不好?”季缺思索道。

罗老头儿摇头,说道:“一玉大师慈悲为怀挺出名的,一身怒目金刚的降魔本事也很扎实,敬仰他的人不少。”

季缺再次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罗老头儿叹了口气,说道:“可能是因为大师人老了,又不是女人,长得也很一般。”

听到这个答桉后,季缺一时竟然无言以对,只感到有点气冷抖。

作为这场盛会的东家,薛长老几番想提升士气,组成联盟,可每次都很难如愿。

因为她辈分虽不差,实力也行,可和在场的人相比,都算是平辈,大家又有些恐惧异物会,所以一时间很难统一意见。

说句实话,她的号召力恐怕还不如消失的琴长老。

薛长老来不及气冷抖,她只感到情况有些不妙。

这次异物会的打击可以算是精准,她想象中大家同仇敌忾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多少,反而让更多人出现了畏惧。

这种时候,她只能期待降魔尊者陈老实这种人来撮合这一切了。

对方无论实力和辈分是要高上他们一档,又是降魔楼这种不再宗门中的人,不容易生出私心,反而更容易负重。

可惜的是,那位尊者并没有回信。

到了傍晚,有的修士已明确表示代表不了宗门,需要请示上面,一副不冷不热的姿态,让薛长老等人非常恼火。

他们讨论了一下午,喝了这么多灵茶,唯有几个琴长老最为忠诚的爱慕者对异物会同仇敌忾。

之前因为琴长老的关系,几人互相不对付多年,没想到因为琴长老被劫后,第一次这般情如同袍。

有两个脾气相对暴躁,见不得女神受苦的,甚至已大骂在场的人“懦夫!缩头乌龟!”,又惹得新的“老狗!”,“想当姘头!”这类对骂。

这种情况是不利的,因为这样吵下去,迟早会散伙。

薛长老最终没忍住,勐拍了一下桌子,说道:“你们是嫌死得不够快是吧?”

众人看着她,她也看着众人。

“到了这个地步,我薛某也不藏着掖着了,本宗宗主,在下的师兄陈寒石并没有闭关,而是死了。”

此语一出,本来喧闹的茶会一下子变得安静无比。

陈寒石死了的事一直没有传出来,即便云雪宗的几位供奉都不知道,如今说出来,可以说有些吓人。

“是的,本宗前不久,副宗主李雨霖师姐刚走,而陈寒石师兄紧随其后,没有其他原因,就是因为异物会。”

说到这里,薛长老眼睛都红了。

“宗主、副宗主全部被杀,惨不惨?这就是异物会。”

“据我所知,李雨霖师姐是想和异物会求和的,陈寒石师兄当时一直没有表态,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两人在近乎同一天死了,身体是被什么东西从中咬开的,只剩下了半截。”

xiaoshutingapp.com

“也许,是他们惹得异物会一个不悦,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

“面对这样一个没有任何预兆就杀人的组织,再他们想搞风搞雨的时候,各位想置身事外?相信我,迟早的事。我家师兄和师姐就在下面等着我们。”

薛长老的讲述,着实让场间躁动的氛围冷静了下来。

他们开始思索,如果不参与其中,真的能够置身事外?

千百年前的异物之祸,可是不分什么寻常百姓和修士宗门的,对于整个人族都近乎是灭族之灾。

而就在薛长老自爆消息镇住场子的时候,降魔尊者陈老实的消息来了。

只不过他消息不是给大会上的人的,而是给季缺一个人的。

他派人告诉了季缺一个地方,要季缺赶去。

是的,陈老实告诉季缺,他要去偷家了。

偷异物会的家。

在异物会的谷雨坛主将注意力放在这场联盟茗会上时,陈老实准备给异物会一个惊喜。

陈老实是老实,可是偶尔是很擅长当老阴比的。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去地府做大佬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我本初唐从东京开始当女神跨界刑警我家系统与众不同荒野直播间我在末世当司机异侦实录
相关推荐
未生御兽:我能提取愉悦值一人干翻神诡世界神诡世界,一刀劈开生死路神诡世界,我被女儿上交镇魔司请公子斩妖这个海贼背靠正义大王饶命之我能收集正面情绪值重生1992轮回乐园:遍地是马甲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