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网购买到假货,反手加购一百万!

第249章 调解失败:一个进医院,一个进局子(8千字求订阅)
上章 目录 下章

网购买到假货,反手加购一百万!第249章 调解失败:一个进医院,一个进局子(8千字求订阅)

听到这话,姜晨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怪异。

这口吻,这语气,似曾相识啊。

如果没记错的话,之前似乎有个人打来电话,就是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来着。

想到这里,姜晨询问道:“请问你女儿是?”

“我叫林宏图,我女儿叫林美嘉,就是被你告上法庭的众多被告之一!”

林宏图双手按着桌面,身体微微前倾,以一种非常具有压迫感的姿态盯着姜晨:

“她今年才二十四岁,正是花一般的年纪!”

“你知道这对我女儿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如果真的坐了牢,这辈子就毁了!”

“姜晨,你开个价吧,多少钱才肯放过我女儿!”

姜晨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对方这话让他很不舒服。

一上来就拿钱说事儿就算了,关键他这话里话外还传递出另一个意思,好像在整个事情里,林美嘉是无辜的受害者,而姜晨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事情不是这么个事情,理也不是这么个理!

想到这里,姜晨看着林宏图沉声说道:

“林先生是吧,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

“不是我不放过你女儿,是你女儿网暴我在先。”

“我只是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已。”

“在整个事件当中,我才是被害人,你女儿是施暴者,请不要搞混了。”

“你说这么多,不就是想多要点钱吗?”

林宏图满脸的不耐烦,催促道:“行了你也别废话了,直接给我个数字,我现场给你转账,完了你去撤诉,就这么简单。”

“林先生,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钱来解决的。”

姜晨缓缓摇头。

林宏图嗤笑一声,“如果有什么事情是钱解决不了的,那只能说明钱不够多!”

“你要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没必要谈下去了,请离开吧。”

姜晨黑着脸,直接下了逐客令。

钱这玩意儿是好东西啊,全世界能说出“我对钱没有兴趣”的也就只有那么一位。

姜晨自然也是爱钱的。

但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喜欢钱,但不喜欢被人用钱来收买甚至是侮辱!

而且林宏图一上来就表现出一副,老子有的是钱,没什么事儿是钱摆不平的架势,也让姜晨非常不爽。

见他油盐不进,林宏图眉头拧在了一起。

他曾经遇到过无数人,也经历过无数麻烦事儿,最后都靠着钱解决了。

但姜晨的态度,却让林宏图意识到,自己女儿这件事,似乎真不是钱能解决的。

可对方既然不要钱,那他们这么兴师动众的是图什么呢?

听说一次性起诉了两三千人。

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而就在林宏图内心复杂的时候,旁边的秦韵却是突然发飙,冲着姜晨大声吼叫起来:

“我女儿才二十四岁,跟你又无冤无仇,你就非要毁了她才罢休吗?”

“我们家有的是钱,想要多少钱我满足你。”

“我们已经很有诚意了,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姜晨瞥了她一眼,语气平稳的说道:“如果你们能够心平气和的,态度诚恳的跟我道个歉,撤桉不是没可能。”

“但现在这样……”

“抱歉,你们从哪儿来的,还是回哪儿去吧。”

“不就是骂了你两句吗,你一个大男人,至于斤斤计较抓着不放?”

秦韵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姜白的鼻子喊道:

“我女儿可是名牌大学毕业,未来的人生一片光明,就因为你,现在她都被警方抓走调查了。”

“她才二十四岁,才二十四岁啊!”

“你非要毁了她才甘心吗?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啊!

???”

无数口水从那厚嘴唇子里喷射而出,做着抛物线运动。

姜晨连忙抽椅子后撤,躲避这覆盖式的口水攻击。

后面,一直看戏的姜白身体前倾,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晨晨,别跟他们废话了,下一个吧。”

“嗯。”

姜晨点点头,冷冷的说道:“听到了吗?从哪儿来的你们回哪儿去吧。”

林宏图目光一沉,问道:“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商量?你们一个刚上来就用钱来砸我,另一个对着我破口大骂,你们这是商量?”

听到这话,林宏图深吸一口气,嘴角抽搐了两下。

额头上青筋跳动。

看得出来,他在拼命地压制内心的怒火。

林宏图本以为这件事情只要肯花钱,就能轻松解决。

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处事风格。

在以前可以说无往而不利。

然而这次却完全不奏效了。

他内心又急又怒。

就在此时。

秦韵勐地一砸桌子,急头白脸的吼道:“你踏马有病吧!”

“钱你也不要,那你这么做到底是图啥呢?我女儿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害她!”

陈梦喆连忙劝道:“秦女士,请冷静一点,这样子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冷静?我女儿都要坐牢了,你叫我怎么冷静!”

秦韵狠狠瞪了陈梦喆一眼,继续冲着姜晨大吼:

“她不就是骂了你两句吗,我们都愿意赔钱了你就不能放过她?”

“她坐牢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秦韵现在都快气死了。

自己女儿只是在网上骂了对方两句,就这么屁大点事儿,一个大男人居然都揪着不放,非要起诉。

这不是纯纯有病么?

如果骂一句就要坐牢,监狱早就被挤爆了好吗?

说完,秦韵从包里拿出几捆鲜红的钞票,一甩手,扔到姜晨怀里。

“这里有五万,拿了钱赶紧撤诉!”

秦韵这套丝滑的动作,彻底激怒了姜晨。

他把钱扔了回去,冷冷的说道:“收起你的臭钱,这世上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用钱解决的。”

“还是嫌钱少呗?”

秦韵嗤笑一声说道:“你们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这样吧,给我个账号,我再给你转五万,一共十万,你两年都不一定能挣这么多,知足吧!”

姜白看不下去了,直接站起身走上前,做了个“请”的手势:“多说无益,请离开吧,你们这个态度,我们是不可能跟你们调解的。”

“唉……”

见状,林宏图长叹一声,无奈摇头。

便准备先离开,再想其他办法。

然而就在此时。

“你手往哪儿摸呢!耍流氓是吧?”

秦韵突然声音尖利的大喊了一声。

这一嗓子,让姜白都愣住了。

他完全没有碰到秦韵啊,这老嫂子是怎么就突然应激了呢?

“怎么了老婆?”林宏图皱眉问道。

秦韵指着姜白大声嚷嚷着:“这个流氓刚才摸我屁股!”

“哎你别瞎说啊,我都没碰到你。”姜白连忙解释。

“你不止摸了,你还捏了一下,臭不要脸你!”

秦韵情绪异常激动,满脸的悲愤,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姜白刚想说这房间里有监控。

结果还没等他开口呢,就听到耳畔宛如惊雷炸响。

“我草你**的!”

已经年近五旬的林宏图,这一刻仿佛梦回十八,回到了那个年少轻狂的年纪。

他爆吼一声,紧紧攥着拳头,冲着姜白的脸便砸了过去。

虽然林宏图跟秦韵已经没多少爱情,甚至对这个渐渐人老珠黄的糟糠之妻生出了几分厌恶。

但不管怎么样,身为一个男人,老婆在自己身边被人非礼,他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所以林宏图爆发了。

冲冠一怒为红颜。

但他显然低估了姜白,也高估了自己。

以姜白现在的体质,别说林宏图一把年纪,身体素质下滑严重,哪怕他就真的是十八岁的巅峰状态,想伤到姜白也绝非易事。

只见姜白深吸一口气,腰腹发力,上半身勐地向后躲了一下。

轻松躲过这一拳。

要知道,林宏图这一拳那是没有半点保留的,用出了全力。

结果却打了个空,身体顿时便失去平衡,扭了一下。

后果可想而知。

只听一道清脆的嘎嘣声传来。

林宏图以一种极为扭曲的姿态,重重的砸在地上。

这还不算完。

在摔倒的时候,他本能去抓桌子,结果桌子没抓到,却抓到了桌布。

伴随着一阵“叮呤咣啷”的声音。

桌子上的茶壶茶杯全都被桌布裹挟着摔了下去。

一股脑,砸在了他身上。

“哎呀!”

“啊!

!”

林宏图惨叫起来。

也就是茶壶里的水不热了,不然他这惨叫的声音,至少得再提高几十分贝。

“老林!”

秦韵吓了一跳,连忙俯身查看。

陈梦喆也赶紧帮着把林宏图身上的东西拿开,接着去搀扶他。

“嘶!”

林宏图刚动了一下,顿时龇牙咧嘴的倒吸一口凉气,喊道:“别,别动,扭到腰了。”

“哎呀你没事儿吧,用不用帮忙打120啊?”姜白露出一副非常担心的表情,伸长脖子瞅了两眼,差点就笑出了声。

“不用你管!”

秦韵狠狠瞪了他一眼。

“哎,好嘞。”

姜白坐了回去。

秦韵看了看憋笑的姜白,又看了看额头上冷汗直冒的林宏图,心情非常复杂。

她本来是想通过“非礼”这件事作为筹码,逼迫姜晨撤诉,没想到林宏图却上头了。

不过……既然事已至此,那就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想到这里,秦韵站起来,冲着姜晨道:“你也不想你哥因为非礼耍流氓进去吧?我劝你最好赶紧撤诉,不然我就报警了。”

“那你报吧。”姜晨双臂抱胸,澹澹的说道。

“啊?”

秦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姜晨讥讽一笑。

刚才发生的一幕,他这个角度看得清清楚楚,姜白根本没有碰到秦韵身体任何部位。

自然谈不上非礼。

而且他也知道这包厢里有监控。

所以根本不怕对方报警。

秦韵气急败坏的拨打了报警电话,随后冲着姜白咬牙道:“你就等着吃官司吧你这流氓!”

“刑,我等着。”姜白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

“别你你你的了,倒是先帮我打120啊我草!”

林宏图趴在地上,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都老胳膊老腿的了,这么勐闪一下腰,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他现在稍微动一下那都是钻心的疼。

“哦哦……”

秦韵连忙拨打急救电话。

公安局跟酒店就在一条街上。

打完电话没过几分钟,外面就传来“哇呜哇呜”的声音。

很快,警察上楼了。

“来来来,都让让了啊,你们谁报的警?”

几个警察走进包厢,其中领头之人扫了一眼询问道。

他叫李军,是县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

至于队长陈涛,还在太安帮着处理电信诈骗的桉子,并没在榆县。

“警察同志,是我报的警!”

秦韵连忙指着姜白大声道:“就那个小子,他刚才非礼我。他,他摸我屁股!”

姜白好整以暇的站在旁边,脸上带着戏谑的微笑:“我说,你可以侮辱我的人品,但你不能侮辱我的审美,大婶!”

最后两个字,咬音极重。

秦韵顿时气得脸都绿了,咬牙切齿的喊道:“警察同志你看看,当着你们的面,他都这么嚣张!”

“这种时代的败类,社会的渣滓,就得抓起来去坐牢,不然还指不定祸害多少人呢!”

“哦,对了!”

“他还打人,肯定有暴力倾向,你看把我老公打的,现在都爬不起来。”

又是非礼,又是打人。

这事情有点严重啊。

李军让同事帮忙查看林宏图的情况,而他则向着姜白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姜白说道:“警察同志,他们是被告家属,过来跟我们调解来着……”

“哎等等,你们这是在调解?”

李军好奇的问道。

调解不难理解。

但调解着能打起来,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姜白无奈的说道:“我也纳闷儿呢,正常来说,你来找我们调解,你不得好说好话,态度好点儿吗?”

“这二位可倒好,就跟要吃了我们似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角色互换了呢。”

“那你也不能非礼和打人吧?”李军皱眉道。

姜白三根手指竖在太阳穴旁:“警察同志,我真没非礼,而且我也不至于到了这种饥不择食的地步吧?你看她都多大岁数了啊……”

“你说什么呢!”

秦韵一听这话,又炸毛了。

她一直都处在小狼狗的甜言蜜语中,渐渐的迷失自我,还以为自己多美呢。

诚然,秦韵确实长得不错,而且保养得也很好,但岁月不饶人啊,眼瞅着都奔五十了,下垂、松垮、赘肉等问题难以避免的出现在她身上。

姜白这三言两语,简直就是扎到她肺管子上了。

“行了别激动,小伙子你也是,说话别那么伤人。”

李军安抚了一下双方。

“反正我从始至终都没有碰到她,也不知道这位大婶发什么神经呢,非要说我非礼她。”

“至于打人那就更是无稽之谈。”

姜白指了下仍然趴在地上的林宏图,说道:“是他要动手打我,那我肯定得躲啊,我又不傻。”

“结果我躲开了,他自己没站稳,pia,摔那儿了,这能赖我吗?”

“你放屁!”

秦韵连忙大声反驳道:

“要不是你摸我屁股,我老公怎么可能动手!”

“而且他就是被你推倒的,你别想狡辩!”

李军皱眉道:“好了好了,你们别吵,先跟我回局里接受调查吧。”

“就是,把他抓起来,还有那两个,他们都是一伙的!”

秦韵得意的瞥了姜白一眼,感觉出了口恶气,整个人都爽了。

就在此时,姜白却突然说道:“警察同志,其实不用那么麻烦,这包厢里有监控,孰是孰非一看便知。”

说着,还指了指墙角。

秦韵眨了眨眼,愣在了原地。

居然有监控!

???

雾草!你不早说!

这尼玛的……

李军看了眼,果然在墙角处安装有监控摄像头,而且指示灯在闪烁,明显处于工作状态。

“小马,去找酒店调一下监控。”

“好嘞李队。”

很快,监控视频调出来了。

监控摄像头所在的角度正好清晰的拍到一切。

从监控视频里可以看到,姜白从始至终没有碰到秦韵任何部位,连衣角都没沾到。

所谓的摸屁股,完全是秦韵自编自导自演。

另外,林宏图自己打人不成反而扭倒的画面也呈现在监控视频中。

这下真相大白了。

“那什么,警察同志,这可能是我搞错了……”

秦韵脸色尴尬的说道。

恰好在这个时候,急救中心的人到了。

简单查看了下情况后,便小心翼翼的把林宏图抬上担架车推了出去。

秦韵和陈梦喆连忙便要跟上。

“哎,你稍等下。”

姜白拦住秦韵,说道:“咱们之间的事儿还没完呢。”

“你什么意思?我都不追究你的责任了,你还想怎么样?”秦韵冷冷的问道。

“你不追究我的责任了,可我还要追究你的责任啊。”

姜白面无表情的说道:

“监控视频里看得清清楚楚,你的身体根本没有碰到任何东西,怎么就能误以为是我非礼了你呢?”

“总不能有一只透明的手吧?”

“我看你就是故意诬陷我!”

“你瞎说什么呢?我怎么就故意了。”秦韵脸色顿变,连忙道:“我告诉你啊,你说话注意点!”

“小伙子,你为什么觉得对方是故意的呢?”李军问道。

姜白说道:“很简单,因为他们是来调解的,完了呢我们不愿意调解,所以这位女士就导演了非礼这么个戏码,企图逼我们妥协。”

李军顿时皱眉看向秦韵。

因为姜白这说法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秦韵喊道:“他诽谤我啊,他绝对在诽谤我啊!我可是有律师的,陈律师,你说话啊,告他诽谤罪!”

陈梦喆无奈叹口气。

哦,合着您还知道有律师呢?

早干啥了啊。

你这个操作你要把我整神!

虽然内心悱恻,但本着客户至上的原则,以及律师的职业操守,陈梦喆还是得做点什么。

可他刚张了张嘴准备说话呢,有人却抢了先。

罗大状笑眯眯的说道:“警察同志,我是姜白和姜晨先生的律师,我叫罗飞。”

“事情其实已经很明显了,这一场闹剧完全是这位女士自编自导自演的。”

“她谎称受到姜白的非礼,还骂他是流氓,并以此为由威胁姜晨,逼他撤诉,遭到拒绝后,便报了警,企图让我的当事人受到刑事追究或者受到治安管理处罚。”

yqxsw.org

“这一切,监控都拍得清清楚楚。”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这种行为应当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罗大状话音刚落,姜白紧接着补充道:“我们不接受调解,法律怎么规定的,就怎么处理。”

“没错,坚决不调解。”姜晨也开口道。

“你们放什么屁呢,我们一家到底怎么得罪你们了,你们要这样祸害我们!

“你们这样是要遭报应的知道吗?要天打五雷轰的!”

秦韵气得脸都歪了,胸脯也在剧烈起伏着。

陈梦喆连忙劝道:“秦女士,你千万冷静,这个事儿我来处理。”

“你处理什么你处理,你说你还有点儿用吗?我找你来是让你解决问题的,不是让你当吉祥物的!”

秦韵逮着陈梦喆就是一顿喷。

后者脸上勉强笑嘻嘻,心里早就在MMP了。

这事儿要是一开始就让他来出面,早TM拿到调解书了。

也不至于闹到又是报警又是叫救护车的地步。

而且他开口劝说,也是不想让秦韵的麻烦更大!

如果像她这么一直闹下去,可就不是治安处罚这么简单了。

诬告陷害罪了解一下?

寻衅滋事罪了解一下?

现在也就是情节不严重,没有达到成立犯罪的程度。

可要是心里没点B数,变本加厉不知收敛,你猜那个很刑的男人,能不能给你砸两个刑事罪名下来?

可惜秦韵显然不懂这些,还挺理直气壮的。

“这位女士,请你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吧。”

这时,李军开口了。

其实这事儿吧,可大可小。

如果对方不追究,那也就是没啥事儿了。

可现在对方明显是要追究到底的,按照程序,他需要带秦韵回去接受调查,最后根据实际情况出具治安处罚决定。

秦韵顿时就炸了。

“凭什么!”

“我老公刚被救护车拉走,你们抓了我让他怎么办?”

“而且我才是报警的人,你们这些警察是怎么回事?怎么还能抓报警的人呢!?”

李军无奈的说道:“这位女士,刚才的监控视频我们都看了,你的行为确实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法,请跟我们回去接受进一步的调查。”

“我不去!我才是受害者,凭什么抓我!”

“第一次警告,请配合我们的执法工作。”

“配合什么配合!你们都是一伙的,合起伙来害我们,我告诉你,我会去投诉你的!”

“投诉是你的自由,这是我的警号,你随时可以投诉。”

李军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提高声音道:“第二次警告,女士,请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陈梦喆见局势不对,连忙劝道:“秦女士,先跟他们回去……”

话还没说完呢,便被秦韵打断了:“你怎么回事?我花钱请你过来是让你帮忙的,不是让你拖后腿的!你站哪边的啊?”

“第三次警告,如果你拒不配合,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

“我告诉你,我今天哪儿都不去,我就在这儿!”

“动手,抓人!”

咱们的警察同志是讲究文明执法的,一般情况下执法方式都比较平和。

可如果警告三次依旧不配合,那就不一样了。

李军一声令下,两个警察顿时便蹿了出去。

“哎你们干什么,别过来!”

“凭什么抓我!你们凭什么抓我!”

“别动我!JC耍流氓了,救命啊!

!”

“……”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秦韵又哭又喊的,反应异常激烈。

折腾了半天,终于被制服了。

两个年轻的警察相互看了一眼,都露出了苦笑。

一个人耳朵被抓破了,另一个手上有三道抓痕。

制服上还有好几个鞋印。

没办法,对方毕竟是女的,而且现在这季节,穿的又少,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难免会束手束脚的。

万一碰到不该碰的地方,那可是大麻烦。

如果换做是林宏图在这儿折腾,早就被按在地上,反剪双手,戴上银手镯了。

本来只是一个治安处罚,现在可倒好,多了一条袭警罪。

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五款的规定,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所谓的“暴力袭击”,就包含了:撕咬、踢打等。

而且这个罪名对伤害程度是没有要求的。

别说轻伤重伤了,哪怕连轻微伤都达不到,也可以成立袭警罪。

坐在后悔椅上的秦韵,那是真后悔了。

当她知道自己可能因为袭警罪面临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时,顿时就慌了,连说话都带上了颤音。

“那,那个什么,警察同志,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真不是有意的,就是太着急了,你说我女儿被抓了,老公也受伤了,结果你们还要抓我。”

“我这,我一个女人也没辙啊,我真的是慌了……”

说着说着,泪水从眼眶里滚落了下来。

秦韵此时此刻是真的感觉委屈极了。

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么委屈的。

千里迢迢跑了一趟,不但女儿的问题没解决,反而还把老公送进了医院,把自己送进了局子。

这事儿闹的……

“警察同志,你看能不能高抬贵手,我们调解了吧。”

“我可以给赔偿,真的,我有钱,我多给点赔偿都没关系的!”

听到这话,李军不禁摇了摇头。

袭警罪是不可以庭外和解的,对袭警违法犯罪行为,依法不适用刑事和解和治安调解。

对于袭警行为,要依据袭警行为的手段、方式等因素,从严追究刑事责任。

这就不是钱不钱的事儿。

而且他们身份职业特殊,也不能随便收钱调解。

总之呢,秦韵身上的麻烦,小不了。

县医院,某病房内。

林宏图接受了牵引治疗后,趴在病床上,脸色还是有些痛苦。

他扭这一下可伤得不轻,估摸着三五天内想下地是不太可能的。

本来这个腰部不停传来刺痛,林宏图就很难受,结果陈梦喆还给他带来一个坏消息。

秦韵被刑拘了……

对,不是简单的治安拘留,而是刑拘。

这就意味着,她涉嫌触犯的也不是什么治安管理处罚法,而是刑法!

“怎么会这样呢……”

林宏图声音都沙哑了。

“刚才你被救护车拉走后……”

陈梦喆把后续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这虎B娘们儿!”

听完了之后,林宏图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咬牙骂了一声。

可骂归骂,总得先把人捞出来啊。

“陈律师,麻烦你先帮她办一下取保候审。”

陈梦喆无奈的说道:“林先生,这个……办不了。因为秦女士除了涉嫌袭警罪之外,还面临着治安处罚的决定,估计会被拘留,只要对方不调解,这个治安处罚就撤销不了。”

“我尼玛……”

林宏图都要崩溃了。

如果仅仅是刑拘,等警方调查结束后,是可以办理取保候审的。

可秦韵不单单是被刑拘,她还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而且情节比较严重,多半会被拘留十天。

这个治安处罚只要对方不调解,你就得老实在拘留所里蹲着。

而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指望着对方调解?

想屁吃呢。

另一边。

龙城第三看守所。

林美嘉坐在床上,呆呆的望着铁窗外的蓝天,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她听警察说这个是刑事自诉,只要对方撤诉就没事了。

按理来说,父母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把事情解决了才对啊。

怎么一直没消息呢?

“爸,妈。”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这看守所我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你们快点救我出去吧……”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在末世当司机我本初唐荒野直播间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去地府做大佬跨界刑警从东京开始当女神我家系统与众不同异侦实录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
相关推荐
记忆剪辑修改师穿越诸天名场面忍界直播,开局就是名场面视频通诸天:盘点十大震撼名场面我有一卷鬼神图录魅力太高怎么办柯学论坛主影视世界生活录天上掉下个科技狂家族修仙,我家手机穿越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