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酒剑四方

第八百四十六章 剑气剑术两占魁
上章 目录 下章

酒剑四方第八百四十六章 剑气剑术两占魁

次日云仲上山,临走到那座五十窟前,堪堪停住脚步,在越发难以为继的风雪里向第五十窟中张望。

但凡是位用剑的好手,大概亲眼见过这位同城中铁匠铺老汉模样相同的老者用剑,多半心念不坚者,皆是要生出终生难越此山的心绪,自己腰间剑与老者掌中剑相比,惨不忍睹,难以估量揣测,二者之间鸿沟几许深长,怎能生出继续练剑无妨的念头,大多皆是觉得此生无望将剑练到老者这等地步,任云仲心念再坚,几场输下来,照旧是觉得比当初同那独臂剑客过招时,还要艰难无数,生怕自己也着了道,故而许久都是不再前去上门讨教。

此时年关方过,不论是同叶翟几位好友饮酒,还是先前同四君拜年,心头潮波略平,自恃能有同老者比剑而不觉心境遇损,所以今日停步,拎着那柄剑形愈发分明的铁尺,慢行到五十窟外,朝正坐到洞窟边处的老汉作揖。

“年轻时就觉得比试前需作揖行礼自报家门很是麻烦且无趣,要是真想分出个剑术高下,理应干脆些将比试当成生死相搏,恨不得将眼前人一剑削去天灵,如此一来就当然不需要作揖行礼。要只是想印证些招法路数,清汤寡水对过两招,还不够礼数繁琐,也无需作揖行礼,所以何苦给自己添麻烦,不如两两点头旋即拔剑相对,才算是干脆。”

坐在洞窟门口的老汉远远望见云仲,后者提起柄铁尺,走得随意散漫,怎么都不像是剑客,但老者目露和善,等到云仲走上前来,才继续说道:“练剑练了太多年,荒废人情往来,更是无有家业,所以就越不善言辞,不愿拘泥礼数,只要是老夫这口剑瞬息拔地而起,能把这片双鱼玉境万万云朵震得扑簌簌乱颤,山君大猿尽以为天降大难,故仓皇而逃,我便觉得有十成爽快满足,至于其他,关老夫这个剑客屁事,世上兴亡恩怨无休,千百年前如此,千百年后换过一身皮,照旧如此,同我没分毫干系。”

云仲默默无语,试探走入洞窟里头,登时觉出寒意刺骨走筋,眼见老者无举动,就自行落座,看过眼桌案上沸腾茶水。

云仲一直都相当好奇,这模样和城里铁匠铺老头一摸一样,剑术却如高山难望其顶的老人究竟是何来头,虽是私下自行思索过几回,但总也觉得有许多古怪之处难以说通,而今难得同老者坐起攀谈,听闻这话心头微动,试探接话,“若是双鱼玉境溃灭,于世间除名,前辈心头仍无丁点异动?”

老者平淡看过云仲一眼,竟然当真是点头。

与云仲所想不同,老者出奇平静,只是捧热茶缓缓说起,言说双鱼玉境初立时,自己同城中铁匠铺里那个相当不靠谱的铺主,皆晓得这座双鱼玉境,是世上极少没有道理的地方,所谓没道理,即是因那位开立此界的古时大才,不曾凭双鱼玉境抬升自身修为,更不曾凭双鱼玉境种种神妙对付诸敌,开辟此地,全然不曾惠及自身,反倒只欲令后来人在其中追己所求,悟道修行,乃至过后无穷年月,亦不曾前来双鱼玉境当中,而是任由双鱼玉境之主数度更迭,再不显踪迹。耗费极重的心力与天材地宝,连同修行道人最为看重的年岁,开辟双鱼玉境后却从未动用,未曾求得分毫好处。

“古来未有亘古长存四字,往往世间总有人鼓吹,琼楼玉宇可抵地龙翻身,城关万里能久存人间,不过虚言而已,修行之人寿数虽久过常人,但可曾听闻过有人胆敢妄言与天齐寿,双鱼玉境即使的确是高人开辟,存世之久,连那位开辟双鱼玉境的初代之主,都大抵仙去,何况是双鱼玉境,早晚有一日连双鱼玉境都是溃灭,世间常理,何苦在意。”

“起初想通此事,愁绪愈繁,铁匠铺里那位倒是得过且过,不曾有半分忧愁困苦,不过老夫如今却也是放下心来,双鱼玉境既可代代而传,溃灭与否,已然可称为小事,无论得其传之人是善是恶,终究能传将下去,便是好事。”

没留与云仲思索的空隙,老者将立在寒潭之侧那柄平平无奇的佩剑抓起,横在当胸,不曾行礼也不曾自报家门,只是朝云仲略一点头,云仲同样将铁尺横前,朝老者看去,冲天剑气,圆润剑招,当即呼啸寒潭。

山崖之上站着位独臂剑客,很有几分苦恼,原是近几日以来,剑客在山间晃悠,逮住过不少野兔,甚至还有头几十斤野鹿,尽数都填进了剑客的肚里,倒是得了几日饱足,可惜好像当真是惊扰了山中走兽,已然有接连数日颗粒无收,哪怕是回想起当年做过的捕网陷阱,手艺也愈发精湛,怎奈山上积雪奇多,找寻不来甚像样饵食,哪里还有乐意上钩死于贪食的,于是挨饿了几日的剑客靠着树干,时常扑簌簌落下的雪降到脸上。

冬时肚内无油水,难呐。

剑客觉得浑身上下,似乎找寻不出什么暖和地界,尤其手冻得微僵,麻痒滋味极重,迫不得已瞅见四下无人,将手伸入腰间,这才舒舒服服长出口气,盘算着将不远处枝头上无辜鸟雀打落,肉虽不多,起码能嘬嘬骨头,暂且顶个半饱,所以那无辜鸟雀叫声听到耳中,怎么都有些幸灾乐祸。

山上很快就有人影穿过层层雪来,起初像是枚很是突兀的白点,等到剑客再度凝神望去,才发觉是一位拎着食盒的年轻人,径直走到眼前,好生打量了打量坐在树下,手还未来得及从腰间抽出的剑客,扯起荒唐笑意,“都快冻瓷实了还有这等雅兴,厉害。”

来人是一袭白衣的云仲,手头拎的食盒当中倒是有酒有肉,所以饿了许多天的剑客也顾不上云仲这番戏弄言语,毫不客气,拽过食盒近乎手脚并用挪开食盒盖,一口酒一口肉,狼吞虎咽。

独臂剑客连饮酒吃肉,都只得凭仅存的左臂,瞧着便很是不自在,旁人是两手并用,而独臂剑客萧锡虽腹中饥渴,却只能一样样递到自己嘴边,所以很是磨蹭,分明狼吞虎咽,可还是耗费了近乎一炷香,才拍拍小腹,舒舒服服躺倒在树干旁,还不忘拎起酒壶向口中倒上点酒水,脸色当即红润,褪去本来惨白。但就是这么个吃饭都不甚利索,穿衣大概也要相当别扭的独臂剑客,想当初那一手高明剑术,令云仲吃亏吃得险些撑着。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好容易走出山,就为了来此地忍饥受冻?怎么不去暖和地界等着,开春再外出转悠多好,受这份罪作甚。”云仲也不觉冷,就地坐在雪堆里,斜睨了眼吃饱喝足,可迟迟没动静的萧锡,很是有些摸不着这人的行事路数,散漫不经荒唐随性,倒也不觉得惹人厌烦。

萧锡没吭声,把酒水喝空,并不尽兴,很是失落看向手头酒壶,暗暗叹口气。

“怎么不多带些来,要是带得多些,往后就有说服我的理由。”

云仲皱眉。

“知道天冷,可怎还给冻傻了呢。”

“你当初跟我说,有的事还是忘却最好,大概就是你云仲从到此地说过最明白的一句话,倒不是刻意奉承,但这话的的确确让我记到了如今,才发现说得着实不差,有些事还是想不起来最好,真要是像眼下这样如数记起,反而觉得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树梢鸟鸣戛然而止,萧锡抱起剑来,瞅过眼身首异处的两只鸟,很是不屑说过句聒噪。

可能在山里坐久了,久到自己都已然忘却当年是个什么样的人,萧锡反而很是觉得快活无忧,如今从那老者处走过几趟,从寒潭底下捡回性命,两两合一,却很是有些感叹,什么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剑尖距云仲咽喉不过两寸,云仲才站起身来退后两步,从背后拽出那柄铁尺,神情黯然。

山脚下那个老者说,双鱼玉境神妙非常,云仲不过是神魂来游,算不得真身在此,除却四君与历代双鱼玉境之主外,唯有萧锡能够完满走出这座双鱼玉境,来头不比旁人小,只是当初未曾踏足修行过深,如今更是将身魂一分为二,要寻回原来境界,几乎已是痴人说梦,但寻回前尘旧事,还不算难事。

坐镇第一窟的独臂剑客,已是今非昔比,假以时日,必可上山巅。

许多年前世上江湖有位堪称恶贯满盈的剑客,死到剑客手里的无辜百姓,就已不计其数,而这位剑客从来也不曾为求财,亦不是为修行,抬手杀人从来没什么道理,就像寻常人吃饭饮水,十足自然。

人间从来不缺这等人,但就是这么一位恶人,山脚下的老者却说,如果日后江湖会走出个剑术剑气两两皆占魁首的修行人,这人不会是云仲,而会是萧锡。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荒野直播间我家系统与众不同异侦实录从东京开始当女神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跨界刑警我在末世当司机去地府做大佬我本初唐
相关推荐
时空法则万界大佬都是我徒弟宋士桃源小神医异能仙王传谜影梦蝶旁门诡事边月满西山都市之转生圣帝帝尊在都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