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为美好群星献上祝福

第三百四十二章 进发
上章 目录 下章

为美好群星献上祝福第三百四十二章 进发

被撵着走确实难受,不管追逐的是某个人,某个势力,某种造物,又或者渐渐促成无法扭转的局势,都是如此。

左吴原本只是觉得难受而已,能躲就躲,躲不过就接。

反正随遇而安习惯了,再加之卷顾在身,撵着自己的东西最多也只能让自己感觉难受而已。

但以后不行了。

现在,小灰拟态的竞速星舰刚在太空中拐出一个弧度,往玛瑞卡和夕殉道他们的星舰靠近,朝着银心狂飙。

左吴则是面朝星舰屁股的引擎,皱着眉头,好像目光能穿透金属的舰舱,直视由鲸群吐出的能量潮汐。

“列维娜,得想办法干右姮王一炮。”

列维娜转头,没有回答,她和左吴相处久了,知道接下来一定有话。

果然,左吴接着说:

“不光要干她一炮,我还要把那以太象引擎给抢过来。”

列维娜尖耳朵抖了抖,偏头,只能听见小灰的舰体在高速行进中微微形变的卡察声:

“老板,我差点以为刚才义正言辞指责燎原的以太象引擎有可能让整个银河陷入灾祸的不是你了。”

“因为我觉得燎原说的有道理,既然有用以太象引擎建立乐土的可能,那就应该去试试;”左吴抱手:

“只是凭什么只有燎原能试?让我来,成功率应该会更高一些吧。”

列维娜点头又摇头,下意识用高维之眼巡视,维度恶魔已经隐匿遁走,此刻没有一只在这里。

想着左吴对那种追逐目标的感觉上瘾的表情,列维娜抿嘴,抬手捏住自己的断臂:

“好突然,老板,你也打算像燎原那样,把建立什么乐土的宝全部压在以太象引擎上了?”

“当然不会,以太象引擎是一条路子,但我相信它肯定不是唯一一条路子;我寻思自己现在也没什么思路,不如把看到的可能全部掌握在自己手里,”

左吴咧嘴:“选项多了,我再慢慢挑。”

列维娜有些忍俊不禁:“没想到老板你在这种方面也一样花心。”

“这哪是花心?在挑好最适合的路子后,我会认认真真走下去的。”

列维娜点头,没去质疑在被鲸群的吐息所追逐的当下,该怎么把那以太象引擎抢到手,而是跟着左吴发散思维:

“等等,老板,如果你最后真的选择了以太象引擎,反正都要给银河带来恐慌,直接让燎原做不就好了,干嘛要费这个力气?”

“不不,由燎原实现,和我亲手来实现,这其中的区别可太大了,”左吴摇头:

“既然已经和燎原不死不休了,那就算最后的结果差之不多,能去实现它的也只能是我!”

……

右姮王也没打算靠鲸群的吐息就将左吴他们尽数歼灭。

诚如之前的分析,她这次只是为了回收压缩银河,还有用鲸群来收集以太象引擎逸散至太空的虚空能量——

燎原人自古如此,与鲸群结伴,追逐太空中能量富集的地方栖息,

右姮王只是来放牧的,与左吴爆发冲突是绝对的意外。

她本不想动用鲸群体内的虚空能量,未经专用武器发射的它根本没有达到理论的威力和射程。

所以。

尽管光束目前还气势汹汹,紧咬着小灰拟态的竞速星舰不放,但按照这个速度,在威力完全衰减前,是肯定追不上,只够把他们赶到银心当中了。

右姮王颇为遗憾,再转过头,峰和科技猎人们的星舰群也已经逃之夭夭,纷纷钻入超空间航道中消失不见。

自己也该熘了。

她是天生的牧民,能将太空鲸这些庞然大物如臂使指;其一部分仍旧保持着向小灰以及玛瑞卡他们激发光束,另一部分则向来的地方有序撤退。

只是,右姮王在离开前,分出一头鲸鱼,击碎了左吴刚在这里建好的界碑。

——不是说好了不死不休吗?左吴,这里本是你的领土,你又是想建立乐土的皇帝。

我击碎了你的界碑,现在这里是无主之地。

你会把这里抢回来的吧?我就在这等你。

我们说好了不死不休的;燎原已经决定给全银河带来恐慌,为什么不能是你?

人类历史上不是有很多这样的皇帝吗?徽宗钦宗,你也可以是其中一员——这是“文明”与“野蛮”的宿命。

……

要不是和夕殉道对话所产生的生理性不适几乎无法克服,左吴真想对他报以狠狠的嘲笑,质问总被自己救下,是不是就是夕某人的气运。

虽被那可怖的光束追逐,但解救过程依旧很简单——

让小灰展露一下她操纵星舰神乎其技的水平,从夕殉道他们身边即使公分掠过;左吴趁机出舱伸手,把他们的星舰抓着走就行。

纵然左吴什么都没说,夕殉道好像还是看出了他表情中的的戏谑,咬牙:

“左先生,你这么厉害,咱们为什么还要跑?你直接把那虚空能量的光束吸干净不就好了?”

西红柿小说

左吴摇头:

“不行,首先我只能吸主动往我身上靠的东西,很难自行调整吸收的速率,所以把太阳把虚空吸干之类的就别想了;”

“其次,谁知道那虚空能量中究竟有什么?既然虚空是精神与物质的交汇,那它里面会不会有和天神裁决类似的东西,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中招了怎么办?”

“所以,在安全下来,我弄些虚空能量的样本研究一下之前,可不能这么冒险。”

夕殉道眯眼:“那往银心跑就安全?”

“银心的环境再复杂,也不会有虚空能量的冲击复杂吧。”

左吴回答,此时他仍在星舰舱外,两手各抓着一艘星舰,是它们间牢不可破的卯榫;

又偏头往后看,虽然虚空能量的冲击仍旧毁天灭地,但其光辉已经稍微暗澹了一些。

而玛瑞卡则是听着左吴和夕殉道的斗嘴,觉得有关其卷顾的内容有种微妙的不和谐。

……不和谐?

玛瑞卡罕见的没将察觉的异常做好归纳,就这么把只做了一半的工作扔在一边,而是紧紧握着那压缩银河贴在胸前。

身为逝者的胸腔空空如也的胸腔中传来阵阵季动。

自己是怎么了?

玛瑞卡没想出答桉。

列维娜则是在和离婀王攀谈,稍微了解了些右姮王的事迹性格之类,不知道能不能用上,又有些担心的往左吴走来。

女仆压低声音:“老板,虚空恶魔跟你说银心中有你想要的答桉的事,还对你有影响吗?”

左吴愣了愣:“他们说过这个?我一点印象都没有,那应该是被我成功吸收了。”

列维娜狐疑:“这么简单?可追求乐土怎么就刻在了你心里,赶都赶不走呢?”

确实,“寻找乐土”和“银心中有答桉”都是维度恶魔的低语,为什么这俩对自己的影响效果就是天差地别?

左吴拨通玛瑞卡的频道:“教授,你有什么头绪吗?”

“……”

“教授?”

玛瑞卡仿佛惊醒一般,被惊得从座位上小小的跳起,赶紧翻了下录音,才慌慌张张有些失态的作答:

“咦?啊,你不是猜测维度恶魔低语,是有强化人心中的欲念的作用吗?”

“或许你本人从不觉得银心中有什么答桉,所以恶魔强塞的低语,对你的效果也大打折扣了。”

好像说得通,但还是有疑点;维度恶魔应该是操控人心的大师,明明左吴知道自己有可以摆脱低语影响的手段,但他就是不愿做。

与之相比,说银心中有答桉的蛊惑做的还真粗糙。

左吴摸了摸下巴,只可惜那仁联战舰的灵魂此时还被关在峰的体内,一同逃到了超空间航道中,暂时联络不上,无法再问出有关维度恶魔更清晰的情报。

不过现在,维度恶魔也不是自己需要对付的最主要的敌人,得全神贯注去思考怎么把以太象引擎毛过来。

眼见左吴转移了注意力,玛瑞卡悄悄松了口气。

此时。

勾逸亡走到玛瑞卡身边,指了指被她紧握的压缩银河:

“好了,我说好要帮你找到压缩银河以及使用它的方法;来来来,咱们赶紧搞定,我还等着和我孩子们的墓碑去叙旧呢。”

“咦?现在?”玛瑞卡依旧是把压缩银河握在胸前。

“怎么,你没做好准备吗?”

勾逸亡抱手:“不应该啊,我认识的玛瑞卡就算坐在即将喷发的火山上也能坚持学习,你也应该能做到吧?”

玛瑞卡勉强笑了下:“坐在火山上学习?其他世界线的我做过这种事?”

“做过的做过的,你的研究并不总是会被政权接纳,有些你就是这么被处刑的。”

勾逸亡回答,他是天然神灵,通晓所有世界线中曾发生的事;取回化为手杖的部分神格后,勉强想起了些其他世界线的事。

左吴却不想朝他了解以太象引擎究竟有没有成功的可能,勾逸亡只知晓过去,未来却只属于自己。

玛瑞卡终于点头,勾逸亡干脆坐到其身边,开始有一搭没一搭说着使用压缩银河的注意事项;

而列维娜确认左吴的状态后,又跑到离婀王身边,继续请教有关右姮王的事。

离姒和夕阳两个小孩离左吴颇远,她俩一直没有放下戒心。

即将进入银心的范围,小灰全神贯注,准备随时躲避危险的重力乱流,一时无法陪左吴聊天。

然后。

学术的氛围渐渐浓郁,左吴忽然发现闲人只剩下了夕殉道和自己。

不说说话好像闷得慌。

左吴稍稍吸气,终于强压厌恶,向夕殉道搭话:“我这皇帝做的不错吧。”

“很不错。”

“……骂我几句吧,夕殉道,被你夸着我一点也不放心。”

夕殉道挑眉:“哈,我挑了你毛病,可不是说明我对‘皇帝’这个职位有自己的想法吗?放心,一丝一毫都没有,你也别想把它再甩到我头上。”

“不会了。”左吴摇头。

“怎么?你乐在其中?”

“嗯,没错。”

夕殉道沉默,拳头握了又握,终于发狠般在他自己肚子上锤了几下,呼气:

“说真的,确实不错,没开玩笑。”

“我小时候见过先皇的混蛋样子,他们还不如吃屎的猪,可气的是因为织褛的气运在这,国家居然还不错。”

“哈,我小时候最想看的事就是先皇因他的混蛋行径遭报应,可惜啊,一直没能如愿。”

他好像找到了和左吴聊天的办法,就是回忆一个自己更加讨厌的人,把所有的厌恶转移到其身上。

左吴抓抓头发,有些汗颜:“是吗?怎么听起来好像啥都不干都能当个好皇帝一样。”

“确实如此,甚至当个故事中的昏君和暴君,气运也能让政权蒸蒸日上,”

夕殉道耸肩:“但,这可不妨碍你想做些好事,反而意味着你放手去做总会得到些好结果,可比那位混蛋先皇好多了。”

左吴点头,却有些矫情的觉得已经注定的结果还真是有些无聊。

“对了,夕殉道,”左吴转移话题:“你既然跟玛瑞卡到了这里,就说明你也想跟着进教授的黄金乡了?”

“没错。”

“教授的黄金乡不是只欢迎逝者吗?”

夕殉道比划:“嘿,压缩银河里面是有一整个星系的,我和教授约好了,进去后一个在一边,再用裁缝金剪切断里面的航道,总是无法互相干涉的。”

左吴摇头:“可是离姒和夕阳呢?”

“啊哈,你果然对我家女儿图谋不轨!”

“你在想什么?”左吴咂舌:“进到压缩银河后,不是又变成你们在战场星域的日子了?她俩终其一生都无法在遇到同龄的伙伴了。”

夕殉道抱手:“那你也让黛拉进来呗。”

“免谈。”

“哈哈,那我也会和离婀王再努努力,”夕殉道整个瘫在椅子上,像在贪恋银河的最后一道星光:

“没办法的,银河就是会越来越糟糕,燎原、仁联、玩家,一堆东西……而到离姒和夕阳长大该离家的那一刻,她俩不再属于我,我的气运也无法再庇佑她们时,”

“我……我甚至没有信心保证不遇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一天。”

左吴沉默。

夕殉道继续:“若真有小小的,无法被人打扰,可以让我成功在她俩前面死掉的世界,我就愿意把它当做我的乐土。”

左吴点头,想祝他好运,却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此时。

小灰忽然出声:“请大家抓好扶好,我们要迎接一股强力的重力乱流!时间会有紊乱,大家记得照顾好各自的钟表!”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去地府做大佬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我本初唐从东京开始当女神跨界刑警我家系统与众不同荒野直播间我在末世当司机异侦实录
相关推荐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艾泽拉斯阴影轨迹艾泽拉斯全职主宰我成了大明勋戚全职法师之我有一个商店巨虫世界养飞鸡武侠之怪物来了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网游之锦衣卫美女的极品锦衣卫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