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女徒弟们个个都想杀我

三百三十六章 问仙路,逆流而动!!
上章 目录 下章

女徒弟们个个都想杀我三百三十六章 问仙路,逆流而动!!

虽然说无华阙的一众弟子对凌战长老同剑宗苏长老的所谓赌约基本没有放在心上。

但看着她就这么旁若无人地一路向上冲去,心中难免生出几分不爽。

挡在她的面前,哪怕是让她停在这儿一动不动。

更何况要是堵住了她,将她抓住,也能让一直向上攀爬的萧若情等人投鼠忌器,情势势必对无华阙有利。

第一关的积分占比如此之重怎么可能就这么拱手相让?

都是为了宗门的荣誉,哪怕是手段过激了一点又如何?

“我说让你站住,听不懂吗?”

三十七层的台阶之上。

一名无华阙弟子眼神微冷,脚步向前一踏,周身便是涌起了一阵强横的灵气,直勾勾地盯着剑娘。

剑娘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只脚迟迟无法迈上下一层的台阶,自己也不傻,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的目的?

轻咬着嘴唇,操着还有些生涩的话语,依稀之间带着点颤抖,却是有一种罕见的坚定:

“问仙路上,不允许这样。”

“不允许拦路的!”

话语说下后,无华阙的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继而便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面前的女子,嘴角一歪不屑道:

“谁不允许的?是你不允许的?”

“啧啧啧,原来你会说话啊,怎么之前一直在扮哑巴装可怜?”

“看你长得柔柔弱弱的,心中藏着这么多歪心眼子?我要是你的师尊,我都以你为耻辱!”

“......”

剑娘的眸子中闪烁着,想要后退一步,只是同师姐们的约定让她的腿宛若灌了铅一般,无法动弹。

她咬着嘴唇没有敢接话,低着头,小声道:

“我没有扮哑巴......”

那男子冷冷地讥嘲几句,一边说着,便是朝着她的方向跨出一步,金丹中期的实力瞬间爆发了出来,挑衅一般的望着剑娘,冲着她便是摆了摆手:

“滚下去吧,废物!”

“就让你的师尊乖乖的把剑插在我无华阙的山门之前得了。”

“果然有其师必有其徒,师徒都一个样子。”

“......”

原以为她至少会反抗挣扎几下,这个作态实在是让自己提不起兴趣,无趣的很。

剑娘的脸上瞬间便是涌出了一抹潮红,她缓缓地抬起玉手,下意识地挡住身前:

“不许你们说我的师尊。”

“......”

那男子的眉头挑了一下,眼神之中瞬间便是绽放出了一道光泽,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一般,舔了舔舌尖:

“幼?”

“还敢顶嘴?”

“给我下去吧!

同身旁的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紧接着便是由一道青色的光环夹杂着狂暴无比的能量波动在他首位陡然席卷开来,裹挟着压力一步一步朝着剑娘走去。

剑娘抬起头,清秀的脸颊之上依旧是难掩恐惧,只是却没有后退一步,颤抖着向前一步,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流畅一些:

“给......给师尊道歉!

“道歉?”

眼前距离剑娘不过数十尺的男子听到这句话后,宛若听到了世间最为好笑的笑话,大笑着开口道:

“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让我道歉??”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道歉!?”

“小杂役,这世界上是讲拳头不是讲规矩的,拳头制定规矩,而不是规矩约束拳头!”

“......”

无论是问仙路亦或者是围观的一众宗门长老之流,皆是将目光放到了这一块儿。

毕竟这一次的重头戏便是剑宗同无华阙的赌约,甚至于在众人的心中,这个叫剑娘的小丫头最终能走到哪一步,比谁能夺得问仙路的头筹更胜一筹!

“这无华阙有点目中无人了吧,问仙路上就这么对其他宗门的弟子堂而皇之的出手?”

“好像也没有明确的规定问仙路不能动手吧。”

“可是以往都没有过动手的情况啊......所以也就没有去刻意强调。”

“......”

苏北同单无澜单无阙重新回到了原地,面色平静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没有出声,静静地坐下。

漫天的目光皆是汇聚在一处,剑娘的面色逐渐地有些苍白,但依旧是没有退去一步,不顾面前之人的威胁,再次向上踏上了一步。

“要.....要道歉。”

男子怒急反笑,一声大吼,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你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吗?”

“凝!”

一道光柱从他的身上瞬间凝聚而出,继而便是幻化成了五根手指,同空气之中的灵气旋即交织着,而后化为了一只青色的大手!

青色瞬间弥漫在了周围数十尺的范围,带着一股灼热的气息。

“这是......无华阙的上乘武学,离火决!”

一名围观的修士认出了这一招,眼神凝重地开口道。

在场有资格登上问仙路的修士无一不是每个宗门的天才,如这等上乘武学不说每人一套也差不了多少,倒是没有什么震惊之色,单纯的想要去观摩一下其中的门道。

“这个小杂役危险了。”

一名道宗的修士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随着青色大手的展开,这一片儿的气息皆是带着火热,粘连的火气宛若喷着毒液的毒蛇,张牙舞爪的朝着剑娘袭来。

剑娘的白皙的小脸在这一招的照映下,一片赤红。

她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眼睛下意识地闭上,对她而言这恐怖的一击足以将自己蹦飞,她也可以躲开,但是余光能看得到师尊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她倔强的继续向前迈出了一步,走入了怒火之中。

体内的灵气疯狂的涌了出来,充斥着剑娘的脉络,她的眼眸在一瞬间宛若琉璃。

小声的似乎是对自己说一般,又像是对面前的男人语道:

“停......下。”

嗡——

剑娘的心脏似乎为之一颤动,继而便是感觉到似乎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身体,仅仅是一瞬便又是回过了神,在她的眼眸中,整个世界似乎突然幻化成了一片灰黑。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慢,也包括面前男人的那一只青色大手。

停下!

声音不是很大,但这一刻似乎在剑娘的周身五十尺之内的所有人的识海都微微动荡了一下。

心脏瞬间一停,继而整个身体都失去了自己的控制,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男人的那只大手瞬间便是停下了动作,因为失去了灵气的流动,那青色的火焰没有了支撑,顺着风向竟是直直地朝着他的身体所灼烧了过去。

一声嘶吼声瞬间传了过来:

“你做了什么!该死!

“快收手啊!

你想要杀了我吗?快停下来!

“该死的杂役!

剑娘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双手紧紧地捂着唇。

这是自己所做的吗?

刚才的那一瞬间来自于灵魂的颤栗究竟是什么?

但是体内的灵气却是疯狂地消失着,即便是自己一句话不说,仍然没有停止的意思,疯狂地向外传输着。

轰轰轰——

此间所发生的一切动静,瞬间便是惊动了问仙路最上面的人。

三十七层台阶之上的修士纷纷回过头,望着剑娘所处在的三十七台阶,议论道:

“卧槽!

剑宗和无华阙是打起来了!?”

“那不是那个剑宗的小杂役吗?”

“我就知道这两个宗门绝对不会消停的,怎么办?”

“可是为什么惨叫的那个是无华阙的弟子!?那个剑宗小杂役有这个能耐?”

“......”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男人身旁穿着道袍的无华阙弟子一声不吭,从地面上瞬间起身,便是朝着山下冲了过去。

身边的人一脸懵的望着消失在原地的这名无华阙弟子,紧接着便是回过神,揉了揉眼睛,下一刻瞬间愣住了。

三十七层台阶之上的山上,一瞬间乌压压的下来了一片。

无一例外全是朝着第三十七层的台阶冲去的。

一名刀宗的弟子咽了咽口水,望着眼前的一幕,满眼的不可思议,下意识地开口道:

“灰衫挂日袍......”

“无华阙的人都是疯子?”

“......”

八十四层上。

萧若情听到了下方嘈杂的声音,下意识地回过头。

便是看到了在山下,被众多人所团团堵住的剑娘,以及那乌压压的一片正在朝着山下赶去的灰衫挂日道袍。

fantuantanshu.com

再次抬起头,望着那近在迟尺的问仙路九十九层台阶,闭上眼睛仅仅只是一瞬,便是停下了脚步,向后退去。

身旁的墨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那头银发早已经被丝带所解开,她的眸子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她,一字一句道:

“萧若情,你想清楚了吗?”

“我和子君可以下去,唯独你不可以。”

“.......”

她们之间所订下的那个不被世俗所理解的荒唐却又浪漫的誓言,都已经走到这儿了,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萧若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着墨离的那一张清冷的仙靥。

仅仅只是纠结了半息,李子君便是看到了她的眼眸里逐渐亮起的光,那是一抹澹色的浮彩,幽暗又明艳。

萧若情嘴角勾起了一个笑容,她要比墨离稍稍高了那么一丝丝,娉娉婷婷,腰细腿长,曼妙挺翘。

而后就这么一字一句地开口道:

“师尊说过很多废话,但这一世的他,唯独那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

“所以,在荣誉和同门面前,我会选择后者!”

“......”

话语落下,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墨离转过身去,嘴角勾起了一抹澹澹地笑意,而后便是瞬间冲了下去。

萧若情笑着,拉着李子君的手,就这么消失在了原地。

在问仙路的九十三层,三名身穿无华阙道袍的弟子正盘腿坐在原地默默地调息着体内的灵气。

在这等位置上,已经无法做到山下那般气不喘的冲上去了,每走一步都是有着莫大的压力。

突然,其中一名男子睁开了眼睛,澹然的看了一眼山下,又是抬起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依旧在调息的两人。

一句话也没有说,起身,便是朝着山下走去。

“祝海流,你干什么去?”

身旁的两人同时睁开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询问道。

祝海流回过头,澹澹开口道:

“打架。”

另外的两名男子听到这话后,怔了一下,抬起头望着苍穹之上的九十九层台阶。

这里是九十二层了,能到达这里的人寥寥无几。

其中一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晃动了一下脖子,一脸无奈的挑眉道:

“真是麻烦死了,这些孙子就会找事。”

“走吧,孙田。”

那个叫孙田的有些犹豫的看着问仙路的山顶,迟疑不决。

祝海流望着孙田,面无表情,手中的浮尘却是攥得紧紧的,澹澹开口道:

“孙田,无华阙的宗旨是什么?”

孙田的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开口回道:

“为了自己而修仙,为了宗门荣誉而修仙。”

“......”

话语说到了此处,孙田整个人便已经是站了起来,脸上戾气尽显的望着朝着山下冲去的萧若情几人,开口道:

“凌战长老的令牌可不像剑宗的剑那么廉价。”

“放不得剑宗山门前。”

“......”

嗖嗖嗖——

三道身影瞬间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问仙路外,围观的一众宗门长老修士一脸懵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满脸的震撼。

“无华阙的弟子怎么下来了这么多!?”

“那不是无华阙的小三神!?”

“都到了九十二层了,怎么都下来了!?”

“......”

一名长老倒吸了一口凉气,望着眼前的这一幕,自语道:

“我了个乖乖。”

“这是要闹哪一出!?”

刀宗得一名长老一脸古怪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余光在苏北同远处的凌战身上来回的瞟着,终究是叹了一口气:

“好了,这下子矛盾更大了。”

“这无华阙的人都快要从山上下完了......”

一名元宗的长老看着这一幕,勐地拍了一下大腿,大喝一声:

“胡闹!

“这不是胡闹吗??!”

苏北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山上,盯着那一群灰衫挂日的道袍,盯着另外一群白衫青纹剑袍。

他的目光很凝重,一只手缓缓地放在了背在身后的剑匣子子上。

问仙路上。

一名白衫青纹的弟子望着眼前的这一幕,低下头望着自己腰间没有剑的剑鞘。

他的剑鞘上没有剑,就像是剑者没了尊严。

他抬起头望着苍穹之上的九十九层台阶,脸上浮现了一抹苦笑,喃喃道:

“都已经七十六层了啊......”

“苏长老,这一次,身为剑者的尊严我可不会在丢掉了啊......”

深吸了一口气,转身一步向下。

山的那一头,是一片灰日。

山的这一头,最开始是一点白青,继而便是星星散散的白线,最后汇聚成了白色的海洋。

问仙路,逆流而动。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异侦实录荒野直播间我在末世当司机去地府做大佬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从东京开始当女神我本初唐跨界刑警我家系统与众不同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
相关推荐
谍战剧里秀人生离婚后,我被五个大佬宠上天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海贼:五老星有几个师?四合院:从旅行青蛙开始诛仙前传:蛮荒行神魔谎言春色满汴梁遮天:开局帝尊邀我成仙从恐惧开始的猎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