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修炼从简化功法开始

第二百二十五章 再见故人
上章 目录 下章

修炼从简化功法开始第二百二十五章 再见故人

十天时间一晃而过,杏汾城的城墙已经遥遥可见。一路上连惊险都算不上,仙云商队都已经安排妥当。

必须得说,跟着商队行走,在安全性上,确实有着保障。价格是贵了点,需要一千两,但也没人有意见。

当初陈斐从杏汾城前往仙云城,票价三千两。如今从仙云城来杏汾城,价格直接少了两千两。

按陈斐的估计,之后如果再从杏汾城回仙云城,价格还得是三千两,甚至更贵一点。这仙云商队,将人心摸的很透。

陈斐跟楚文年两人道别,十天的短暂相处,倒是处出了一点情谊。不过终归目的地不同,在杏汾城,就必须要分别了。

“陈大哥,再见!”

楚兰泪眼婆娑,对着陈斐用力挥手,不舍的情绪在胸膛中积聚,让楚兰想要嚎啕大哭。楚兰知道,这一别,估计就是一辈子。

“再见!”

陈斐挥了一下手,在商队走远之后,陈斐也离开了原地,找了一间客栈住下。

按照陈斐的计划,陈斐会在杏汾城逗留几天,找个渠道,打听一番如今周围的情况。如果可以,最好将平阴县那边的情况也全部摸清楚。

当初陈斐离开杏汾城的时候,平阴县已经被那只诡异吞没,如今那里不知道是变成了禁地,还是有发生其他的变故。

陈斐没打算去平阴县,原身所在的乡村,距离平阴县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地处偏僻,倒是有可能躲过那场诡灾。

《天阿降临》

第二天一大早,陈斐在杏汾城的几个巷子中穿梭,最终停在了一家商铺前。

“客官,需要什么消息?”

走入店铺内,陈斐刚落座,掌柜就笑眯眯的问道。

陈斐看着周围的陈设,倒是跟当初那一家如出一辙。

对,陈斐这次来买消息的地方,就是当初迟德风被绑了后,陈斐覆灭的那家商铺的分号。像这样的商铺,整个杏汾城还有几家。

“最近杏汾城周围,可有什么危险,比如诡异?”

陈斐开门见山的问道,这样询问,很容易让人知道你是外来人。但杏汾城如今的外来人太多了,很多都是来逃难的,陈斐这样的,并不稀奇。

且以陈斐如今的实力,这里是杏汾城,不是仙云城,很多时候,陈斐已经不需要顾忌很多东西。

“五十两!”掌柜想了一下,给出了一个价格。

陈斐没有还价,从袖子中拿出五十两放在桌子上,推到了掌柜的面前。

掌柜脸上的笑容更盛,手指敲了敲桌子,不过片刻,一张对折的纸从后堂传递上来,交到了陈斐的手中。

陈斐将纸张翻开,认真看着当中的内容。片刻之后,陈斐的目光从纸上挪开。

跟当初离开的时候相比,杏汾城周边变化倒是不大,没有冒出特别强力的诡异。唯一的,就是数十里外,冒出了一个洞窟,凡是进入的,都没有再出现。

即便是武者,甚至是练髓境的武者踏入,都没有发生例外。

好在那个洞窟,跟陈斐回平阴县的路并不在一条线上,并不会对陈斐造成什么额外的麻烦。

“平阴县及周边的最新消息,有吗?”陈斐看向掌柜。

“有,两百两!”掌柜听到陈斐的问题,有些惊讶,但是没有多问。

做这一行生意,如今都是多听不问。

以前当然不至于这样谨慎,但随着来杏汾城的人越来越多,冒出来的武道强者也变得频繁起来。

有个分店,几个月前刚被上下灭口,最后倒是找到了杀人者,被店的幕后老板当场击杀。但这个也无法让那个分店的人,全部再复活回来。

陈斐还是很干脆的拿出了两百两,片刻后,又是一张纸递了上来,陈斐将其翻开,认真查看。

相对刚才的信息,平阴县拥有的内容要多了不少。

陈斐简单看完后,对着掌柜拱了下手,离开了商铺,朝着客栈的位置慢慢走去。

平阴县已经没人了,因为那里依旧被诡异笼罩着。

如果是太平盛世,这种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朝廷就会派遣军队以及强者,将平阴县内的诡异当场击杀。

但可惜,如今是乱世,朝廷被各路叛军弄的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空去管这个偏远的县城。朝廷不管,叛军自然更不会去管,因而那里如今,是诡异的世界。

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吞噬了整个平阴县的活人,这个诡异力量增长的极快。按照信息上所言,这只诡异笼罩的范围,正在逐渐的夸大当中。

“已经二阶诡异了吗?”

与妖兽的分阶类似,二阶的诡异,对应武者,就是练窍境的水准,与当初那处风诡境的诡异相当。

不过好在那只诡异如今笼罩的范围,还没有延伸到陈斐原身所在的村子,陈斐如今去寻找的话,并不会跟那只平阴县的诡异对撞。

陈斐筹划着,应该这一两天,就会启程前往那个乡村。早点将窍穴外的执念消磨,陈斐也好早点突破到练窍境。

练脏境虽不弱,但还是练窍境的修为,让陈斐更有安全感一些。

陈斐走过繁华的街道,刚要跨过客栈的门槛,脚步一下停在了原地。陈斐此刻的目光聚集在两个人的脸上,神情之中,有些讶异。

凌旱军,那个平阴县那个山匪头子,后来加入了叛军当中,陈斐还跟他交手过一次。以陈斐当时的实力,自然远不是凌旱军的对手。

因而当时陈斐只是用弓箭,射杀了凌旱军的几个手下而已。

除了凌旱军,陈斐还看见了单香,就是平阴县张家大小姐张思楠的贴身丫鬟,单香。

平阴县被那只诡异吞了,陈斐本以为平阴县内的人应该是凶多吉少,没想到单香跟凌旱军倒是一点事没有。

那当初张家的大小姐张思楠,估计应该也没有事。

只是让陈斐有些奇怪的是,这两个几乎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如今怎么会在一起。

单香应该是出来采买东西,凌旱军算是护卫?除了两人,还有几个下人小心翼翼的跟着。不过片刻,这几个人就消失在陈斐的眼帘中。

陈斐想了一下,慢慢跟了上去。

陈斐不是好奇单香,或者是张思楠。陈斐如今更好奇的,是凌旱军,这个当初的山匪头子。

半个时辰后,陈斐看着单香几人走进许家府邸,脸上表情多少有些古怪。

这怎么还跟许家扯上关系了?

陈斐如今还记得许王谅,当初在杏汾城大肆搜捕陈斐跟迟德风,但最终不了了之。陈斐没想到,自己才来杏汾城两天,就遇到了这么多熟人。

陈斐看了一眼许家的院墙,身形闪动,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小姐,我回来了。”

单香走进一处院子中,张思楠正武动手中的长剑,在院落当中腾转挪移。凌冽的剑光遍布四方,片刻后,剑光才缓缓停下。

“东西都买好了?”张思楠接过单香递过来的手帕,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道。

“有几样东西没货了,要过几天再去。”单香摇了摇头道。

张思楠点了点头,没有再问,而是修炼片刻后,又开始修炼起来,似乎一刻都不想停歇。

陈斐站在暗处,身上气息全无,彷若一根枯木。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根本就不会发现这里竟然站了一个活人。

陈斐看着院子当中的张思楠两人,张思楠的修为已经达到煅骨境顶峰,只差一点,就可以踏入练髓境。

以杏汾城而言,张思楠如若成就练髓境,都可以称得上年轻有为。

对于张思楠两人如今在许府,到底是什么关系,陈斐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但也仅仅是好奇,陈斐并没有要刨根问底的打算,更别说出现在张思楠两人的面前。

当初在平阴县,陈斐拒绝了单香的要求后,出现了张先平来杀陈斐。

以当初张先平那浑然不将他人性命,放在眼里的行径,估计是自作主张来杀不合作的人,以震慑其他张家原先的下人。

但不管怎么样,陈斐与张家的情分在那天后,都已经消失。

换做其他人,兴许此刻都会冲下去,将两人直接杀了。

陈斐不嗜杀!

陈斐最后看了一眼张思楠两人,身形闪动,消失在原地。而张思楠两人,自始至终都不知道,有个故人,曾经到过这里。

陈斐身形跃动,遵循着气息的感应,来到了一个房间前,推门走了进去。

凌旱军正在房间当中休息,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眉头一下不悦的皱起。凌旱军最讨厌他人,未经允许,就这样进来。

那些下人是绝对不敢如此,唯有那些同为护卫的人,才敢这样。

只是待凌旱军转头看向陈斐,见到陈斐的面容后,凌旱军不由的一怔,这个样貌太过面生,之前在护卫当中,并没有见过。

刺客?

但见陈斐气势从容不迫,一步步走来,凌旱军一下迟疑,陈斐的神情未免太过平静。就好似杏汾城内,哪家的公子少爷,来特意捉弄他一般。

“站住,你是谁!”

多年绿林的生活,让凌旱军的性情极为暴躁谨慎,陈斐这一步步逼近,让凌旱军眼睛微眯,不由低声喝道。

陈斐没有说话,几步之间,来到凌旱军的面前,一手抓向了凌旱军的脖颈。

“好胆!”

陈斐同为煅骨境的修为,竟然敢赤手空拳向他攻击。凌旱军手中的长刀骤然亮起,砍向了陈斐的脖颈。

刀光未落,就一下僵直在半空之中。

陈斐手彷若瞬移一般,已经提前掐住了凌旱军的脖子,凌旱军剧烈挣扎,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无法动弹。

是生是死,全在陈斐一念之间。

凌旱军的眼中,不由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对方根本就不是煅骨境!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本初唐我家系统与众不同荒野直播间从东京开始当女神我在末世当司机每日秒杀:我对钱不感兴趣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跨界刑警去地府做大佬异侦实录
相关推荐
西游,我体内有九只金乌幽禁之路黑龙国度重回七七种田养娃从型月开始变强穿越万界:神功自动满级九千岁[重生]箱庭默示录这个忍界不正常京都羽翼的荣光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