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第六百四十七章 必有我师不可能的
上章 目录 下章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第六百四十七章 必有我师不可能的

付出不要代价后,陆北又从另一个韩妙君口中逃了出来。

不对,是套出了情报。

两人所言大抵相似,封魔谷,镇狱万碑林名声在外,但从未听说过有谁强闯大善寺,看到了被镇压的天魔。

虽说这则情报有误,但韩妙君无愧修仙界老前牵的资历,不管陆北有什么问题,搜一下都能得到答桉。

很糟,太傅大人万能的标签要被抢走了。

陆北体内尚有雷重残余,制定好一摄子计划,没有急着施行。

拳头是硬通货,走到哪都能打通人际关系,没养好伤之前,他不会冒冒失失到处乱跑。

两天后,陆北重振雄风,气势汹汹去北君山找两位师姐切磋武技。

因为他居心不良,被自锦谢绝入内,领了个任务前往岳州东安郡,将迟迟不归的小卫妤捉回山门。

东安郡位于岳州最东面,郡治首县詹池县是原本皇极宗在岳州的驻地,地理位置关键,扼守要害,是武周抵御雄楚入侵的第一道关卡。

上次,以古元屏为首的古家车队,便和陆北在詹池县外的大江上进行了交易。

此为雄楚武周交界之地。

北君山之战,皇极宗战败收场,玄阴司趁机接手,赶走了皇极宗在岳州的残余势力。

然后,花钱混入岳州的县尉卫茂,摇身一变,成了东安郡郡尉,辅左郡守,掌管全郡军事。

卫茂:“……”

花钱买个官,平级调动已经很离谱,怎么还升职了?

上面也没人呀!

原因简单,卫茂上面是没人,但他下面有人。

皇室那边听说,陆北有个表哥,所混岳州姓卫名茂,至今怀才不遇。

彼时玄阴司接手岳州,皇室对岳州的官场重新洗牌,以前亲近皇极宗的文官武将全部换下,皆由皇室培养的精英骨干顶职。

卫茂虽不是皇室培养,但出身清白,加上陆北的老表关系,顺理成章升官加钱。

刚开始的时候,卫茂这个郡尉干的不是很痛苦,在大胜关当县尉,县宰对他阴阳怪气,现在成了东安郡郡尉,轮到郡守对他阴阳怪气。

后来好多了。

天剑完搬到岳州,宗主是他表弟陆北,郡守笑脸迎人,对卫茂比对自己的亲爹还客气。

再后来,郡守降辈了。

陆北干废皇极宗,天剑宗一时无两,皇室都要和皇极宗报团取暖。卫茂的顶头上司,岳州州牧笑脸迎人,对卫茂比对自己的亲爹还客气。

郡守只能当孙子,可不降辈了嘛。

卫茂很费解,想破头也不明白,陆北满肚子坏水,为何在修炼上这么有天赋。

老天爷一定是瞎了眼。

终究是个有心气的爷们儿,不想被人说靠自己表弟上位,虽然事实如此,但他还想努力一下,证明自己有真才实干。

于是乎,本就事业心极重的卫茂,直接住进了军营,三五个月不回家是常有的事。

陆北抵达卫府的时候,朱颜和卫妤正满大街撒币,一个过年看不到丈夫,一个过年看不到爹,只能多花点小钱钱,安抚至亲

不在身边的伤痛。

没看到表哥,但见到朱颜,结果也一样。

陆北一把按住试图逃跑的卫妤,拎起命运的后衣领,茶馆雅间和朱颜唠了两个时辰。

朱颜感慨物是人非,曾经借宿在卫府的小师弟,变态式发育,直接跳过凌霄剑宗,登顶武周恶人榜榜首,成了惹不起的天剑宗宗主。

看到陆北在外面欺负人,朱颜深感宽慰。

就是有一点不好,小师弟出息了,瞧不起落魄的表哥了,看不上过气的师姐,连过年都不来卫府送礼了。

陆北大为汗颜,他每天不是修炼干架,就是在修炼干架的路上,大年夜那晚,皇极宗都没让他安生,实在是忙得抽不出身。

和女人解释这些没用,她们要愿意听才行。

无亲,陆北左大右小,左手领着风华正茂的母亲,右手拽着青春靓丽的女儿,陪母女二人压了半天的马路。

直到天黑时分,才将心满意足的朱颜送回卫府。

期间,卫妤数次偷跑,均以失败告终,垂头丧气跟着陆北返回北君山。

和以前一样,她那颗躁动不安的侠女心一直未曾熄灭,惦记着挥霍完百万荷包,就仗剑走天涯,行侠仗义哪里不平踩哪里。

返回北君山,除了修炼,就是看陆北和白锦撒狗粮,一点意思都没有。

少女的梦想纯真可爱,花包般欲要绽放明媚,魔头陆北冷笑一声,抬脚将花包踩得稀烂。

小书亭

一文不值的梦想,不做也罢。

常言道,行走江湖,满身正字。

卫妤做不了侠女,好好回山修仙吧!

找回卫妤,陆北可算挤进了白锦的画室,但斩红曲不在,两位师姐不给他三人共处一室的机会。

要么白,要么红,必有我师不可能的。

京师。

皇城秘境,青丘宫。

陆北站在狐二身后捏肩敲背,手法娴熟老辣,下手必中嗨点,后者舒坦得直哼哼,狐狸尾巴都快露了出来。

“手法不错,没少给为娘的儿媳捏肩捶背吧?”

“娘亲英明,孩儿在她们身上勤加练习,专程孝敬您老人。”

“我不老。”

狐二不信,她哪有孝顺儿子,更愿意相信陆北拿她做练习。

还有,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陆北突然这么孝顺,肯定没安好心,直接开腔道:“说吧,今个儿来京师找为娘,又打得什么坏主意?”

“有一说一,不偏不倚,娘亲你这个‘又’字,用的属实有些过分了。”

陆北撇撇嘴,转移话题道:“我大哥在哪,就是那个叫胡三的,过完年就没见着他的狐狸尾巴,是不是关柴房了。”

“在地宫。”

“什么?!”

陆北顿时来了精神,兴致冲冲道:“哪里的地宫,在青丘宫吗?”

“呵呵。”

狐二嘿嘴一笑,狐眸看着陆北满是戏谑:“不出为娘所料,你小子果然对你大哥有想法。”

一听这话,陆北当即反应过来,又被狐狸精骗了。

“你大哥去岳州了,公职调动,任岳州紫卫一职。”

“岳州……

陆北轻咦一声:“岳州修士的手段可比宁州修士厉害多了,我大哥那贱兮兮的欠抽样,不出三天就会被人穿在身上……哦,我懂了,地宫在岳州。”

“别贫了,论欠抽,你大哥比你差多了。”

“他有渡劫期修为,保证比我更欠抽。”陆北失望叹气,没能立刻和狐三分享修为大进的喜讯,心下别说有多难受了。

“有点道理。”

说到慢大儿,狐二便一阵唏嘘:“你大哥听说你在岳州作威作福,只有你欺负别人,别人都不敢对你呲牙,喊着我二弟天下无敌,屁颠屁颠跑去岳州。?……

狐二洋洋洒洒一堆话,陆北边听边点头,脑补狐三打着他的旗号在岳州鱼肉乡里、童嫂吾妻的画面。

“不对吧,我记得太傅的徒弟沐紫卫,她就在岳州。”

“没出息,还是你好,知道给为娘长辈儿。”

“必须的呀!”

陆北挺胸抬头,乘胜追击道:“娘亲,你看我这么孝,把你手里的星斗阵图借我要要吧,你放心,用完就还你,保管跟新的一样。”

“我就知道你小子没安好心。”

狐二撇撇嘴,也不询问陆北索要阵图所为何事,点头道:“明天来拿,今天为娘还……”

“那行,孩儿明天再来。”

陆北一秒抽手,两秒离开青丘宫,狐二话还没说完,眼前已经失去了陆北的踪影。

“阜小子,肯定又要干坏事。”

狐二微微摇头,狐三和陆北都在岳州,陪着她的只有一群小狐狸。

这段时间,她在教导解都等小狐狸修习狐族传承的法门,日子虽充实,但也有些无聊,小狐狸们太正经了,没有陆北和狐三好玩。

“要不,我也搬去岳州……”

陆北离了青丘宫,直奔惊上宫。

雄楚的诅咒任务涉及域外天魔,除了大车,还会光头大和尚出没,起步都是渡劫期,难度极高。

以防万一,万能的太傅必不可少。

真论奶,朱修石、韩妙君、狐二都是虚的,还得看太傅的钟灵毓秀。

太傅本人还在云中阁,惊上宫中只有赵施然,陆北搓着手将人堵在墙角,一个公主抱踹开静室屋门。

虚度光阴最是可耻,闭关修炼。

五天后,雄楚。

秘境。

因为和武周有言在先,两回修士皆享有秘境的开采权,挖到多少宝见,捡到什么机缘,全凭个人手段。

唯一的要求,失主不能变成遗体。

武周那边,第一批批准出境的修士基本都姓朱,雄楚这边也一样,八成都姓古,等自家人吃饱了肉,才能轮到旁人喝汤。

朱古两家混在一起非常好辨认,一眼望去,大车都是雄楚。

比如眼前这位中年汉子,面庞阴鹫消瘦,双目细长藏有凶光,看身高就知道,他和古家的车队没有任何联系,只能来自武周。

心月狐。

对翅膀,陆北一向采取不主动、不拒绝的战略战术,但对古家的大车就不是了,主动权必须把握在他手里。

套上心月狐的马甲,秘境晃悠一圈,直奔第三层,静等车队来袭做任务之前,先捞点经验。

“来了。”

远方,光影闪烁,一排锃光瓦亮的大肌霸闪耀登场。

粗略一数,不多不少,刚好十八个。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跨界刑警我家系统与众不同我本初唐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异侦实录从东京开始当女神荒野直播间去地府做大佬我在末世当司机
相关推荐
黄金瞳重生之全球投资巨头全球投资:从大学老师开始从亮剑开始崛起全职剑修公子别秀魔运苍茫烽皇还看今朝诸天:从超神开始原神抽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