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龙族:我的一人之下绝对有问题

200.念头通达
上章 目录 下章

龙族:我的一人之下绝对有问题200.念头通达

“具体是什么情况啊?四哥。”张楚岚在电话里问道。

“总之你们从六盘水抓回来的人公司连夜审了……所有人都隶属于一个叫‘新截’的组织……”徐四的语气显得有些暴躁,“搞什么鬼!虽然不在我的管辖区域,但居然还有我完全不了解的异人组织?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多半是公司高层那帮家伙刻意隐瞒了信息,就是为了设下现在的局。就在刚才,‘新截’已经被董事会的人定性成邪教,你们的任务也因此更新了……”

“所以更新的内容是……”

张楚岚微皱着眉头问道,不过他大概知道这完全是毫无意义的问题,还用问吗?肯定是想借他们的手搞定这个组织呗。

果然,徐四接下来的话和他猜测的一模一样。

“一,无论生死,解决陈朵的问题。

二,瓦解‘新截教’,摧毁他们的总部——碧游村。”

“……”

挂断电话后,张楚岚将任务更新的内容告诉其他人。

果然,各地区街道的指令都是一样的。

“你们怎么看?”

“和之前猜想的一样,陈朵只是次要目标,”王震球摊摊手呵呵笑道,“公司的主要目的是想让我们捣毁这个叫‘新截’的组织。”

“不过这对我们来说不是正好吗?”老孟脸上浮现出喜悦的笑容,“第一项目标是让我们解决陈朵的问题啊,并没有说一定要杀死她……也就是说只要我们说服她跟我们回去事情也许会有转机!”

“可是问题来了,你准备怎么说服她呢?”孙皓然毫不留情的泼着冷水,“之前的谈话我们可是都有目共睹的……她好像很讨厌你啊?”

《控卫在此》

“这……”老孟顿时又变得哑口无言。

众人也微微摇头。

这是个一针见血的问题,他们不是不想帮老孟,可有时候解决问题往往比直接摧毁目标更加麻烦。

陈朵就是这么一个例子。

公司为什么会想要她死?

因为她很危险。

以前还可控,而现在她可是直接杀死了自己的负责人叛逃了,即使其中真的有理由,那么谁又能保证以后的陈朵不会再做出这样的事情?

“问题的关键点有两个。”王震球伸出两根手指,“一,要陈朵心甘情愿的跟我们回去。二,得有办法让高层那帮家伙相信‘她其实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危险’。”

“但这两个问题都几乎无解。”张楚岚微微摇头,“就像大哥说的一样,从之前在废弃工厂老孟和她的交谈中可以看出,她很态度一点也不像是能心甘情愿跟我们回去的样子。”

“我……我找机会再找她谈谈吧,至少得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老孟双手在身前打结,有些犹豫的向众人征求着意见。

“我没有异样,至少在我们开始捣毁‘新截教’之前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再试试。”

王震球微微耸肩,其他人也点头默认。

一个能够拿出那么多法器的组织,想要摧毁起来也不是说能毁掉就能毁掉的,他们不介意给老孟一些时间去说服陈朵。

除了老孟之外,这里最想让陈朵活下来的大概就是孙皓然了,毕竟这可是跟他利益相关的事情。

他跟本就没想过能够在这次任务期间就能攻略陈朵,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总不能大家都在忙着干架他却在一旁摸鱼谈恋爱吧?而且陈朵本身的问题不解决也确实无法开始攻略。

首先,得保证她活着。

和其他人的看法不同,对陈朵的情况比较了解的他知道,这件事儿的问题关键并不全在公司这边,关键还在于陈朵自己想不想要活下去。

对这个女孩来说,‘死’并不是不可选的选择,得让她自己想要活着,让她有想要活下去的理由,否则一切都毫无意义。

······

与此同时,众人所言的碧游村中,诸葛青正悠哉的坐在小溪旁边的石头上休息。

要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这要从几天前晚上在屋顶遇见的那几个傀儡说起。

那天晚上带着他上楼顶交手的‘女人’并不是真正的人类,而是精密的机关人偶。

那样的人偶无论怎么看都和他家里家传的手艺‘神机’很相似,但那样的水平要是拿回去让族中那位老奶奶看了非得把自己那堆破烂全烧了不可。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自从他入世以来,这帮家伙就像是约好了一样,一个个排着队来抽他们武侯派的脸,先是王也的‘风后奇门’现在又是这莫名其妙的炼器术。

所以他觉得很有趣就到这里来见眼前这个幕后主使了。

此刻在他面前的人,就是掌握着远超他们武侯派炼器术的家伙,自称是什么‘新截教’的教主——马仙洪。

“怎么样啊?这碧游村呆的还习惯吗?”在溪流中央悠闲的踩着水的马仙洪回过头微笑着问道。

“还不错,算是大开眼界啦,教主!”诸葛青微眯着眼睛调侃着。

“唉……”听着诸葛青的称呼,马仙洪有有些郁闷的挠着脑袋,“从你来这里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教主啊!很low啊!听上去超级中二的好吧!”

“好的,教主!”诸葛青依旧一脸调侃的笑容,毫不在意的叫着。

“啧!早知道就不叫什么‘新截教’了!”马仙洪一脸无趣的踩着水,脸上满是无奈,“那些愿意跟我混的人非得这么叫也就sauna了,你说你跟着瞎起哄干嘛?还是说……你叫我‘教主’是因为已经决定要留下来加入我们了?”

“额……这个么……”诸葛青尴尬的笑了笑,“其实我还没考虑好~”

“所以是哪里需要考虑?我这里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马仙洪无奈的来到岸边坐下,饶有兴趣的问着身边的人。

“没什么不好的地方……环境不错,招待也很周到,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没什么娱乐设施……不过倒是个修行的好地方。”诸葛青抬起头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如果,他是说如果。

如果是之前的自己,或许还真禁不住马仙洪给出的价码,屁跌儿屁跌儿就加入了。

不过现在嘛~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会来到这里,完全是因为感觉会很有趣。”诸葛青微眯着眼睛呵呵笑着。

“哪里有趣啦?”马仙洪有限郁闷的挠着脑袋。

这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呀,本以为用那样的机关人偶钓一个诸葛青轻轻松松的,结果对方来到这里的态度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不但没有因为自家的‘诸葛神机’被自己的炼器术超越而郁闷,反而一副乐子人的模样,简直看了就让人来气。

“总之就是很有趣~”

诸葛青呵呵笑着,他才不会告诉眼前这个家伙,比如‘现在看着你脸上郁闷的表情就让我觉得很有趣。’

两人悠哉的起身,走在回村的山路上。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请我来这碧游村是想让我做什么呢?甚至还不惜为此提出那样有诱惑力的条件。口口声声说想让我帮你,可拥有‘神机百炼’的你早已经甩出我们武侯派的‘诸葛神机’好几条街了,哪里需要我的帮助?”

“嗯……这个嘛……”

马仙洪突然间笑了笑,似乎终于是找到了反击的机会。

他轻轻伸出手,一只蚊子般大小的机械虫子停在他的指尖,这是之前公司的临时工们遇见过的监视器。

“怎么样,没怎么察觉到吧?其实靠着这样的手段,诸葛老弟你最近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不过别会错意,我主要关注的目标不是你……”

说着,他伸出的手指向不远处躺在树荫下乘凉的身影。

“我关注的主要目标是这位……王道长。”

“哦?这么说来我就是个‘赠品’?”诸葛青呵呵笑着。

“那不然呢?”马仙洪没好气的撇嘴,“不过你要是也愿意留下来的话……我倒是很乐意接受。”

“考虑中,考虑中……”诸葛青笑了笑,依旧是那副模样,似乎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是‘赠品’而感到不悦,“所以,你叫我来的主要目的是想让我帮你说服这货留下来帮你?”

“是啊,我知道你和王道长关系不错。”马仙洪无奈的摊着手,“这家伙对我很警惕呢。”

“emmm……是个人都会警惕吧?毕竟哪有向你这样邀请人来的?”

诸葛青有些无语的说着。

马仙洪那邀请人的方法他可不敢恭维,简直就和找茬没什么区别,要不是他和王也两个人都是修道之人比较讲道理,你敢换成公司那帮疯子试试看?

两人聊着聊着走到睡着的王也面前,诸葛青随手从一旁摘下一根草,蹲下挠了挠王也的鼻子。

“哈……啊……哈欠——”

王也一脸懵逼的醒来,揉了揉发痒的鼻孔,映入眼帘的是两个无聊的家伙。

马仙洪在他看来很无聊,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加入这什么新截教还千方百计把自己忽悠来这里,他掐指一算就知道这趟浑水不能被卷进去,傻子才会留下来。

诸葛青在他看来就更无聊了,md,这孙贼肯定是显得蛋疼没事儿干了才会跑这地方来,还美其名曰‘很有趣’,有趣你奶奶个腿啊!这家伙肯定是被公司那几个人教坏了!

要不是怕这货出事儿,他压根就不会跟过来!

······

“额……这么说来你是因为担心我被收拾了,所以才跟过来?”

回到碧游村后,诸葛青和王也坐在村口的石墩上闲谈着。

“可不是嘛,你也是个术士,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啊……这地儿风水不好……”王也无语的撇了身边这个一脸悠哉的家伙一眼。

他现在有些看不懂诸葛青了。

自从那天晚上开始,这货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是念头通达啦?

所以……当时这货和那个孙皓然在内景之中究竟看见了什么?

“啥叫风水不好……不用说得这么委婉,不好的只有人的命。”诸葛青微眯着眼睛澹澹的说着,“话又说回来……你丫的干嘛这么关心我啊?”

“额……”被这么一问,王也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莫不是因为之前在龙虎山上赢了我一次,怕打击到我,所以就一直心中有愧?”诸葛青呵呵笑着。

那双微眯着的狐狸眼睛似乎能够看穿一切,盯得王也一时间有些头皮发麻。

“你这家伙果然变了。”王也的目光有些凝重。

“变了?”诸葛青不可否置的笑了笑,“也许吧,不过其实只是看透了一些事情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也不必一直为那种破事儿耿耿于怀,因为我的改变不只是因为你的缘故。”

“不只是因为我的缘故……但的确是因我而起吧?”王也低着头显得有些无奈,“如果那时候我没有对你产生影响,一切都不会开始,你的命运根本就不会改变。”

“噗嗤——你是想说你改变了我的命运?”诸葛青忍不住拍着大腿笑了起来,“老王啊,平时怎么没看出来……”

“没看出来什么?”看着眼前这货突然间笑起来,王也愣了愣。

“你特丫的也太特么自恋了!”

诸葛青撑着膝盖缓缓起身,微眯着眼睛一脸的调侃,“改变我的命运?就凭你吗?”

“孙贼,我好心关心你会不会出事儿,找抽啊?”王也嘴角一阵抽搐。

“谁要你关心啦?之前是哪个家伙说的不想和我这种人做朋友的?”诸葛青呵呵笑着,“打我是打不过你,气死你!”

“草!你丫的还是自生自灭吧!”王也一阵郁闷。

“行了,闲话先不谈……主人家过来了……”

诸葛青轻轻努嘴提醒着。

王也也收起脸上的表情,缓缓起身,面无表情的望着带着一个光着膀子的壮汉来到他们面前的马仙洪。

“马村长,您这是?”

“二位,给你们介绍一下……”马仙洪抬起手拍了拍身边之人的肩膀,“这位,刘当,重度的格斗技痴迷者。你们不是一直峡谷知道我打算请你们帮我做什么吗?王也道长,劳烦你活动活动筋骨和我这兄弟过过手。”

“我……拒绝不了,是吧?”

王也一脸的无奈。

“哪有的事儿,你要是不想动手也可以请诸葛老弟出手,你们是客人嘛,我从不强迫谁做什么。”马仙洪无所谓的说着。

“不用了,过两手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王也拖着身子一脸慵懒的上前。

而对面的刘当正在轻轻跃着碎步活动着身体,似乎已经跃跃欲试。

一旁的诸葛青微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马仙洪带来的所谓‘重度格斗技痴迷者’。

他有些惊讶。

因为自己根本感觉不到对方身上的炁,但马仙洪应该不会带一个普通人来到他们面前,所以他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一点,只以为是对方将身上的气息隐藏得很好。

而且……这身性肌肉看上去可真有些不得了啊……这很显然是靠着纯粹锻炼得来的肌肉,凶悍的眼神,暴起的关节,还有粗糙的手掌,一看就没少跟人干架。

“别大意了,看这哥们的鼻梁……歪的。”诸葛青微皱着眉头朝着王也提醒道,“他和人干架的经验估计比我两叫起来还要丰富……”

“没事儿别吓唬我啊……”

王也额头冒出冷汗。

呼——

拳风呼啸而至,几乎在下一刻就要到他脸上。

面对袭来的拳头,王也目光微凝,身形微微侧倾,撇头躲开了拳头然后伸出手握向对方的手腕。

太极劲·引。

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黏住对方的手腕,王也顺势一用力准备借力反击掀翻对方的身体。

可是不用力还好,一用力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从面前这个男人身上,他居然感觉不到分毫的抵抗。

凡是练炁的人,不管程度,受到攻击或多或少体内的炁都会下意识的进行抵抗,专攻横炼者更是能够做到刀枪不入。

可从眼前这个男人身上他居然感觉不到半分阻力!这意味着……这个男人分明只是个普通人!

糟了!

当王也反应过来的时候刘当的身体已经整个人翻飞出去,马上就要头朝着一旁的石墩砸过去,身为普通人的刘当根本不可能完成受身,唯一的结果就是撞得脑浆炸裂,而他现在想要赶过去救援已经来不及了。

好在刚好诸葛青就在那边不远,同样察觉到不对劲之后,诸葛青马上上前,伸出手强行化解了刘当身上的劲力,在对方的头撞上石墩之前千钧一发之际伸手挡住了。

“你什么意思啊?”

“教主?”

王也和诸葛青两人脸上的神色都有些不善。

他们根本就没想过马仙洪居然真的会找来一个没练过炁的普通人和他们过手,这不是草芥人命吗?

“别那么生气,这可不是我的主意。”

马仙洪无奈的摊了摊手,“刘当兄弟也是我的客人,要和你们动手是他自己要求的。”

“嗯……”劫后余生的刘当缓缓起身应道,“的确。”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荒野直播间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我本初唐跨界刑警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从东京开始当女神异侦实录我家系统与众不同去地府做大佬我在末世当司机
相关推荐
长生从武道斩仙开始御兽:宠兽只是给我凑羁绊的诸天万界:开局一条龙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疯了吧,你管这叫心理医生龙族:我在书写你的命运龙族之开局上了那辆迈巴赫我在龙族当龙侍这位神明从不现身小师弟早就满级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