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无限之剧本杀

第十四章:天凉了(两章合一)
上章 目录 下章

无限之剧本杀第十四章:天凉了(两章合一)

徐童有没有良心,这件事暂且不争论,但在这份通知下达后,那些吵着要仲裁老君坊的药房掌柜们已经傻了眼。

能不傻眼么??

不仅仲裁失败了,老君坊还被评为良心商家。

会堂里,一行掌柜的呆滞了几秒,旋即就有人摔了杯子大骂:“狗屁良心,展会负责人呢,我申请见展会负责人,负责人你出来!

这些大掌柜有直接申请见展会负责人的权力。

往常这个权力他们是不会动用,毕竟负责人没什么事情,是不会轻易出现。

但今天他们必须要个说法。

然而申请通知发送上去后没一会,就得到了提示。

“抱歉,展会负责人正忙,请合理安排时间!”

得到来自展会的提示,这位大掌柜顿时被震惊到了。

自己可是炼幽药业的大掌柜,他们炼幽药业每个季度给展会上缴的税费至少百万剧本分,负责人竟然不肯见他。

“我也来,这件事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这件事没完!”

其他掌柜纷纷站起来提出申请。

只是申请无一例外几乎全都被打了回来。

这下这几位大掌柜就坐不住了,他们申请仲裁被打回,就连申请负责人出面解释的要求竟然也被打了回来,难道老君坊背后的势力这样大么??

其实老君坊的势力负责人心里清楚,不过是一个台先生能称得上人物,至于徐童等人在负责人眼里还算不上什么势力。

可偏偏负责人不见他们这些掌柜,并不是因为心虚,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些掌柜们解释。

因为规则的限制,负责人无法告诉这些掌柜,老君坊的这些丹药,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售价已经达到了十倍,甚至接近二十倍的暴利。

这个价格,负责人看到的时候都傻眼了。

这下想要给老君坊扣上一个恶意降价的罪名根本不成立。

总不能说,你卖得太便宜,再升上去一点,卖三十倍的价格吧。

而且就算是三十倍,貌似人家的价格也依旧比其他药房的价格便宜。

所以无法定性为恶意竞争,那就是正常的市场买卖,只是这些事情负责人无法和这些掌柜们去解释,至于良心商家……这个只要在同一天收获展会百分之七十玩家申请,就能获得这份称号,和负责人没什么关系。

眼见无法解释,负责人都索性拒绝了所有掌柜们的申请。

看到他们的联名申请竟然无法通过后,一众掌柜们的脸色就像是霜打了茄子一样。

“嗡!

这时候,外面的房门被人推开,一个人迈步走了进来:“诸位老兄弟们,抱歉章某来迟一步!”

只见门外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枪神团的大管家章老头。

“哎呀,章老,您可算是来了!”

一众掌柜们看到章老,立即纷纷迎上前。

有人赶忙拉住章老的手:“章老,这老君坊究竟是什么来历,他这样搞,我们以后还怎么做生意。”

听到此话,章老也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坐下后才说道;“不瞒诸位,这老君坊来历惊人的大,具体是谁,老夫也不便说,只是这次他们卖的【再造丹】只是一个开胃菜,后面还有更多的丹药,老夫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筹备两个亿的资金,打算和老君坊鱼死网破!”

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只见章老直接亮出了自己两亿的资金票据。

看到这份票据,众人不禁面面相视,没想到一向性情温和的章老这次竟然也是动了真格了。

就在众人错愣之际,有人回过神追问道:“章老打算怎么做??”

两个亿的资金池,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饶是枪神团富裕,可拿出这么大的一笔钱去和对方死磕到底,这份魄力他们可都做不到。

章老见状神色凝重的继续道:“老夫有破釜沉舟之心,但仅凭我一家想要打赢这一战,恐怕很难,所以今天来也是想要看看诸位的意思,若是大家肯共进退,三仙药房就和大家一起联手,成立联合药会,资源共享,共同定价,大家把成本降低下来,价格一起打下来,就凭他一家老君坊,我不信他还能撑多久!”

说完,章老话音一转:“当然,若是有人不愿意来掺和,我也能理解,只是我丑话说到前面,这次我们枪神团是把老底都掀开了,和对方拼上了命,若是我们输了,这以后展会药业这一行,我就怕诸位再无容身之地。”

章老的神情看上去是真的怒,完全是一副豁出去的打算,令众人心惊之余,难免又有了几分窃喜。

“章老您的意思是……要成立工会?”

不过也有人很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的信息。

“没错,是这个意思,一旦成立药业工会,我们可以把所有药物进行评级,以评级标准来定制价格。

但凡违背价格的,咱们就能用药业工会的名义,强行让展会对其下达改进通知。

而且大家背后的药园特产、药草资源,也可以进行平价的交易,互惠互利,药会一旦成立,这两个亿的资金,就如数汇入药业工会账目,成为建立工会的备用金。”

章老神色严肃地指了指桌上的两个亿金额的票据,向众人说道。

这下不少掌柜都心底为难了。

成立药会这件事大家其实很久之前就有人提议出来过,但谁愿意受人家管控啊??

所以这件事尽管好处很多,可对这玩意感兴趣的人却很少。

但此时此刻,众人难免有些心动了。

眼见众人不语,章老脸色一黑,当即站起身收起了桌上的金票就要往门外走:“我知道诸位所想什么,老头我直接把话挑明了吧,这是药会的规则章法,你们愿不愿意加入,就看你们自己的了,老头子我只等你们三天,三天若是无答复,我三仙药房,所有架上丹药,一律两折出售,这场仗我三仙药房和老君坊拼到底!”

说完丢下一份药会的章程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出去。

等走出了大门,没有乘坐自己的专属的座驾,而是带着几个亲信激活了伪装后,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章老,他们真的会答应么??”

跟随在章老身边的亲信小心询问道。

听闻亲信的询问,章老只是澹定一笑:“会,肯定会,咱们去老君坊,我要再给这把火添上几根柴火来……”

“这就是许愿树啊?怎么看着人不是很多的样子??”

顾曦白看着面前这棵通体碧蓝色的古树,不禁仰起头张望着。

说来那口黄龙井那边听说每天排队的人多不胜数,甚至有人从剧本世界回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排队,可排到即将进入下个剧本世界都愣是没能轮到自己。

想要尽快加队,那就只能花钱,而且是花大价钱。

之所以会如此,正是因为展会有一个组织,叫黄牛团。

据说是六团之一的帝门,下属的一个副团,这个团队主要的产业就是黄牛,站队、倒卖差价,做的是无本的买卖。

你可别小看这一行,黄牛团的整体战斗力不高,可却是帝门最赚钱的副团,据说帝门其他几个团队成员在结束任务后,都会临时转队到黄牛团来做任务,赚取佣金。

所以说,千万别小瞧这些玩家,现实里还有点法律管束,这里可没有。

想发财?去现实里买本刑法,到了这里简直就是致富经一般地好使。

“因为不划算啊,这个树你不管给多少张道具卡,都只会给你一颗种子,能种出来多少全看自己的本事,除了极个别来碰运气,亦或者是有十足把握的人,大多数人是不会来这里的。”

常无拘根据自己的了解,觉得来许愿树这边并不划算,也难怪这里少有人来。

“也不绝对哦,给予的道具卡数量越多,获得极品种子的概率越高。”接引精灵在一旁纠正了常无拘的这个说法。

徐童也不管那么多,他的称号道具卡数量实属不少,出了逆行者系列和尊者、以及乔茜的祝福之外,其他的称号,他打算全部丢出去,至少给自己的道具册腾出位置来。

于是开口道:“那我先来试试吧。”

说着他走到许愿树下,唤出道具册,目光扫视过道具册里的这些称号卡,不得不说,自己道具册的格位不够用,还真是有原因的,目光一扫,称号卡的数量可真不在少数。

出了逆行者系列和少部分的称号卡之外,徐童一口气将其他称号卡全部选择献祭给面前这颗许愿树。

“叮,你是否要将【恶魔怨恨者】【猎杀者】【冥神黑名单】【护道者】【大义凛然】【混沌序列四·守序者】【朱门酒肉】全部作为祭品,献祭给许愿树。”

“是!”

随着徐童的确认声,这些称号卡也在第一时间从道具册里剥离了出来,化作点点荧光融入进面前许愿树中。

loubiqu.net

不多时,就见许愿树上绽放出一朵澹蓝色的花儿,花儿败谢之后,便是生出了一颗果实落在了徐童的手上。

这边是许愿果,只要将其种植下去,就能生出一棵许愿树。

至于是不是极品的种子,这就看不出来了。

也难怪大家不乐意来这里,毕竟这玩意太赌运气了。

“可惜,李波这个吉祥物现在还进不来高级展会区,不然让这小子碰碰运气,说不定还能有个惊喜。”

徐童想起了李波的运气,相信这小子定然是在上个剧本世界里,赚了不少,待会回去的时候,正好去普通展会区去看看他。

想到这,徐童示意常无拘和顾曦白两人也试试看,不用和自己一样,只需要拿到一颗种子就行。

等了一会高卓那边忙完了赶过来集合后,也尝试着换取了一颗种子递给徐童。

拿到了种子,徐童也不在停留,示意他们多多帮衬这点阿妹后,就从回到了普通展会区。

在团队频道里唤来了李波,询问了一下这胖子在上个剧本世界的收益怎么样。

李波也不隐瞒,把自己的收获说出来后,徐童不得不说,这胖子的运气还真是逆天,一口气竟然获得了五张道具卡,其中三张都是极品,还有两张称号卡,对李波来说绝对是实力上质量的突破。

不过李波还没有形成自己的作战风格,所以徐童对他选择的道具卡,也不做干涉,只要这胖子自己觉得舒服就行。

“给你!”

徐童将一瓶【再造丹】丢给李波,里面是二十颗左右的【再造丹】:“拿去卖了吧,卖多少都行,卖的钱就当是这次剧本世界里的对你的奖励了,不过别卖得太便宜,最低不要低于五百剧本分!”

李波一怔,没承想还有这种好事。

当即感动地就要给徐童一个大大的拥抱,被徐童侧身一跃就给躲开了。

嘱咐好李波,卖药千万不要暴露身份之后,徐童就彻底退出了展会,回到了现实世界。

回到现实后,徐童并未有停留,而是紧随着唤出虚实之间,身影遁入虚实后,便是推开的大门,回家去了。

大门推开。

眼前没有了熟悉的黑水,让徐童有些不大习惯。

总觉得自己家门口原本的黑水河没了之后,仿佛缺少了什么似的。

不过老道还在,坐在门前,正是和天女在玩着便草绳的游戏,一老一少看上去到是十分和谐。

看到徐童来了天女就跳起来奔着徐童行来:“师兄,你可算是回来了,爷爷这几天都快等烦了。”

天女口中的爷爷,自然是师爷薛贵。

徐童点了点头,拿出了一个糖果送给天女后,就走到老道身旁,使了个眼色:“你们这次去结果怎么样??”

鲁托罗的事情是师爷带着老道一起去的,具体是什么情况老道自然也是清楚。

“嘿,鲁托罗这家伙倒了大霉,怕是想要找你麻烦,恐怕是要再等上一段时间才行。”

老道冷笑着向徐童说了鲁托罗的事情。

具体过程细节他不清楚,因为审问鲁托罗的事情,是酆都大帝与杜子仁亲自主持,轮不上他去旁观。

但鲁托罗仰仗着自己是血河教主的亲信,目无法纪,甚至敢蔑视大帝法旨。

这下就把酆都大帝给惹恼了。

鲁托罗是狐假虎威惯了,当时又是气头上,说话也是没经过大脑。

他也不想想,那酆都大帝是什么人,北阴天子,五帝大魔王之首,冥土实名CEO,偌大的冥土除了娘娘和府君,就属他最大。

血河教主平日里也只敢口嗨几句过过嘴瘾,真看到这位大帝发火了,可不会贸然为他出头。

结果鲁托罗被大帝无情地打灭了神格,从大神位,直接跌落进小神位,还被罚去忘川河进行去做六百年杂役。

“就这样??”

虽然听上去惩罚挺重的样子,可徐童总有点不解恨的感觉。

“知足吧,打灭他一层神位,比杀了他都难受,更何况六百年时间杂役,可不是那么舒服的,大帝终究还是顾及了血河教主的面子,这件事能罚到这个程度已经是顶格了。”

老道对这件事看得开,徐童可没那么舒服,随后又指了指自己:“那我……”

“你的补偿啊?你自己找你师爷要去,我又没拿你的补偿。”

老道一翻白眼,指了指身后的房门说道。

得,徐童见状也不再问了,推开门走进大院:“我回来了!

“臭小子,还知道回来呢。”

宋老就坐在凉亭里看书,听到声音,头也不抬地说道:“直接进后院去吧,你师爷等你好几天了。”

“好嘞!”

徐童点了下头,便是转身奔向了师爷居住的后院。

正好梅老也在后院,种植许愿树的事情还要拜托他老人家呢。

等进了后院,就见师爷正站在鱼塘边上钓鱼,见到徐童来了,不禁没好气地说道:“你泼孙,我还以为你真是一点都不上心来着。”

一听师爷的口风,徐童当即露出了一张献媚的笑脸,端起桌上茶水送到师爷身旁:“师爷爷,我最近刚好有点事给耽搁了,心里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盼着您回来哩。”

“呵!”

薛贵见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冷哼一声,接过了茶盏轻抿上一口,才继续道:“老道都和你说了吧。”

“说了,但没说全。”

徐童伸手把茶盏接过来。

“不满意吧。”

“不满意,鲁托罗这家伙明摆着是违背了冥府的禁令,要血祭一个世界,屠戮不知道多少人,我不是什么正义之士,但这份惩罚,我觉得不公平。”

徐童沉声说道:“再者,我不想做一个傀儡,也不想再被他们摆弄在手掌之间。”

师爷听徐童此话,倒是不觉得意外,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本子递给徐童:“给你的!”

“什么??”

看着师爷手上的本子,徐童满脸疑惑地接过来一瞧,顿时瞪大了眼睛,惊道:“这是剧本!”

师爷没有回应。

徐童翻开剧本一目十行地扫过去,这个剧本与其说是剧本,不如说是一本记录。

因为上面标注了几个玩家的名字和他们最后的结局。

这几个玩家的结局并不好。

死了三个,另外三人虽然完成了主线,可只有一个人回归,另外两个人反而成为了神灵的容器。

这是徐童第一次看到剧本中连每一个玩家的参与过程都详细记录下来的剧本。

直至徐童将手上的剧本看完,一旁师爷才开口道:“机会,从来不是别人给予的,而是自己争取来的,当年梅花道人若是不大闹阴曹,又怎么会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既然你要机会,这就是你的机会,就看你敢不敢去争!”

“师爷,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再次进入这个剧本?”

徐童心思聪明,看到这份剧本,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对,你要跳出棋盘,但你现在没那个实力,诸天神魔哪一个伸出一根手指都能捏死你,就算是鲁托罗这样不入流的门将,他若是真身降临,你又能有几分胜算,别以为你手上的九仙鼎让孟婆吃了个闷亏,你就真的有了几分手段,孟婆就是个熬汤的,不信你换做牛头马面试试。”

师爷很少教训徐童,一般恶人都是师父在当,今天这样反常也可以说明师爷对这次事情的看重。

只听师爷继续说道:“你既没有那个实力,也没有梅花道人那般的手段心性,就只有一条路,去争,给自己争出一条路来。”

师爷说着,便是把手放在徐童肩膀上,神色严肃地盯着他:“孩子,这次你的对手就是神灵,重新进入剧本,去扮演剧本里已经死亡玩家的角色,争赢了,你才有资格去走这条路,争输了,师爷陪着你咱们共赴黄泉!”

“师爷,这还有您的份啊??”

徐童并没有被师爷的眼神给吓到,反而晃了晃手上的剧本,向薛贵问道。

师爷闻言,消瘦的脸庞上展露出几分冷笑:“没点筹码,谁敢在你身上下注,我这把老骨头,不为你师父拼,也要给你这个徒孙拼上一把,不然何时有出头之日。”

“既然都赌到这份上了,咱家还有没下注的筹码,您老也别藏着掖着,这时候不梭哈,赢了也是输了。”

徐童眯着眼,将目光看向前院凉亭的方向。

薛贵闻言眉头微挑,目光却是看向厨房的方向,点了点头:“适当的时候,你师父这张筹码就是咱们爷俩翻身的底牌。”

正在读书的宋老突然冷不丁地感觉后背一阵发冷,身体打了个哆嗦后,不禁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后院的方向:“奇怪,今儿的天,怎么突然就凉了……”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在末世当司机我本初唐荒野直播间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去地府做大佬跨界刑警从东京开始当女神我家系统与众不同异侦实录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
相关推荐
妖精尾巴图书馆欢迎来到噩梦游戏Ⅲ欢迎来到噩梦游戏Ⅳ青梅仙道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我在都市造古董演技派红楼梦三国演义我的魅力只对坏女人有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