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大师兄是魔门典狱长

第235章 你要我跪下给你磕一个吗?
上章 目录 下章

大师兄是魔门典狱长第235章 你要我跪下给你磕一个吗?

哎幼,我真是谢谢你啦!

看着手上这面镇魂幡,苏畅打心眼里感谢提供关键信息的语话天,还有站出来跳脸的土行老鬼。

外加他们的祖宗共计三十六辈。

这下省钱了。

有一说一,希子姐的任务,经常会刷出很多乍一看没什么用的东西。

但却总能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就比如现在。

而且说起来她是有自我意识的系统哎……这让苏畅不禁好奇,这些宝贝都是她从哪里掏出来的?

是*啦A梦那种?

不好说,回头问问。

但是见到他掏出了镇魂幡,土行老鬼的脸上顿时写满了恐惧。

“你你你……你怎么就真有这东西?!”

老家伙蚌埠住了,近乎嘶吼般的质问道。

这也太巧合了吧?!

不对劲!

他这门邪道秘法来自于四千年前的旧历时代。

那时候仙魔两道打得不可开交,倒是没什么精力顾及邪修这边,导致那个年代的邪修发展的很好,左一处右一处搞了不少事情。

但也不是没有专注斩杀邪修的宗门,无论是仙门还是魔道都有。

面对日渐猖獗的邪修们,他们摈弃前嫌,以灭杀邪修为己任,建立了一个松散的联盟。

史有记载,名曰南斗六星!

而渡魂宗便是其中之一,宗主洛林真人更是其中急先锋。

为了克制这门噬魂化尸法,甚至不惜以自身的精元为代价,制造出了镇魂幡这么一个特化型灵器!

这东西没有别的作用。

唯独专破有悖天理人伦的化尸噬魂身!

只不过渡魂宗却也因此元气大伤,最终还是消失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

包括南斗六星这个组织,随着仙魔大战结束,新历换旧历之后也一并销声匿迹,从大联盟变成了晓组织,啊不,小组织。

所以。

你从哪个犄角旮旯把这件失传已久的宝物弄到手的?

土行老鬼感觉自己受到了针对,看向苏畅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怨毒。

按道理说,世人只知自己修行土遁搬山之术,没有道理会知道自己还掌握着另外一门邪法!

毕竟在进入龙神遗址之前,他压根也没修行过噬血化尸法啊!

所以怎么就会有个人,不显山不露水却是整场之中的最高战力,还偏偏带着专门克制自己的法宝登场?

这没道理的!

可这一切太过巧合,实在由不得他不多想。

“你……南斗六星的人?”

“嗯?”

苏畅闻言很好奇。

南斗六星?

那是个啥?

游戏里似乎也没有提过……老东西你说什么呢?

死到临头就开始胡说八道是吧?

“不要胡乱脑补了,到最后除了骗骗自己之外你什么都干不了。”

思忖片刻他还是决定否认,谁知道着什么南斗六星是好是坏呢,帽子不能随便扣!

“你不是?不可能!”

然而他的劝阻之语没有起到丝毫效果,土行老鬼闻言叫嚷的声音更大了,“如果不是,你手上的镇魂幡怎么来的?!”

“又为什么偏偏带到了秘境里来,不就是为了专破我的化尸噬魂身?”

“肯定是南斗六星里的天机星提前测算到了这一切,所以才这样的,对不对?对不对?!”

“别想否认了,你就是!”

“只是不知道你是其中那颗星宿,天梁天府?还是七杀?”

南斗六星来自于不同的宗门组织,由于阵营不同的原因,大家索性就以星宿作为代号,省的叫真名显得膈应。

而其中的天机星便是精通观星测算之道的人物,算是团队里的风险管控师,走一算三,根据情报分析利害。

至于其他几位星宿也是各有分工。

土行老鬼越说越激动,语气也是愈发的言之凿凿。

人是这样的,如果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总是会想办法找理由让其变得合理,好歹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但畅子哥则是越听越懵。

这咋越说越有鼻子有眼了呢?

这东西就是狗系统给我,让我装逼的啦,哪里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不过他也没想解释。

你说是就是吧,你都已经表现得像一个癌症晚期了,那我只能选择顺从你。

对吧?

“好!好啊!”

老家伙见他不语,只当他默认了,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变成了决绝,“没想到还是棋差一招!”

话音未落,他周身的气韵便开始变得狂乱,朝着苏畅暴起而来!

是南斗六星又如何?

难不成还要自己束手就擒不成?

绝不!

在秘境中被折磨了上百年,他绝对不会就这么放弃!

他也不想着告饶什么的,因为没有用。

这招面对一般人没准能起效果。

但是南斗六星这个组织本就以斩杀邪修为己任,成员之间也都是立了道誓的,绝对不会因为他几句漂亮话就罢手!

唯有死战!

哪怕只有百分之零点零一的机会,他都不会错过!

不得不说,歪七扭八的晋升了神道境,土行老鬼的实力不可谓不强。

但是在苏畅催动起镇魂幡的那一刹那,他的努力都变成了徒劳。

随着小旗荡漾开阵阵光晕,老家伙只感觉自己的躯壳连带着神魂都像是遇到了火焰的坚冰,开始不受控制的融化殆尽!

小书亭

那样子看上去诡异急了。

就好像有什么东XZ在他的皮下,此时此刻感知到了危险开始不断蠕动外冲,想要冲破这具皮囊逃出去一般。

属实是有点掉san,不做赘述。

“我不甘心啊!”

生命的最后一刻,土行老鬼发出了悲鸣。

“那句话怎么说的?多行不义必自毙?”

苏畅强忍着不适,任由镇魂幡将土行老鬼融解来开。

这老家伙又不是什么好鸟,最多可以给一个“悲剧的”前缀。

悲剧的坏怂不需要同情,光是刨人祖坟就已经够死一百回了,更不要说他还是邪修。

之前在拂柳城和浮舟古城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识到了这些人的丧心病狂。

不死不足以平民愤!

不多时,土行老鬼就彻底化作了一滩水液,死的不能再死。

确认已经消灭了土行老鬼这个最大敌人,苏畅收回灵力,轻轻松了口气。

而他手中的镇魂幡也失去了光泽,道道裂痕蔓延开来,看样子也废了。

虽然是昔日大能以生命炼化而成的法宝。

但毕竟被时光冲刷了太久,能用一次都算极限了。

回家摆在桌子上做个装饰吧。

做完这一切,他才把目光投向了在场的幸存者。

其实也没死谁,就死了一个刘承烨。

当然了,如果算上他的倒霉弟弟,那就是俩。

好兄弟嘛,手拉手一起洗掉也合情合理。

不过他们的状态也不怎么好。

龙虎禅师先前和土行老鬼对过招,现在都是负伤状态,闹不好还要折损根基。

至于一直在一旁ob的语话天也有被波及到,目前处于极度的震惊状态,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

唯一没受到什么影响的就是云澄凝了,有沧月法衣护着在前,苏畅留手在后,她除了同样讶异之外,整个人好的不能在好。

要么说听话的孩子有糖吃呢。

“那个,我们是不是该继续讨论一下,这龙血的分配问题了?”

苏畅眨眨眼,看向他们问道。

“……阁下道法精妙,救了我等性命,龙血自然要归阁下所有。”

语话天率先反应过来,连连拱手表态。

刘承烨死了,龙血对他来说没什么用。

这东西也算是龙族特化的强化道具了,若是一般人用了也不会有太好的效果,最多就是淬炼一下身躯,强化一下神魂。

比起争抢还是如何,他现在最应该考虑的问题,还是回到中域之后该怎么和大武解释。

有一说一,他很倒霉。

跟着两位皇子出门,他基本担任的就是护卫这一职务。

现在俩都死了,不定多少麻烦事等着他呢。

好在他背后还有鸿鹄书院,要不然真得考虑提桶跑路了。

“……看来此物与我禅宗无缘,就由二位施主拿去吧。”

龙虎禅师也没意见,顺着语话天的话说了下去。

这不是无缘不无缘的问题。

一方面被人家救了命,这要是还计较那就太不是人了。

而且就算有心争夺,你是不是也得考虑下自己能不能打过?

唉。

“真的?”

渡过一劫,苏畅有心调侃几句,“如果诸位还有别的想法尽管说,我这人很随和的,拿出来讨论讨论就好,绝对不是强求。”

“不强求,不强求。”

语话天三人连连摆手,表示我们都是发自内心的自愿!

吼吼。

给我装到啦。

见到这一幕苏畅还是有点暗爽的,不得不说装逼真的会上瘾。

不过点到为止就好,再多也显得不礼貌。

“既是如此,那在下也不强求?”

他不再理会这些人,而是转身看向了暗灵龙神,“我等已有定夺,想来龙神前辈可以将龙血交给我们了?”

“……可以。”

乐子龙虽然只是一道残魂,但好歹也是从一位上仙身上分离而出的,面对这样的场面倒也端的住。

他脸上的表情甚至是遗憾,刚才的大戏看的过瘾,只可惜瓜子吃的太快。

只见他伸手一挥,那口鼎中的龙血便升腾而起,于空中不断凝结,最终化为了指甲盖大小的一滴。

苏畅见状一喜,取出一个玉瓶,打算将其收纳起来。

但就在这时,暗灵龙神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一般,手势回收,将龙血拿了回去。

“这又是?”

苏畅眉头一皱,你不是还要赖账吧?

不会再有第四条龙来抢东西了!你特么的!

“给你当然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说说看。”

“自从进入这方秘境,你这小子就一直是藏头露尾的易容模样。”

暗灵龙神冷哼一声,“至少也露个真面目,让本神瞧瞧你到底是谁。”

这回来西域,畅子哥没和上次在南域一样精致易容。

一般人瞒得过去,但却逃不过暗灵龙神的眼睛。

“哦?”

语话天和龙虎禅师二人闻言也好奇了,这家伙是伪装?

那他到底是谁?

人们总是八卦的,他们仨也被挑起了兴趣。

龙血我们不抢了,但是好歹让我们知道知道你是谁呗?

啊这……

苏畅没想到居然是这件事情。

暴露身份?

这好么?这不好。

虽然这个伪装也不是没人知道,但齐风和徐景峰那都是自己人。

但眼前这仨货可不是,加上自己现在和云澄凝一道,这让他不免有所顾忌。

“……真容假面又有什么呢?我更倾向于当一个做好事不留名的人。”

他尝试说服几人,“如果真愿意的话,叫我一声百特曼。”

“不行!本神必须知道你是谁!”

暗灵龙神倒是不依不饶,“我总不能把自己的传承不明不白的交给别人!”

“不看不行?”

“绝对不行!让我看看!不然我就不给!”

苏畅无语住了。

谁能想到一方上仙是这个德行?

活像是商场里爸爸不给买玩具就又哭又闹躺地上撒泼打滚的小朋友。

“行吧行吧。”

看了看柳希给出的选项,似乎亮相也没什么问题。

所以一番纠结之后,他便褪去了伪装,露出了本来的气息和面目。

“你是……”

“无极魔体,苏畅?!”

龙虎禅师和语话天不由惊呼出声。

我滴鬼鬼,怎么会是你啊?!

这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先前在外面的时候,大家其实还讨论呢,说是天极宗这次怎么只派了徐景峰来什么什么的。

没想到大的藏在这里了!

不过你怎么和灵宗圣女在一起?

灵宗和天极宗暗通款曲的传闻,这算是坐实了?

而且说实话,能够灭杀土行老鬼这个神道境。

虽然借助了些许外力,但刚才老家伙似乎也说了,他也是神道?

三十岁不到二十五出头,你小子神道境?!

假的吧?

放眼整个长陵界,新历旧历都没有你这个速度的!

嘶~~~~

三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让原本寒冷的龙神殿雪上加霜。

“苏畅?看样子你似乎在外面很出名?”

暗灵龙神不知道这背后的事情,但是光看这些孬货的反应就知道他应该不简单。

但他倒是无所谓。

他就是单纯想知道知道这小子到底是谁而已。

再厉害又能如何?比得过我飞升上界的龙神真仙?

难不成还要让我下跪给你磕一个不成?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稍稍审视感知了一下苏畅身上的气息。

这一感知不得了。

只见他顿时眉头紧锁,然后瞬间又从王座上跳了起来。

然后就是一个滑跪,噗通一下跪倒在了苏畅面前。

“魔尊大人在上,请受小龙一拜!”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跨界刑警我家系统与众不同去地府做大佬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异侦实录从东京开始当女神荒野直播间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我在末世当司机我本初唐
相关推荐
篡命铜钱命运天盘跨界演员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魔门大玩家魔门武圣星际修真的日常全金属躯壳镜面管理局修真大工业时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