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10.我这可算是工伤!
上章 目录 下章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10.我这可算是工伤!

社死。

这是一种奇妙的状态。

那是一种可以让人在瞬间遗忘死亡的恐惧和一切激烈感情只想着逃离丢人地带的怪异冲动,也是一种能扭转战场局势的可用手段。

对于脸皮薄的人,经历社死会让他丧失掉所有的勇气。

但对于那些激烈的人来说,社死可能还会给他们增加一个无法驱散的“激怒”BUFF。

就比如现在...

在物质群星罕见的诸神之战里,萨格拉斯大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便迎来了一波“究极社死”。

这个立志于毁灭群星然后重塑,以此来对抗虚空威胁的勐男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走光”这种事而烦恼。

但事实就是,布来克的“超级变羊术”太过霸道,在萨格拉斯感觉到自己的躯体被变化的时候起效果已经生效。

比恒星之火还要灼热的烈焰翻滚成战衣包裹,将突然变的沉甸甸的胸口遮挡住,在那闪亮亮的赤红大眼睛中掀起的愤怒推动下,本该一剑砍死泰坦众灵的黑暗撕裂者也改变路径,在一股无法形容的愤怒与尴尬的推动中刺向那该死的虚空寂静者。

布来克可以肯定,这一剑多少带着点私人恩怨。

而其他泰坦灵体则在这一瞬于心中齐刷刷的对狡猾的布来克阁下竖起了大拇指。

真爷们!

说拉仇恨就拉仇恨,说自己顶上去就二话不说顶住了黑暗泰坦所有的刀锋。

布来克这人行!

能处!

有事他是真上啊。

“快!召唤万神殿废墟!萨格拉斯被激怒了,邪能原力在以前所未有的沸腾姿态涌动灌注,我们挡不住这种形态下的她!”

诺甘农将目光从那个火焰中跳动的“美艳身影”中移开,对自己愣神的兄弟姐妹们喊了一声。

奥秘泰坦的提醒来的恰到好处。

其余泰坦们也立刻动手开始召唤奥术领域的究极造物,她们确实从此时的萨格拉斯身上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杀意。

那股浓烈的杀意之沸腾,甚至堪比当初奈兰世界上的最后谈判。

在萨格拉斯挥剑清理掉所有群星泰坦,自我灭族的那一日,她对于某一件事物的憎恨也未曾达到如此愤满的程度。

布来克这个混蛋真的激怒她了。

但反过来想想这也是个好机会,如果萨格拉斯一直保持那让人绝望的战斗理智的话,就以众泰坦们此时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在萨格拉斯的攻击中打开万神殿废墟的大门。

换句话说,这一波是虚空神灵主动自我献祭,给泰坦们弄来了一个完美的封印时机。

“艾萨拉,来,帮忙!”

但因为阿格拉玛的缺失,导致泰坦们差了一位同伴来支撑万神殿在物质世界的显现,阿曼苏尔呼唤了一声。

让正在欣赏寂静者被黑暗泰坦压着勐揍的美妙画面的女皇大人回过神,她在出发前就被布来克告知了此行的两个任务:

一.如果作战不顺利,黑暗泰坦要把所有人砍死,那么她就要和大家一起秉承着反抗决心对萨格拉斯展开绝望的战斗,最后代表艾泽拉斯众生很有尊严的死在群星里。

②.如果作战顺利,能找到机会打开万神殿封印,那么她就要顶替阿格拉玛的位置,依靠她被世界魔网灌注到接近神灵的实力,帮助泰坦们打开封印之门。

这两个作战计划其实没什么意义。

布来克也说得很明白,以凡人之躯承受奥术原力本源降临的压力,并不亚于和黑暗泰坦的正面战斗,艾萨拉承受这样的压力能安然回去的概率不会超过10%。

但她也不是白干的。

生命泰坦已经承诺如果大家能幸存下来,那么她会和艾露恩女士一起为艾萨拉女皇重塑躯体,让她真正意义上得到和过去一刀两断的新生。

《五代河山风月》

毕竟,艾萨拉现在这个光中之光的形态是依靠寂静者的“超级变羊术”在维持,哪怕布来克不带恶意,但女皇依然受制于他。

对于一个心怀伟大的灵魂而言,这样的制约是不可接受的。

“卡擦”

艾萨拉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个镶金戴玉,明显是私人订制款的“皇家相机”,很有格调如文艺女青年一样对眼前的大战拍了一组照片。

将性转版萨格拉斯的愤怒以及身上已经被戳出好多窟窿,差点变成无脚章鱼的布来克的狼狈刻画到照片之中。

又花了一秒钟的时间转过身伸出手,将相机举到身前,以两神大战为背景给自己来了个美美的自拍。

这才一本满足的将相机送回海底的永恒宫殿,又摇曳着身姿上前,与泰坦众灵们一起召唤奥术原力“源点”的降临。

“你辅助我。”

奥秘泰坦诺甘农将白金圆盘递给艾萨拉,就像是导师对弟子的随口叮嘱,说:

“注意感受纯粹原力与魔力的不同,魔力再多也塑造不出神格,这将是对你弥足珍贵的一次体验。”

“?”

艾萨拉诧异的瞥了一眼这位在泰坦中出了名不好说话的家伙,她之前觐见造物主的时候,诺甘农可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奥秘泰坦却没有理会艾萨拉的表情和注视,她只是凝望了一眼艾泽拉斯的方向,如感慨一般说:

“一个将诞生三位神祇的世界,真是奇妙的旅程。”

另一边,布来克很艰难。

所谓嘴上说的叭叭叭,落到事上泪哗哗。

说什么萨格拉斯来了我身先士卒,但那都是随口吹的牛皮,真要他一个人抵挡暴怒状态下的萨格拉斯,那种压力真的难以形容。

超级变羊术的效果早就过去了。

以萨格拉斯的碾压实力,屑海盗的变形术能维持几秒的时间都是走了大运,但躯体虽然恢复到了威勐,然而寂静者给黑暗泰坦造成的心理阴影却没那么容易消退。

想想也是,萨总以青铜泰坦的身份从奥术原力中诞生,一出现就是碾压群星的实力,乃是万神殿时代奥术领域最牛气的双花红棍,后来因为私人原因跳槽到邪能领域更是一家独大成为邪能主神。

瞧瞧人家平日打交道的都是什么人物?

心情好了就去物质世界的边境砍几个倒霉的虚空尊主,心情不好也去砍几个虚空之神,偶尔兴致来了爆爆星权当消遣。

就连幕后黑手对她用阴谋都得纠集两个永恒者才敢偷偷摸摸的动手。

可以说,论起时髦值和威严度,萨总就是物质群星无可辩驳的C位大老,她出道以来从无败绩,最丢脸也不过是被凡人弄伤了手指头。

哪里承受过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挫折?

而现在,布来克这个混球让她当着自己过去的家人和众小弟的面玩了一次“大变活人”的“强制女装”...

这TM是一个正常男人能忍的事?

用落后的俏皮话说,萨总被整破防了,而用流行的俏皮话说...

她急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

除了布来克的人头和鲜血之外,没什么可以洗刷这种足以毁灭男性信心的耻辱。

“噗”

灼热的黑暗撕裂者带着一股你死我活的决意,在近乎不可能的穿刺中将寂静者躯体的三分之一湮灭焚烧。

那用虚空神格塑造出的破烂长衫更是被整个撕扯开,露出了生长在纤细邪躯上的怪异眼球,附带虚空冲击的眼棱如速射炮一样近距离轰击,但没有一发能洞穿黑暗泰坦开始涌出岩浆的躯体。

海盗的千万触须被砍掉的速度远超过虚空新生。

而那些被斩落的触须在星空中扭曲成无光邪物汇聚虚空军势也根本争取不到任何时间,它们连靠近萨格拉斯的躯体都做不到就会被焚烧殆尽。

屑海盗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丢在砧板上的肉,任由疯狂屠夫不断切割,最惨的是,这个屠夫TM的还兼职刽子手,这会正在尝试着名为“凌迟”的行刑艺术。

码的!

反击不能啊!

虽然在盗贼的真理在不断复制着萨总神出鬼没又斩天憾地的强势攻击,但在绝对的实力碾压下,布来克打出的反击不过是延长了自己被弄死的时间。

而时间拖得越长,承受的痛苦只会越多。

他已感觉到萨总的剑上带上了神格的力量,每一剑砍在身上都会留下邪能战痕,就像是给冰块上留下难以消弭的刻痕。

萨总不止要撕碎他。

萨总要弄碎他的神格,让他在这里来个彻彻底底的挫骨扬灰...布来克不相信出身奥术领域的萨总感觉不到万神殿废墟即将进入物质世界的动静。

这家伙只是不在乎。

她要在自己被封印之前弄死布来克。

好消息是,萨总看来下定了决心,要配合泰坦众灵的行动,“假装”自己怒火上头错失时机。

坏消息是,萨总他娘的准备假戏真做。

不愧是个硬核狠人。

这样下去不行。

深渊之容传来的阵痛在警告布来克他的虚空之躯即将崩溃,眼看着萨总越战越勇,屑海盗咬了咬牙,在又一次和死亡错身而过的瞬间,一道晦暗月光如阴冷刀锋呼啸落下,那走着阴沉路子只能偷袭的虚空形态在黑暗撕裂者的烈焰爆发中转换成更抗揍的生命形态。

随着月光收敛,穿着银灰色战裙,袒胸露乳,露出骚气纹身和无重力白发,带着烟熏妆的月影大人悍然出现。

手中两把银色的埃辛诺斯战刃在月光塑造中弯曲成极具艺术性的月影刀锋,交错着格挡住了那如山一样砸下来的黑暗撕裂者的剑刃。

而皎洁之月幻化成苍白女士的身影,眼看着属神要被弄死的当口,白富美女上司终于忍不住出手相助。

道道月光如锁链从被照亮的星海垂下,将愤怒的萨总束缚在原地,也让布来克躲开了被一刀两断的命运。

月光如斑点符咒不断烙在萨格拉斯的躯体之上,那些符咒带着黑月冷光,出现一瞬就开始强制剥离黑暗泰坦那厚到让人绝望的血条。

黑月屠灭的效果生效。

但想要用这神格力量将萨总弄到虚弱濒死那是痴心妄想,最多让她削弱战力,唯一的好消息是,在艾露恩的女士帮助下,屠灭印记总算是打上去了。

这玩意是个永固效果。

除非萨总弄死布来克,否则在任何有月光的地方,她都要承受不断加强的屠灭力量的折磨。

不过在这个当口,骚男形态的月影大人却露出了怪异的表情,维持着武器碰撞的姿态,也没有趁着黑暗泰坦被月神束缚的机会冲上去补刀。

他知道那没有意义。

他很难想象诺兹多姆讲述的那位正面和萨总对砍还能不落下风的“同行”该有多勐,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那黑色烟熏妆下的双眼诧异的盯着萨格拉斯大人,他语气古怪的说:

“你变弱了?”

萨总沉默不语。

“你在怀疑自己?因为你目睹了那些证据,又猜到了真相?”

月影大人低声说:

“你的愤怒也不是给我的,我只是个倒霉蛋撞到了你的枪口上,你真正想找麻烦的家伙还在另一个世界呢。”

“不,我是真的想要弄死你,虚空邪神。”

萨总咬着牙双臂用力。

束缚在她躯体上的月光锁链被绷紧到极致又在光芒消散的们向中断裂开来,无可比拟的巨力顺延着黑暗撕裂者长剑下压。

月影大人手中的双刃开始发出悲鸣的呻吟,邪能与生命的湮灭火花爆起,压得布来克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性骨头都在卡卡作响。

他让兽性上涌后撤躲开这必杀之刃,又在黑暗月相的闪耀中将双刃刺向萨总燃烧的双眼。

下一瞬,随着一道奥术本源爆发的金色光芒在黑暗的星海中乍现,万神殿的废墟终于被召唤到物质世界又在众泰坦们化作流光飞入其中的操纵中,将奥术领域的本源之力施加在行凶的萨格拉斯身上。

不可切断的桎梏牵引着萨格拉斯回归她诞生的地方,让群星中火光腾起。

萨总在不可抵御的牵引中愤怒的将自己的战剑抛向艾泽拉斯,艾萨拉女皇嗖的一声消失在星海回到物质世界调动世界魔网和身上残留的奥术原力试图将黑暗撕裂者刺来的力道弱化。

而在那世界名画《德纳修斯大帝在看电影》的最后一幕中,是月影大人将双刃插入黑暗泰坦的额头,又被萨格拉斯眼中迸发的眼棱吞没的壮观景象。

万神殿的大门封闭的瞬间,属于奥术原力的翻滚遮天蔽日中带起金色流光又在一瞬回归到金色源点。

而一具焦黑的躯体则斜斜的从星海坠落向艾泽拉斯。

在化作流星划过星空的那一瞬,布来克感受着自己濒临破碎的容器和凄凄惨惨的姿态,以无比憋屈的声音大喊到:

“我这可是工伤!”

“混蛋们,你们要三倍...不,最少五倍的赔偿我!不然咱们没完...啊...”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异侦实录从东京开始当女神我本初唐我在末世当司机去地府做大佬我家系统与众不同荒野直播间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跨界刑警
相关推荐
艾泽拉斯新秩序艾泽拉斯的奥术师艾泽拉斯之游侠传奇异界的艾泽拉斯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艾泽拉斯全职主宰我成了大明勋戚全职法师之我有一个商店为美好群星献上祝福巨虫世界养飞鸡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